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都峰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天都峰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70

?

魔道兩教弟子,不少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數千人都是毫無反應就被炸死,白蒙抬眼一看那放出火魔針的是個赤發老人,正是火神門的血燈長老,手中天魔元嬰鏡真的是了得無比。方才那三千火魔元嬰針,威力和自己曾經用過月魔元嬰針差不多。

數量又多,自己一放出來,也不過十幾根,哪裡有三千根一起放出來的機會,正要追趕,那赤發老人也不戀戰,立劑駕著一道紅光離去。

方才那一擊,整個黃山都是一陣轟鳴,這天都峰乃是黃山三首峰,瞬間就被打去大半,只留下半截來。

整個山都被血水染紅了,分不清誰是誰的屍體來,只能偶然在那亂石中找到一點斷手殘臂來。各人回想起來都是一陣膽顫心驚,誰都沒有料到,火神門還有這麼厲害的法寶。若是那血燈不顧自己門下弟子,對著雙方大陣轟下來,只怕魔道兩教各自損傷更慘重。

萬千血流順著那剩下的半截天都峰,緩緩的留下來,混著泥水,散發著無數詭異的血腥味。天空中,依舊卷夾著數里方圓的濃煙,像一個可怕的黑色蘑菇,緩緩向天空騰起。

誰都沒有想到,最終的結局竟然是這樣,本來道教已經是勝利在望,卻被這一炸,損失慘重,魔教還有數千年輕弟子沒有逃出去,卻也是悉數慘死。

他們甚至不知道是怎麼死的,甚至沒有感覺到可怕和恐懼,就這麼一瞬間死盡了。白蒙和黃靈子靜靜的半蹲在白玉天壇上。凝望著那半截天都峰。心中都是百般滋味交集。

天空中,還有一些魔教地高手、長老在停留著,他們也獃獃地看著那半截天都峰,即使是他們。也沒有火神門竟然藏著這麼恐怖的法寶,更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方才那一炸,至少有一千五百人沒有跑出來,跑出來都是一些有點能耐的人物。道教地情況還好些,畢竟來這裡參加黃山大戰的人,大多都是分神期。

白蒙悠然看見鬼衣門的吳彪,吳彪也發現白蒙再看自己,急忙祭起法寶。

「滾吧,下次再殺!」白蒙懶洋洋的揮了揮手,這一炸,炸地他心中灰暗無比。一點興緻也無。他現在最擔心的不是死了多少人,而是火神門還能不能再出這麼驚天地的一擊?

忽然之間。他意識到了火神門的可怕,一個和自己一樣精通煉器的魔教門派,擁有千餘弟子和千年的傳承,一個隱蔽而不善於表露自己慾望和實力的門派。

在三千根炎魔元嬰針面前,什麼樣的大陣都沒有意義了,不過是瞬間消失乾淨而已。問題地關鍵在於,他們究竟還有多少這種可怕的東西?

「要得到黃山。必須先想辦法滅掉這個火神門!」黃靈子對白蒙密語。

「嗯,問題是……現在,肯定沒有人再敢找火神門地麻煩了,這一下,不要說我們,太虛這些所謂的四大派,只怕膽都要下碎了!」白蒙微微點頭,卻是有點猶豫。

對付這個火神門,一個不小心就是同歸於盡,白蒙也不沒有十足的信心去應付他們。

那令人膽顫心驚的蘑菇雲終於浮上高空,漸漸消散開,只留下萬千道絲絲縷縷的黑煙,依舊籠罩著方圓三里的天空中,遮住了那太陽的光線,把這雲海也變成了一片黑暗地世界。

四處流溢的血流泥漿,就好像是一抹夕陽的餘暉,將整座天都峰都抹的血紅血紅。

天地間,那無盡的痛苦就彷彿是無味無色的毒藥,將每一個人都毒啞了,那凝重而悲壯的氣氛,彷彿是萬丈的海水,壓在每個人的頭頂。

壓得每個人,都無法呼吸,連風都靜止了。

無論他曾經是多麼風光,無論他曾經是多麼狡猾,甚至是歹毒、黑暗、陰險,在這一刻,都感到生命的渺小,彷彿死去的每一個人,都是自己最珍惜的人。

白蒙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悵悵的吐口氣,和紀炎吩咐道:「清點一下人物,方才好像有一些人沒有照顧到!」

他這裡開始有了動作,悉悉索索的發出一陣聲音,很輕微,卻每個人都能聽到。魔教的弟子紛紛離去,也沒有人去追他們。

都已經夠慘了……此劑,每個人都只希望讓這一天快點過去,最好是一下子就能過去。

大家都在清點,看看各自的傷亡。

天都峰毀了,再沒有必要去爭了,這一山的污血洗下來,很難再恢復往日的風采,更聚集不了天地靈氣了,也沒有人再去看他一眼。

「師父,白眼郎君和紅眼郎君那兩組人死了,損失了二十二個人呢!「紀炎有點感傷,也有點氣餒,方才還在身邊活躍無比的人兒,一瞬間就成了一堆血泥,誰能受得了呢?

白蒙祭起白蛟鏡來,飛出三百道九陰真水,一化萬千,形成陣陣暴雨,將整個天都峰都洗刷一遍,可也是無濟於事。

萬千的血水,都順著溪流匯聚到天都峰下天都池中,將一個方圓六七百米的深潭,漲成了方圓數里的小湖泊。

白蒙將輪迴寶鏡向著湖水一照,暗中放出諸鬼君鬼王,送入湖泊中,去搜索一些東西。

大戰總會再來的,只要他白蒙在一天,這個修真世界就不會平靜,戰場總要清理,得到一些必須的東西,也好迎接下次的大戰。

「靈寶宗主,這一次……哎,算了,還是不提了……哎,損失慘重啊!」金玉真人神色黯淡,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彷彿就只有一條眉毛一般。

白蒙看了看他身後的幾十名弟子,知道他此次只怕損失十多名弟子,也只是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