|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零五章 雪中送炭

第兩百零五章 雪中送炭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63

?

兩人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各自都是有點尷尬,皓月仙姑也頗是難堪。白蒙如今大敵在前,迫於無奈,只能走些外道,本來無可厚非,自己一時語失,倒是和他傷了和氣。

她終究也是道教三老,就算是雷雲上人這些人見到自己,都要禮讓三分,數百年來,也沒有人和她這麼無禮過。

白蒙是三年縱橫天下,沾了一身霸氣,本來就是天煞,向來不服人。

兩個人言語一失了和氣,各自都不願意退讓,也就這麼僵持著,彼此臉色都是很難看。

黃靈子急忙上前一步,和皓月仙姑稽首道:「前輩,我師兄前番吃了點虧,被一隻金光螳螂用計破了肉身,如今心中正在憤恨,言語難免有點不雅,還望前輩體諒!」

皓月仙姑拾了一個台階,也就借勢下來,露出一絲勉強至極的笑容,道:「原來是這樣,這金光螳螂是天狐老妖的大弟子,不可小視,連我都奈何不得,靈寶宗主倒是不用介意!如今大戰在即,不要因為這點事情,亂了心思!」

聽她語氣弱了幾分,又稱自己為「宗主」,白蒙臉色一緩,稽首道:「前輩所言甚是,晚輩禮當有所節制,控制好心緒,以迎大戰。」

皓月仙姑沉吟片刻,取了一件道袍來,交付給白蒙,道:「此袍名為混元仙袍,乃是當年游龍子所煉製,後來送給了青陽子。青陽子死後,此袍就落到我的手中。曾經幫我渡過了幾次劫難。如今。你有大難,我就將此物重新還給你!」

白蒙心中鬱悶,這老仙姑早不給晚不給,非等自己出事了才拿出來,真的是個鬱悶無比,可人家這是雪中送炭,哪裡好意思說其他的話,只能謝過。

「你我一旦脫身入道,肉身就是虛無,進入崑崙仙境會重新化真身。再無肉身。你這般煉製,也沒有意義,渡過此難之後。好生悟道,不要再走這些捷徑外道了!」皓月仙姑總是惦記這事情,忍不住又叮囑一番。

白蒙眉頭一皺,多少有點嫌煩,可也知道皓月仙姑是好心,稽首道:「悉聽前輩教誨!」

好不容易將皓月仙姑送走,白蒙和黃靈子都忍不住搖了搖頭。也說不清楚是為什麼,或許就是傳說中地代溝問題,和這皓月仙姑確實是聊不投機。

他們並沒有立刻各回自己的宮殿。反而是並肩進了藏經寶殿,去見青蓮散人。

這也是怪這皓月仙姑,無緣無故非要撥透白蒙和青蓮那本來就很複雜的玄機。折騰的白蒙和青蓮散人都不好意思相見。

以往,白蒙隔了一兩日。就要去藏經寶殿陪散人散散步,喂餵魚兒,如今真的是尷尬,萬不得已,他也不大方便去藏經寶殿。

三人相見,各自稽首,白蒙和青蓮好些日子沒有再見一面了,此時相見,各自神色複雜,卻又不點破。

「紫羅蘭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這些事情,我是不敢再多說了,但應該是沒有危險,你就放心吧!」青蓮散人從來就不稱白蒙為宗主,也不好直呼姓名,只是看了白蒙一眼,略帶笑意,眼神中所含的更多還是籍慰之情。

白蒙微微點頭,道:「既然是天機如此,我就不擔憂了。前些日子,太清、太虛和青城派送了些仙丹來,這其中有十二粒六轉真元仙丹,每粒可以提升修為六十年。我們吃了無用,師姐取三粒回去,慢慢服食,三個月後,也能步入渡劫前期有大成的境界!」

青蓮散人還要推辭,白蒙幽幽然看了一眼,令她忍不住心中一悸,只好收了白蒙所贈的仙丹,道:「那就隨著你安排吧,也不是我不想早點進入大乘期,只是那雷劫太可怕了,我寧願一直就是個合體期,悠哉哉的挺好!」

黃靈子笑道:「師姐原來是怕這個呀,那又有什麼可擔心地,有我和掌門師兄在此,怎麼都能保住大師姐的周全,無需擔憂了!」

「我聽天龍子說你肉身被毀,如今看來,好像是重新換了肉身,可又不像,究竟是怎麼了?」青蓮散人心中惦記白蒙受傷的事情,如今雖然看白蒙已經無恙,還是忍不住詢問。

「不用擔心,這一次是吃了點虧,如今都已經處理好了!」白蒙笑了笑,忽然低聲問道:「卻不知道紫羅蘭的事情,如何是讓天狐老妖知道的,真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青蓮散人沉吟片刻,小聲道:「此事也該是她有這一劫,機緣湊巧的緣故而以,你就不用擔心了,多的話,我也不方便說!」

白蒙點了點頭,道:「有此話就已經足夠了!」

他還想和青蓮散人再聊些其它事情,天龍子卻是走了進來,附耳小聲提醒他,說是那金玉真人等人又來,正在紫霞宮等候呢。

白蒙忍不住輕笑一聲,和青蓮散人、黃靈子告辭,起身下了紫霞宮。

不管平日如何勾心鬥角的計算,見了面,還得各自有禮有度,白蒙見了諸人,急忙稽首笑道:「三位掌教果然是守時守約的人,按時前來,令靈寶佩服!」

「這有什麼好佩服的,貴宗孤身抵擋兩大魔頭,才是值得我等欽佩呢,此番前來,正是要鼎力相助!」

「金玉掌教所言甚是啊,陰陽宗力挽狂瀾,實在是我道教地中流砥柱啊!」

金玉真人和虛圖上人都把話說的圓滿,看不出半點相互交易的痕迹來。白蒙知道他們就是這種人,也不覺得奇怪。何況,若非如此。雙方都是折損面子。日後哪裡還方便打交道,故而白蒙自己也絕口不提什麼交易。

三人閑聊了片刻,才由乾虛子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