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七十一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

第一百七十一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68

?

碧玉晶瑩的翡翠酒盞,紅粉琥珀般的桃花酒兒,搖曳動人的清光,清香撲鼻的酒味,入口時的甘甜醇厚,此刻,種種美好的感覺,早就消失的一乾二淨。

雷雲、清流、清紋、水鏡、昆林,五人面面相覷,各自目光低沉,心如刀割,還是昆林上人心中清醒,一陣酸澀過後,立刻起身和白蒙笑道:「那甘泉山之事,就要拜託靈寶宗主了,而黃山之事,則要託付金玉掌教,既然沒有其他事情,我等就先告辭了!」

白蒙急忙站起來,笑呵呵的拉過昆林上人,嘆道:「不急……不急,我還有桃子肉乾沒有請諸位品嘗呢,天鶴子……!」

雷雲等人呼啦啦都站了起來,都擦了擦額頭冷汗,搖手笑道:「我等山中還有要事,下次再來品嘗,靈寶莫怪我們!」

白蒙輕輕嘆息一聲,道:「招待不周啊,還請諸位見諒,要不,真吃了桃子肉乾再走吧!」

眾人滿堂大驚,雷雲上人唰的祭起雲彩,滿面笑容,和白蒙道:「靈寶,這真的有要事情要回去處理,就先告辭了,下次有機會,一定前來品嘗!」

不待白蒙再挽留,雷雲等人刷刷的紛紛離去,只有那些小派,還在眼巴巴的看和白蒙,倒真想品嘗一番。

白蒙眼睛一掃,忽然大笑道:「諸位還在,正好,且先品嘗桃子肉乾,等下還要些事情需要諸位相助啊!」

轟……白蒙話剛說完,不知道多少人飛起身來,和白蒙做輯,慌慌張張的告辭離去,一個比一個比飛的快。還好紫霞仙境的三道禁制大陣沒有打開,否則這些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誰說請神容易送神難,白喝了我這麼多桃花酒,不割點肉。豈不是便宜你們了!」白蒙自斟自飲,將餘下地半壺桃花酒喝盡,眉飛色舞的哈哈大笑一聲,頗是開心。

待那十六棵寶樹送來,白蒙取出已經準備好的其他珍稀材料,湊足二十四天王之數,讓黃靈子、金靈子、天丹子、金蟾子都來相助,以大陣的玄通。煉製成二十四天王鎮魔針。

材料雖然都是上乘,又有黃靈子等人相助,終究是沒有上次十六書聖畫仙地相助那麼玄妙。前後煉廢了四次。花了四百三十二個時辰,才終於煉製成功。

這天王鎮魔針有二十四根,每一根都是仙家上品偏下的法寶,四根連在一起,威力已經不小,二十四根同時用出來,立刻組成二十四天王鎮魔大陣,鎮鬼壓魔。妙用無窮。

白蒙將針交給黃靈子,由他以地罡福緣之真氣運導,雲集地精真氣。催動二十四天王鎮魔大陣,將那甘泉山封印住。

二十四根天王鎮魔針一刺入甘泉山,數百裂縫立刻被地罡真元彌補,更有萬道黃泥湧上來,連著二十四根天王鎮魔針一起,將整個甘泉山封住,再在黃泥中攝入一萬三千六百張鎮鬼神符。

卻見甘泉山立刻化為一座黃土山,綻放出黃色的土光來,將那萬千鬼氣壓住,取了三十六壽桃數來,按聚靈陣法之位,種在甘泉山頂,聚集天地精華,以桃源壓鬼精。

連續花了這麼大的本事,白蒙估計,就算那張寶神通再大,也必定要被困上三四年。

回了紫霞仙境,白蒙其他話也不說,只是讓黃靈子前去相助金玉真人,主掌天都峰,留金蟾子隨天丹子修學煉器之道。

待黃靈子一去,白蒙立刻讓黃月、金蟾子、天鶴子三人,收拾好事物,隨著自己南下。

他騎著青螭,散出七彩流雲,承載著三人,一路向南而行。

金蟾子和天鶴子都不知道他要去什麼地方,卻又不敢問,只黃月是白蒙同輩,低聲問道:「宗主,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白蒙也不回答,仰望著天空蒼穹,輕輕一笑,忽然伸出手,緩緩攤開,卻現出一把殷紅如血的鑰匙來。

「南方鑰匙!」黃月一看白蒙手中之物,失聲念了出來。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ωω.1⑥κ.cn1⑥κ.Сn.文.學網

白蒙微微點頭,冷笑道:「黃山大事,只不過是一個幌子,只憑這麼一戰,怎麼可能把黃山魔教都壓垮呢,至少還要再一戰。我把這個事情鬧起來,就是要讓魔道兩教都暫時忘了南方鑰匙在我手中而已,只有他們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黃山大事上,那我就可以悄悄入那蚩尤南墓,一探究竟了!」

「且不說此墓在何處還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要準備妥當才能去。此墓危險無比,比那皇陵差不到哪裡去,黃帝裂解了蚩尤之後,將蚩尤的身體一分為四,分了四處安葬。據說,南墓是第一墓,葬的是頭。蚩尤祖師有大功法,肉身解了四份,卻是沒有死,只是不能繼續修鍊而已。」黃月乃是前任月魔宗宗主,對此頗有了解。

白蒙揮手一笑,道:「此墓的事情,我比你們了解地更多,不要忘了,我那一百二十八星君中,哪一個前生不是風雲人物。據他們各人所述,再進行清理辨別,現在看來,蚩尤墓中所放的有蚩尤自己和部下的法寶,也有鎮壓蚩尤地法寶。只是,裡面地情況具體如何,倒是一無所知!」

白蒙見他們三人各自神色複雜,也說不清該是去,還是不去,便笑道:「我想過了,再兇險,也不可能比皇陵更加兇險。如果說,黃帝不希望後人打開,他肯定不會留鑰匙,他不留下鑰匙,那墓前的禁制,沒有人能打的開。那他老人家為什麼要留鑰匙呢,又為什麼非要留在皇陵中呢?確切地說,讓我來判斷的話,將鑰匙留在皇陵,其實是個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