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象宗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象宗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06

?

白蒙起步就是從欺行霸市開始,你說他沒有修養,那便是沒有修養吧,但他這麼多年來,那股小煞君的霸道勁,不僅沒有減,隨著身份不斷提高,反而更加蠻橫。

李雲的笑容是很平淡,根本沒有被自己嚇倒,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白蒙故作冷靜,回到自己首座之位,冷笑道:「那倒要好好聽你說一番了!」

李雲站起身來,慢條斯理的款款而言,「此事來龍去脈,七煞邪老已經交待了,最初是他弟子白眼狼君和您早年有過生意上的來往,有點交情,您就要渡化他們。兩家有了來往,他就和您說,說那洞下有鬼帝。後來,您自仗著有些神通,就要去降伏,結果弄巧成拙,反而放了那鬼帝出來。今天我們來這裡,就是想聽您方才的那一句話,若是那鬼帝再出來,您會領修真界處理此事!」

白蒙暗笑,這七煞邪老倒是會變通的人物,竟然把事情說得這麼圓滿,真的是個滴水不漏,當即臉色一緩,隨和的一笑,道:「如今呢,我也算是和四大派長老平起平坐的人物,我說的話,自然是要當真得。該修真界管的事情,我們是不會視而不見的,只要他敢出來危害人間,我們必定集中諸派人馬,粉身碎骨也要還世間一個太平!」

李雲用力一擊掌,笑道:「那看來,宗主真要準備召集天下諸派了!」

白蒙臉色又一寒,極力壓抑內心的悸動,冷聲問道:「莫非你們發現那惡鬼真要出來了不成?」

李雲臉色嚴峻,道:「我們政府和各宗派之間,沒有什麼往來。平時辦事也是謹遵河水不犯井水的潛規則。本來呢,我們也不打算過問此事,只是安排警察部調查,拖延一段時間。省得媒體總是盯著不放。可前段時間,忽然有一個大乘期高人去見了大總統,說是南極天象宗的弟子,突然從南極仙境中出來,警告大總統,說那張梁再過一年,就要出世禍害人間了。就因為這樣,我們才被勒令出面嚴查此事!」

天象宗……白蒙心中又是一驚。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天象宗還在南極仙境嗎,此事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本尊還以為他們已經失傳了呢!」

天象宗是文始真人傳下的道統。這文始真人本來是東周地天象閣的大夫,負責為周天子觀察天象。後來,他被老子收為弟子,也是老子唯一的一個弟子,周滅之時就已經得到成仙,封為文始真人。

此人在道教之中的地位,僅次於三尊,雖然得道晚。可終究是道德天尊唯一地弟子,所學的本領比廣成子等人都要高一層。

文始真人得道成仙后,道德天尊授他玉冊金文。號文始先生,位為巨無上真人,賜紫芙蓉冠,飛青羽袍,墨玉丹爐,九色寶杖,又賜安泰、霓裳、羅紋、玄黃四神劍。居二十四天王之上,統領八萬仙土,地位崇高無比,廣成子等仙都不敢與之爭鋒。

他本來沒有傳下道統門派,只傳了南華真人一個人,也就是莊子這個人,起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上承老子,下傳莊子。

但是,他留下了《文始真經》,還有老子親筆所書的《喜玉曆》及《道德經》,唐朝袁天罡得到了那《喜玉曆》、《道德經》,李淳風則得到了《文始真經》,兩人相合則創了天象宗一脈。

這一脈最為詭異,他們舍卻天下群山仙境,反而前往南極雪域冰原,在那大風暴中創下了南極仙境,以老子親筆所書的《喜玉曆》和《道德經》為靈器,聚化天地精華。

可以說,此脈就是真正的道家正統,余者諸道派,不過是從《道德經》中領悟了一點玄機而已,根本不算是正宗道門。

白蒙在國內的修真界,也算是威風八面的人物,平時和一些高人聊天,也曾經談過這個天象宗,但都以為是絕跡了,連天龍子都說宋神宗時就已經見不到人了。

想不到啊,白蒙忍不住感嘆一聲,和李雲道:「此事,你就放心回去吧,三月初三,諸派長老都要來我紫霞仙境一聚,我和諸派長老商量清楚,不會讓你們出來干預地。」

李雲則道:「不瞞宗主,我們在那甘泉山盤查了十餘日,那裡方圓三里都已經不能住人了,每天夜裡,那鬼氣衝天。大總統對這件事,抓得非常緊,如果你們再不出面干預的話,我們只好親自出手了,到時候,希望宗主不要指責我們太極堂過問修真界份內的事情!」

白蒙聽李雲這話說地非常柔和,但卻是不折不扣地示威,可他知道李雲是沒有見識過那張寶的利害,他可是見識過的,方才說去處理,也不過料定張寶他不出來。

若要是張寶真出來,哈哈,這個事情就有的鬧了,那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頂在前面衝鋒,否則被那黃天大手一抓,真是這輩子都沒有指望了。

冷笑一聲,道:「太極堂是有實力的,這我清楚,當年紅蓮教何等厲害,還不是被你們殺的七零八落。要我說啊,我們會儘快干預的,如果我們處理不了,也會迅速通知你們!」

李雲忽然變得客氣起來,苦笑道:「太極堂的實力,說句不好聽地,可能比四大派中的任何一派都要強不少,但若是整個修真界都加起來,也處理不了,那我們就更處理不了。所以,這個事情,還是要請宗主聯繫各派的長老,齊心合力,處理好此事。就算你們不願意為政府效力,也應該為國為民效力一次吧!」

白蒙正色道:「這是義不容辭地事情,你回去和大總統說,天下亂了,我們也沒有好處,會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