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七十五章 陰煞水龍陣

第一百七十五章 陰煞水龍陣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20

?

白蒙剛剛靠近那道霓虹,卻見一道五彩霓虹飛了過來,落入手中,一看卻是一道畫軸,名為「五行畫軸」。

一拉開來,卻是空空如也,什麼東西都沒有,真是個鬱悶無比,不知道這算什麼法寶。

地書一收到手,那萬千火山迅速消失,化為一片荒山。

天位是一片萬里無垠的雪山,真的像那喜馬拉雅山一般,寒風凜冽,如刀似劍,白蒙只能在換乘青螭,乘風而上,直飛峰頂。

地書收走之後,此陣變化大減,那山也不再地動長高,很快就飛到峰頂,卻見峰頂之上還有一道金青兩色的飄渺極光。

白蒙剛一飛近,那極光也飛到白蒙身邊,一看過去,卻一直玉筆,上刻「日月筆」二字。

好嘛,一個筆一個畫軸,難受要自己做個畫仙不成,白蒙苦笑一聲。

待兩寶都已經收到手中,迷宮大陣仍然沒有破去,依舊是萬里迷宮,看不見頭。

白蒙不僅疑惑起來,拉開畫軸,卻見上面仍然是空空如也。忽然,白蒙只覺得手中天筆一陣震撼,似乎要脫離而去一般。忍不住手一松,卻見日月筆飛到那畫軸上,彷彿是有鬼在操控一般,自動畫了一條路來,那路通天漫長,卻是穿過無數荒山野嶺。

此畫一成,那筆又自動飛回來,畫軸上的通天長路一陣晃動,驚天動地一般,在陣陣天地震撼之中,脫離了畫紙,落在荒野中,化做一道通向遠方的大道來。

白蒙大喜,立刻駕著青螭。順著此路向前,真的到了那乾門之前。

推開那門,四周場景立刻又是一變,卻已經到了一座仙境中來。但卻烏煙瘴氣,四處紅光閃耀,一看那靈山,白蒙大吃一驚,竟然是那武夷仙境的玉峰山。

突然,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色蝙蝠,橫空飛落,立刻化了一位陰臉老者。一臉陰煞兇悍,嘴中還滴著血液。這蝙蝠所化地老者,一看到白蒙。也是大驚。喝道:「你是何人,為何能破了山門禁制,到我仙境中來?」

白蒙更驚訝無比,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來武夷仙境,更遇到了蝙蝠老祖,回頭一看,卻是有數千魔教弟子沖了上來。

他立刻祭起紫霞仙殿,照射一道紫陽神光。哪知道,這神光照到蝙蝠老祖身上,一點反應都沒有。反倒是自己這紫霞仙殿猛然一震,彷彿是被紫陽神光打到一般。

白蒙心中一震,暗中覺察不對勁來,立刻閉了目、聽二識。隔了良久,發現並沒有受到到一絲攻擊,用靈識一掃,發現四周依然是無數魔教弟子。

原來是乾坤日月迷幻陣,白蒙用出三十六道紫金神符,設下絕天鎖地陣,屏蔽周邊一切視聽。再一開目、聽二識,才發現自己正處在紫霞仙殿中,天鶴子、黃月和金蟾子都是無比震驚的望著自己。

白蒙長舒一口氣,道:「此陣麻煩了,喚作日月迷魂驚魄陣,專亂人七識,我們四人,只有天鶴子可以破?」

金蟾子一愣,問道:「為什麼不是我?」

白蒙看他表情奇詭,忍不住笑道:「天鶴子前番和我去桃源仙境,得了一雙桃木屐,穿上之後,不受月精迷魂,不受日精驚魄,出入桃源仙境無阻,專破此陣!」

天鶴子呵呵一笑,道:「那老丈人送的東西,真是有點獨特,不是遇到這麼奇怪的陣法,還真是遇不到呢!」

他取出那雙木屐,穿在腳上,問白蒙道:「師父,該怎麼破陣?」

白蒙思索片刻,道:「你駕著七彩流雲,托著我地紫霞仙殿即可。此陣在我們眼中,凡是我們怕什麼,它就出現什麼,若是攻擊幻像,你手段越大,反而被自己手段傷的越重。天鶴子,你出去之後,看到的就是法陣的本相。此陣只有兩個陣眼,上為日,下為月,上一陣為順位陣,按大陣法的顛倒規矩,此陣就是逆位陣,應該是先破日位,後破月位。日位那裡有什麼法寶,你就取回來,然後去月位,也是有什麼法寶,你就取回來。實在不行了,你就回到紫霞仙殿來,我已經用符設陣,隔絕了外面的法陣!」

天鶴子散漫至極的呵呵笑道:「原來是這麼簡單就可以,看來我的神通也不小哦,師父,等我地好消息!」

他穿上桃木屐,駕七彩流雲,飛出紫霞仙殿的護陣外,一去就不見了蹤影。

哇……金蟾子突然又吐出一枚紫陽金錢,數了一下,和白蒙苦著臉,道:「掌門師伯,天鶴子師兄去了十二天了,沒有問題吧?」

白蒙也擔心這個問題呢,誰知道呢,他現在也不敢出去,看金蟾子一臉酸苦,黃月則是眼神無光,全無以往的敏銳,只能強作歡笑,道:「不用擔心,天鶴子對陣法嘛,還是有不少研究地,想必不會有事!」

金蟾子倒還好,他不過少接觸人事,顯得有點頭腦簡單,喜笑都寫在臉上,像個小孩子。倒是黃月,自從被自己狠狠一計算之後,信心全無,終究是猛然撞在牆上,要有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紫霞仙殿外所設地絕天陣法忽然漏出一絲縫隙,白蒙抬頭一看,卻是天鶴子回來了,他興緻沖沖飛到白蒙面前,呈遞上兩本書來,笑道:「師父,原來是有這兩本書!」

白蒙接過兩書,一看書名,卻是《日書》和《月書》,心中一驚,急忙翻開瀏覽,但書中並沒有一個字,和那五行書一樣,真的是個急人。

天鶴子一拍掌,笑道:「今天有點收穫,師父,那陣已經破了,我已經到了乾門前,只是不敢推開來!」

白蒙也是淡淡一笑,收起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