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八十章 人作孽

第一百八十章 人作孽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49

?

黃月知道這個金靈子手更辣,輕易不出手,其實是仙境中最大的殺星,真論起殺人的本事,白蒙也遠不及他,心中反而更加擔心。再抬眼看白蒙,卻見他和自己勉強笑一笑,心中才放了心,只要白蒙還給自己幾分支持,金靈子也不敢擅自殺人,除非是萬不得已。

天鶴子見白蒙已經沒有什麼話要交代了,立刻一拍鶴背,讓彩鶴騰空飛起,徑直向那廬山而去。

彩鶴飛起來的速度,不比青螭慢多少,廬山和紫霞山又近,相隔不過六百餘里,頃刻之間也就飛到了。

剛落到觀瀑亭半柱香的時間,那接引丈人已經笑盈盈的從瀑布後,飛身出來,和白蒙三人作楫,笑道:「先生別來無恙……阿……還有地罡真身大福緣妙人再此,幸會……呃,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請速速隨我入仙境吧!」

進了桃源仙境之後,接引丈人也是加快了腳步,離那靈山很遠就大喝:「伯虎、征明,先生受傷了,速速取桃花酒來!」

唐寅等人迅速踏著塵風而來,各自見了白蒙都是一驚,上前詢問,白蒙卻苦笑:「諸位不要多問了,等我好了些,再和你說!」

天鶴子身上帶了靈丹無數,接過一瓶三千年的桃花老酒,就為白蒙斟起來,讓白蒙用靈酒渡丹,將藥效發揮到極致。

黃靈子則施展大陣,滾動百里的地罡真元,化出千萬真氣,湧入白蒙體內。此地真元不帶半點俗氣,最宜養身,老酒飲下。丹藥入體,真元湧入,白蒙體內震動散亂的元神,迅速融合回歸。

在這桃源仙境住了十餘日。白蒙體內傷勢便好了四五成,臉色紅潤,真元也逐漸恢復,也不去想那破陣之約,只是和唐寅等人聊天飲酒,吃些小果乾來。

這日,聊得投機,白蒙便取出日月筆和五行畫軸來。交給唐寅,問道:「不知道這個法寶,你見過沒有?」

「呵呵。法寶這些東西。我是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問的話,那我就不回答,你也知道答案了!」唐寅接過日月筆和五行畫軸,先是感嘆一聲「神筆!」,復又感嘆一聲「妙書!」

他立刻站起來,將五行畫軸鋪在桌案上,嘩的一聲拉開來。刷刷地畫了一隻鳳凰來,待那眼睛一點,鳳冠一描。桃花山陣風一吹。那鳳凰立刻飛天而起,滿身金光,照耀百步開外,令人驚嘆無比。

文徵明、祝枝山、張瑞圖等人大驚,都忍不住站起身來,各自慚愧,和唐寅作楫道:「伯虎的畫技,竟然已經到了畫聖的境界,真是令我們慚愧啊!」

唐寅笑道:「此非我功啊,而是靈寶先生的法寶厲害,若是不相信,你們也用這法寶作畫一幅!」

他們哪裡肯輕易相信,各自取筆作畫,果然畫成風吹而物活,只是物兒只能存活一個時辰。一個個目瞪口呆,和白蒙嘆道:「先生此寶厲害,不如贈給我們吧!」

白蒙擊掌一笑,道:「等我傷勢好了,窺探此寶地方略竅決,人人送送一對,不過功效不能和這一對相比,這一對乃是黃帝所留,非同尋常!」

諸人大喜,皆道:「先生有大仙緣,竟然能夠得到如此好法寶來,若是先生給我們送來略差些的如此妙寶,我們當盡全力,為先生作一幅《千鳥萬獸圖》,先生若是煉成法寶,必定有奇效,就和那個《萬里桃花圖》一般!」

白蒙淡淡一笑,道:「那要看各位當時的意境了,諸位意境越高,那法寶煉製出來就越玄妙,不如從今日起,就各自打打腹稿,到時候,我們在看諸位誰的意境最高!」

唐寅聰慧,笑道:「先生暗中使了激將法,不過,我等樂意上當。正好無人能斷我們高低,先生這個方法,是最能看出來的,誰畫出來鳥獸最玄通,那便是誰的意境最高!」

白蒙呵呵一笑,道:「那就飲酒為誓,只待那日來,我們便斷個高低來!」

諸人皆取了酒杯,笑道:「只等那日先生來,二八妙手定高低!」

所有人都大笑起來,各自飲盡杯中酒,暢笑開懷,倒是黃靈子忽然道:「師兄,我看著日月筆和五行符,應該是幻神道的法寶,只是所能發揮的威力大小,不取決於我們地法力,而是畫畫的本事來。畢竟,此寶本身所含的法力,已經是很強了!」

經黃靈子這麼一提醒,白蒙倒是明白了,立刻讓天鶴子也是畫一幅。待天鶴子也畫了一隻鳳凰,風吹上天,卻比唐寅所畫地,相差太遠。

白蒙微微點頭,道:「真是這麼回事,我們紫霞仙境中人,誰最擅長國畫?」

天鶴子當仁不讓,仰頭大聲道:「師父,不用問了,正是我!」

白蒙一口酒噴了出來,嘆道:「好嘛,這法寶要想發揮威力,沒有十年八年是不成了!」

唐寅看了那鳳凰片刻,笑道:「也未必,我觀天鶴子學地是我這秀麗細緻一脈,功底也已經不差,觀物細緻精雅。意境並不差,只是缺了一些神韻,技巧也運用不到位「不妨在這裡,和我一起切磋一段時日!」

天鶴子大喜,笑道:「我初學畫時,唐解元正是當紅時,我自然是學您的畫風,可惜瀟洒時不能顯鋒芒,秀麗時不能顯流暢,不得神韻啊!」

唐寅笑道:「畫先求技,你技巧未到位,空有意境也不行啊,技巧純熟了,你才能表達你的內心意境。」

天鶴子笑道:「那還要唐解元多多指點!」

唐寅淡然一笑,親自取了筆來,緩緩作畫,和天鶴子一點點的講解技巧。這裡的人,都和天鶴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