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仙環兒轉動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仙環兒轉動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12

?

一句話將白蒙震醒了,卻見周邊的男人們,都是下身高聳起來,臉色潮紅,顯然是慾火焚身,急忙大喝一聲,祭起紫霞仙殿,將所有人都召入殿中。

被他這麼一喝,諸人都已經清醒過來,又有紫霞仙殿擋住了魔氣,各自才從危險中脫身而出。

白蒙再去看那台下的虛圖上人,大吃一驚阿,那虛圖上人竟然沒有半點反應,反而是無比延誤一般,揮起天象劍就劈了過去,急得銀月仙女大驚,怒道:「你是不是男人啊?」

虛圖上人也不回答,簡直像是見了仇人一般,祭起天象劍,暴風驟雨一般刺去,又出離火神鍾,搖一搖,放出萬道九天離火,漫天掩映火光。

白蒙讚歎道:「虛圖掌教真是高人啊,這樣都能不受誘惑,我遠遠不如啊!」

天鶴子忽然道:「他喜歡男色,師父不知道嗎?」

白蒙差點一口血噴出來,吃驚的要命,可這話在仙境說出來也就罷了,畢竟還有乾虛子在,天鶴子卻道:「虛圖啊,他師父鏡元真人就喜歡男人,虛圖小時候很漂亮的,就被鏡元給看上了,八景宮內也不忌諱這種事情,好的很吶,後來虛圖和那虛空也有這檔子事情!」

乾虛子回頭一笑,怪笑道:「原來天鶴子道友也清楚此事啊,我還以為此中只有我一個人清楚呢!」

想起虛圖那兩個容貌無比俊秀的絕世美男弟子來,白蒙不由得的感嘆道:「我算是明白了,真的明白了,下次魔教對付虛圖,應該準備一個潘安宋玉戲水圖。保證有奇效!」

天鶴子哈哈一笑,道:「誰能想的到啊!」

眼看銀月姥姥凌亂狼狽至極,白蒙知道虛圖上人是肯定沒有憐花惜玉地意思,當即和銀月姥姥高喝道:「銀月姥姥。你認輸吧,免得誤了性命,反正後面還有兩位姥姥在前!」

銀月姥姥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她這廣寒玉女圖乃是畫聖吳道子因為看穿楊貴妃是個九陽九月女,怕她滅了大唐,特意求南宮派掌教袁天罡相助,進入太虛幻境,見了廣寒宮嫦娥仙子。以仙子的九陰九月身為基礎,畫出半裸美女像,進獻給唐玄宗。結果晚了一步。安史之亂已經爆發,此畫流轉四百餘年,才落到一位高人手中,煉製成法寶。

世上男人,無幾個人能夠抵擋,就算定力高強的得道高僧,也只能念經抵禦,不能出手。

她得了此寶之後。還未嘗有一敗,今日也不知道遇到什麼剋星了,竟然全然不看一眼。真是讓她又氣又恨,再斗下去,真的是只有一死了,她哪裡捨得啊,只好告敗,收了法寶退回!

虛圖上人贏了此陣,頗是有點興緻,駕雲回歸天壇,和白蒙稽首道:「幸未辱命!」

白蒙猛然回過神來,收了紫霞仙殿,也起身稽首,一臉誠服道:「上人心境已至如此境界,真是令靈寶萬分敬佩啊,上人啊,靈寶真是……佩服……佩服地五體投地啊!」

虛圖上人淡然一笑,道:「此事容易爾,只要……!」

「呃,上人,魔教又有一人出戰,我等且後談此事!」白蒙急忙打斷虛圖上人的話。

銀月姥姥一敗,月魔宗的人都覺得奇怪,可又摸不清楚是為什麼,又有一人上前,正是那青天堂堂主司馬震。

不待那司馬震開口邀戰,黃靈子已經站起身來,和白蒙道:「掌門師兄,此人由我去應付!」

白蒙微微頷首,道:「你且去吧,不過這人也有幾分本事,你需要小心!」

黃靈子見對方實力遠強過自己,是渡劫前期有中成的人物,只能現了法身真相,九陽九地真身頓現,地上立刻衝起一道黃色土龍氣,纏繞在黃靈子左右,天上亦降下一道五彩霞光。

見了這等法身,場中無人不驚,乾虛子和虛圖上人更是驚的張大了口,說不出話來,魔教弟子更是相互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黃靈子自己腳踏紫金寶蓮座,頭頂九宮黃龍鍾,身穿紫綬八卦道袍,手持九宮神劍,悄然飛出去,待到了司馬震面前,紫金寶蓮座上突然溢出無數七彩流雲。

司馬震吃驚不小,此乃逆天逆地地罡真身,萬般法寶打過去,也傷不得人家性命,不禁心中怯了幾分,卻又大喝道:「今日便要你看看我們月魔宗的手段來!」

他說完這話便祭起一道青天星魔劍,化了滿天青色螢火,萬道流星一般打向黃靈子,只見黃靈子腳下七彩流雲飛起,頭頂九宮黃龍鐘響鳴不絕,那滿天青色螢火雖然強悍,卻也奈何不得,黃靈子一祭九宮神劍,一劍畫九劍,七劍飛出,兩劍留守,自己又取了一劍,畫了三十三道金圈,飛出三百六十道紫金神符。

司馬震修為雖然高,青天星魔劍卻奈何不得黃靈子,眼看神符打開,只好祭出看家法寶,但見一道九天陰魔傘飛出,硬生生擋了那三百六十道紫金神符,又用手一推,那傘飛上半空,從傘下飛出千萬道九天陰魔針,乃是用百年陰鬼所煉,僅次於那元嬰月魔針,但數量是奇多無比。

七彩流雲化了四隻七彩伸手,抵擋了片刻之後就化為雲煙散去,那九宮黃龍鍾雖然是強悍,卻已經不起這等暴風驟雨般的九天陰魔針,不斷發出嗡嗡的脆響。

黃靈子猛然一咬牙,體內浮現出萬道金光,卻是有一顆日玲瓏化為一男子,手托九宮黃龍鍾,擋住九天陰魔針,任那九天陰魔針如何更多更急,既然也絲毫不為所動,正在司馬震吃驚之時,九宮神劍已經再合為一,猛然刺了過去。

司馬震急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