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零三章 真經價幾何

第兩百零三章 真經價幾何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33

?

「他現在擺出一副他吃虧的架勢,你我還是要臉面的人,能奈他何?正所謂開弓沒有回頭箭,反正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不用再顧忌什麼了!金玉掌教,你就大膽點吧,你要想好了,若是得不到那經書,我們前面下的本錢就完了,今天就算是肉包子打狗!」虛圖上人幾句話點破了金玉真人的顧忌。

事情到了這份上,正是潑出去的水,想收也來不及了,金玉真人只能咬了咬牙,笑道:「《盤古經》乃無上寶典,非尋常典籍,宗主能得到,那是有大仙緣在身之故,他日必定是一代宗師!今天,我們也就是想沾點仙緣,只是……不知道宗主此次備戰,還缺點什麼,只要宗主所缺,我們也有,那必定送上,以助宗主備戰魔教妖邪!」

金玉真人這話說的有水平,白蒙忍不住暗暗稱讚,擊了一掌,笑道:「其實……!」

白蒙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下來,他其實是什麼也不缺了,這些人不明白真相,自然認為自己不是天狐老妖和蝙蝠老祖的對手。若是自己說可以和蝙蝠老祖一戰,只怕就算是交易了,這買賣也搗鼓不到什麼好利潤。

如今,他們咬定自己活不了多久,現在不買,日後就沒有機會,必定是狠心出高價。

呵呵,不能說實話啊!

三月內的這一戰,其實是不能簡單下結論的。白蒙天賦過人,非常人可以比擬的,他三年勤學。勝過金玉這樣的人三十年苦修。

其他的道行不敢說,煉器和陣法兩道,世上能在白蒙之上的人,只怕也沒有多少了。若是蝙蝠老祖和天狐老妖中的任意一位,和他單挑,那白蒙真的是一點贏面都沒有。只有被這二妖柔佞的份兒。

如今可不一樣,他們這二妖都有三千年地道行,又是自幼開始學法術心決,比普通的三千年修行妖精強十倍。但在陣法上,他們真的是遠不如白蒙。

修行是煉出來的,那要靠經年累月的積累。可對大道的理解,卻往往是瞬間決定一切。

有人說,一個人想要成功,那要有百分之一地天賦和百分九十九的勤奮,可參悟經典大道。卻偏偏是這百分之一最重要。

修真啊,他也不是就拿著一堆古書看就可以了,這裡面也有很多「技術性」問題和「理論性」的問題,更多的還是「運用性」的問題。

舉個世俗地例子。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那是理論,來去不過幾個公式和幾萬字的論文,可當時世界上有幾個人能懂的。

這就是天賦的問題。再來說吧,也就是那一卷論文而已。可他應用出來地學科有多少,推廣出來的新技術又有多少?

其實修真和科學發展有點小關係的,《盤古經》、《道德經》都不過數千字或者近萬字而已,可在這大道經書之下,又延伸了多少門道法?

陰陽宗屬於玄教,其根本大道就是《玄黃經》,白蒙手中所得地不過是六千餘字,可延伸出來的諸道諸法,卻寫滿了六千餘頁,總計四百餘萬字。

如果連《盤古經》、《道德經》、《玄黃經》這樣的大道都無法掌握一絲,那想學衍生出來的萬般道法,也是不可能的。

對大道領悟的越多,學期他的萬般道法妙術,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天狐老妖和蝙蝠老祖縱然是三千年苦修,那又能怎麼樣,任他們修為再高,只要天賦不足,仍然是無法領悟至高大道真經。

陣法之道,越是精深的陣法,越要求對大道理解透徹,白蒙融諸家大道真經與一身,無論是《玄黃經》、《道德經》,還是《太平經》、《盤古經》,都是悟徹良多。

這些經典真言,旁人苦苦參透十年,可能沒有白蒙一眼所望,領悟的多些,何況他數年侵淫,又歷經黃帝所設諸般大陣的歷練,領悟更多,對陣法的運用之能,世上確實罕有人超越。

這已經和修行年歲和道行精深有多少聯繫了,拼的就是天賦!

那天狐老妖和蝙蝠老祖,舍了自己的長處,以自己的短處對拼白蒙的長處,還是用自己最短處拼他的最長之處。本來是毫無懸念的一戰,如此一來,反而是白蒙能碰巧討得半分便宜。

有了這層把握,白蒙對三月內的這一戰,雖然不敢說有驚無恐,卻並不是完全束手無策。至少,白蒙覺得只要自己儘力而為,保住仙境還是可以的,只是不清楚屆時要死傷多少門下弟子而已。

白蒙摸透這層想法,想把話反過來說,說自己也感覺不是蝙蝠老祖的對手,方要說出口,才發現這話也不能說,否則反而給這些人抓到了還價的餘地。思量片刻,他乾脆來個沉默無語,原來機關算盡,才終於發現沉默是金,只是神色古怪,非喜非憂,彷彿是看穿了紅塵一般!

他這副表情簡直就是給《黃道經》掛著非賣品的招牌來,讓金玉虛圖和乾虛子心中咯噔噔的亂響,人家都已經萬念俱灰,這可如何是好?

「你上吧,輪到你了!」金玉真人的話也說不下去了,索性和乾虛子密語一句,讓他在衝鋒陷陣一次。

「好!」乾虛子一咬牙,壯著膽子上前一步,和白蒙躬身道:「宗主,如今……如今……如今……!」

他說了個開頭,也說不下去了,繞他是如此精明,此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了,怪就怪這「靈寶宗主」的「沉默是金」.他心底繞了幾十個彎彎,也沒有找到一句順口的話兒來。

「如今……如今,魔道兩教之爭。已經到了關鍵時候,宗主可不能輕言放棄啊,但有所需,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