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煞鬼君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煞鬼君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63

?

他們說話之間,方才已經全無蹤影的天煞凶氣,又開始緩緩聚集。白蒙一眼掃過,知道只是最後的殘餘了,此陣中的煞氣,被自己方才一吸,早去了大半,已經沒有多少兇險了。

他自己平白得了那麼多陰陽真元,渡劫前期已經算是有大成,心中也驚訝,方才所得的陰陽真元,足以抵得上尋常人百年苦修,竟然也只是讓自己從渡劫前期小成步入渡劫前期大成。

由此也看見,他這《天地陰陽浩渺決》越到後期,威力雖然越大,所要吸納的天地精華和真元,也成倍增長,每一躍都是前番所需的三四倍有餘。尤其自己是兩脈同修,所需真元更多,也不知道要修到哪一年才能修鍊到盡頭。

看了看那碎裂六瓣的月魔寶鏡,白蒙心中慚愧,不知道如何和黃月交待。她剛剛真心歸順,自己就壞了她一道千年大寶,確實是不好說出口。便以天煞化地煞,強行要將那月魔寶鏡恢復,卻是無功而返,原來是精華喪盡,如同凡鐵。

可憐威震千年的法寶,竟然就這麼化為灰灰,一陣陰風掃過,已經化為烏有。

「宗師,為何我心神不寧?」黃月身在紫霞仙殿內,不知道情況。

白蒙重新祭起紫霞仙殿,放黃月等人出來,剛要說話,那三千鬼王和三百鬼君看見黃月,如見殺父仇人一般,全涌了上來。一個個凶相畢露,漫天鬼霧,青面獠牙,唇舌若血,簡直要生吞撕裂黃月一般。

黃月大驚。驀然躲到白蒙身後,狼狽至極的喊道:「宗師救我!」

白蒙冷眼一瞪那三千三百惡鬼,搖手一揮,輪迴寶鏡照下萬道月光。化三千三百道鎮魂光,將諸鬼悉數定住。

只有那十六位中天煞鬼君,因為吸食天煞之氣,修為大漲,本身又是六陰六天中凶煞相,白蒙以渡劫前期的功力還制不住。

這十六鬼君還要衝上來,諸星君和天獅、天狼悉數站了起來,震天齊喝:「何方小鬼。敢逆宗師?」

這十六鬼君方才仗著「鬼多勢眾」,兇悍無比,如今一看諸位兄弟都被定住。局勢大翻盤。現在是自己寡不敵眾,慌忙跪下來,和白蒙道:「宗師,我等被這妖婦及其數代師父,奴役千年,生不如死,仇恨如海啊!還望宗師為我們諸多兄弟主持公道啊!」

白蒙看他們也可憐,道:「世上誰能無過。本尊早年也奴役惡鬼無數,莫非你們也要和我要個公道不成?」

諸鬼膽怯,皆參拜道:「能為宗師效力。乃功德所在,宗師為大仙緣,沾您半點光,也可以做個小鬼仙,逍遙自在。且宗師有獎有罰,知道我等的苦衷,願意帶我等升天,我等自然願意歸順。可她們這些妖婦,沒有宗師這等大造化,竟然奴役我們千年,此等是大罪孽啊!」

白蒙聽他們說的有理,和黃月道:「你可聽到了,沒有大造化,不要做這些事來。如今你造了這麼多因果下來,此生不還,日後也要還清,六道輪迴,哪裡給你僥倖地機會!」

黃月和那諸鬼一般,也參拜下來,她入仙境之後,讀了不少道家典籍,如今也是對往事有點害怕,懇求道:「黃月已經懺悔,還望宗師為我解開這些因果!」

白蒙闔目沉思,和諸鬼道:「能沾我光,升天為鬼仙的,本身也要有些造化,要有資格升天才可以。否則,待我大乘期滿,升天之時,你們也要從天墜落,反而要魂飛魄散。這樣吧,我也不去清點,你們自己知道本相。凡是有些天賦的,前往陰魂處登記名錄,歸為輪迴寶鏡中。余者,待我破了這大陣,紫霞道觀設大道場,散掉你們前身惡果,渡你們投胎去。」

諸鬼各自大喜,齊身跪伏而下,朗聲誦德,謝過白蒙再造之恩。

白蒙看那天煞之氣要來,也不和他們多說,讓陰魂和天鶴子處理這些元嬰鬼魂的去留。

自己在玉台上再設陣法,只讓天獅、天狼二鬼吸食天煞之氣。

諸鬼自抱名錄,點清地很快,不過半個時辰左右,諸鬼都已經點清,白蒙索性將自己輪迴寶鏡中的百鬼王也放出來,一齊點清楚。

最終,只有兩百多鬼君和一千六百餘鬼王符合。

白蒙嫌多,有了鬼帝,這些鬼君鬼王留下無用,一筆筆勾去較差的,只留下六十四位有點仙緣的鬼君和八百多位鬼王,皆是六陰六金,六陰六水之類,其中也不乏有六地六月六龍六鳳之類的。

這些鬼魂都是相互歷代挑選留下來的,六陽三陽之類不適合做為鬼仆的,早就化掉,清一色的六陰三陰之身,甚至還有些九陰之身。白蒙再一次遴選,將三陰魂魄都划去了。

這種事情,說來也玄妙,方才諸鬼一個個想走,如今眼看白蒙一筆劃掉一個,喝一聲名號,那鬼就如同死了爹娘一般,嚎啕大哭,百般懇求白蒙收他為仆。

若是以往,白蒙早就號令諸鬼吃掉選剩下地鬼魂。如今他身份不同往日,在那大凶煞之心中,隨著大仙緣之氣勢漸強,也生了大慈悲之心,但這大慈悲不是那婦人之仁。

世間萬物造化都不容易,自己已經是大仙緣在身,也不屑於和這些螻蟻搶食,更不屑殺了這些螻蟻,只是任他們自身自滅去。

他看那兩千餘鬼君鬼王神色頹然,皆是一開始就被劃掉的,八百餘鬼君鬼王則是怪聲鬼哭,這些都是自己親手划去的,朗喝道:「都哭什麼,有些事情不是你們想求就能求地,所謂三分天定,七分人求,偏偏成仙這樣地事情,就是那天定的三分最重要。你們都先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