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議上黃山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議上黃山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98

?

白蒙索性把話全部說到明處,更進一步道:「對,這才是我最忌憚的,我和黃靈子在此,蜀山還不敢把我們怎麼樣,一旦我走了,蜀山派肯定是第一個找上門來。我們和他們有一點特別像,那就是貪法寶,我們這樣的兩個門派立在世上,那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兩個,要麼是我們貪了他們的,要麼就是他們貪了我們的!」

「我算是明白了,不過,宗主所說的並不是空穴來風,那只能是暗中慢慢算計,只等時機成熟,尋個好借口,一舉端了他們的老巢!」黃月也是一聲嘆息,彷彿已經看到了那最終一戰的血腥,卻又忽然笑道:「到時候啊,呵呵,損失是肯定在所難免,不過這收穫嘛,也肯定豐盛的很哦,這才是最關鍵的!」

天鷹子忽然想起來了,問白蒙道:「師父,金明被紅月師伯殺了,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只是他留下的幾件法寶,那該怎麼處理呢?」

白蒙呵呵一笑,道:「就算是留在手中,也沒有多大用處,何必得罪人呢,我等下親自送去,再順便提一下那佔領黃山的事情!」

黃月掩面輕笑,正要說話,忽然臉色一變,從袖中取出了一道碎裂的黑玉符,怒道:「好他個谷晨,竟然真敢打上門去!」

「你怎麼知道了?」白蒙覺得奇怪。

洛櫻道:「師父走的時候給那古田留了六道玉符,只有一道黑的,便是擔心這谷晨打上門去!」

白蒙怒道:「什麼玩藝嘛,黃月,如今那谷晨和你們也不是同門同宗了。你且和洛櫻再去黃山,直接收了他的魂魄,怎麼說也算是個鬼君。真是不識抬舉的東西!」

黃月嘆息一聲,道:「終究是我弟子。若是我捨得,早就殺了他。讓銀月去吧,我眼不見心不煩。」

洛櫻則嗔道:「師父,都是你一直慣著他們三個人,不然,我早就殺了他們,哪裡等到今天啊!」

黃月也是心煩意亂,托著額頭。一臉苦澀,咬牙道:「你也去吧,罷了。快刀斬亂麻。

省得日後再干擾我判斷。我平生未犯錯,只有這三個男弟子,真的是收錯了。男人啊,不服女人管啊!」

白蒙呵呵一笑,道:「知道錯了還來得及,日後這廣寒派,可別再收男弟子了。一派都是美女,偶爾我去一次。也覺得挺有意思!」

見白蒙雖然沒有直說,但也是同意了,洛櫻立刻回了廣寒殿。去找銀月。

看黃月真地是心煩意亂,白蒙便留下她和陸芸,讓天鷹子也去陪那洛櫻同去,算曆練一下,自己則陪著黃月、陸芸,在這紫霞仙境遊玩。

遊玩一圈之後,見黃月心情漸漸好轉,白蒙便送她們去藏經寶殿,讓青蓮散人繼續陪她們二人在靈蓮池餵魚,只是叮囑散人喊誰來一起遊玩都可以,千萬別喊青梅來,否則更亂。

收了納芥環、天山神劍和青虹二劍,白蒙駕著青螭就飛向太清仙境,雖然那清流上人不歡迎白蒙,可如今的白蒙聲名更勝以往。

相隔不過半年,白蒙卻力破神嬰劍和月魔寶鏡,殺了月魔宗宗主;在那泰山大顯威名,坐下弟子更是和明心上人同輩的雲龍真人,連水燈上人都要稱聲前輩;蓮花峰上,弟子天鶴子敗黃月姥姥,自己出陣,魔教兩千餘人,無人敢上前挑戰,最終再敗紅月姥姥。

這是何等的威風八面啊,道教如今地所有人中,除了十來個水、昆、清三輩人物,還有那死活不升天的二老,數這個白蒙是最狠的實力派人物,便是清流上人也不得謹慎,親自領著百餘名弟子出山迎接!

相隔半年啊,當日離開太清仙境的時候,那是多麼狼狽啊,如今再回來,卻是風光無限,白蒙也不得不感嘆一聲啊,眼見那清流上人親自下來,也上前稽首道:「上人別來無恙!」

清流上人心中百感交集,上次相見,這靈寶散人還要稱自己一聲師公,卻是自己親手把那盟約解散,害的兩派分道揚鑣。如今好了,別人只稱自己為上人,自己也只能聽之任之。

他心中也是矛盾啊,這靈寶是個天煞真君,說的不好聽,那真的就是混世魔王,千年一出世,哪次不是天下的大災星,黎民死傷千萬。和這個人劃清界線,看似明哲保身,卻是失去了大運數,最近太清也是不安寧,先是莫名其妙地丟了虹霓、青霓,泰山玉皇頂上自損威名,此後又折損掌教,威名大跌。

命數啊,此事真的難說清啊,這煞君是個大凶星,卻偏偏是大仙緣,門中的黃靈子更是大福緣,金靈子是個大惡緣,三緣一聚首,便是天下最大地命數,與之合流則順勢而盛,與之分則逆流而衰。

簡簡單單地一句「上人別來無恙」,清流上人此刻聽來,何等的微妙,何等的複雜啊,他沉默良久,終於稽首道:「別來有恙啊!」

白蒙心中暗笑,卻也只能裝做沒有聽到,將手中四寶呈上,笑道:「青虹二劍,得來古怪,卻是從那月魔宗宗主手中得到,只可惜,當時不太方便送來。破了紅月,方才取回此二寶,也是怪我對那紅絲劍不了解,只知自己紫霞仙殿厲害,不想那紅絲劍更有封魂奇效,眼睜睜看著金明魂飛魄散,苦啊!」

清流上人收回四寶,也不說什麼,只是默默交給金玉真人,和白蒙道:「此事不說也罷,宗主親自來送這四寶,只怕是有要事要商量,且到太清天殿再談!」

白蒙笑道:「再好不過了!」

清流上人和白蒙齊肩而行,上了太清天殿,其他人也都被清流喝去了,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