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五十四章 萬里桃花圖

第一百五十四章 萬里桃花圖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17

?

他身上本來還有三四分的傷勢未好,也沒有想到這桃乾和桃花酒竟然有這樣的奇效,比那金丹還要好,住了兩日之後,竟然傷勢痊癒,全身真元也完全恢復,隱隱感覺修為又要突破一層界限,不僅感嘆這裡真是得天獨厚啊。

接引丈人每日清晨就來迎請白蒙和天丹子、天鶴子,領著他們每個,村子都去轉一圈,和村子長老一起品酒吟詩,白蒙是吟不了什麼啦,倒是天丹子和天鶴子頗有佳句。

這一住就是一月有餘,白蒙不說走,那接引丈人也不說請別,就彷彿白蒙真的要在這裡長住了一般,這日又在靈山一道溪水邊,和那幾個,文人飲酒奏琴,接引丈人忽然笑問白蒙道:「先生覺得我們這仙境如何?」

白蒙一笑,道:「很妙,我如今不僅真元恢復,更要勝過前番許多來,想必是這裡天地精華濃厚,又有靈酒相助,日日忘情,心境悟性也有不少提升!」

接引丈人又問道:「那先生願意在此長住嗎?」

白蒙嘆道:「可惜我也有一仙境,名曰紫霞,雖然比不得此處,卻也是人間仙境,那裡也住滿我師門弟子和道友,哪裡捨得辭別他們,永駐此地啊!」

接引丈人笑道:「無妨,先生若要來廬山,只需在那觀瀑亭一站,我便知曉,自然出來迎你入仙境小住幾日!」

白蒙笑道:「那便太好,我得朝廷賞賜,可在漢陽峰上立一道觀,傳我紫霞道統,我門下朝廷高官達貴無數。可讓他們重新商議,我也不要那漢陽峰,只求那香爐峰,建一座香爐道觀。為廬山娘娘添一縷香火,若是無事,我下了道觀來此,和丈人飲酒賞花,真是個妙事情!」

接引丈人笑道:「這樣更好不過,只是請先生不要對外人道明此地真像,這桃花源是個永世清靜之地,若非亂世。就只接引有大仙緣,或有我先祖謝太公那般文採的人兒,俗人一概不能入內!」

天鶴子忽然笑道:「丈人。您此處桃樹無數。我可否移走一些,移種在我們紫霞仙境,日後我也釀些酒來,好請丈人也嘗嘗我的手段!」

接引丈人大笑道:「同為仙境,何須客氣,我們桃源有仙桃三十六萬八千餘棵,方圓三百里內,皆是這桃樹。你若想移些回去,我便贈你三千六百棵靈桃樹,一千兩百棵壽桃樹!」

白蒙大喜。他早就在打這個桃樹的主意,只是吃了許多別人的好處,不好意思再開口,立刻謝道:「那真要謝過丈人了!」

接引丈人笑道:「先生一進廬山,我便察覺,知你有大仙緣在身,遠勝過當年地南宗祖師,他日必定是一代宗師,可又有重傷,你這傷若是調養不當,三年也難完全復原,便請你來此仙境調養。今日,你傷勢已經完全康復,我便不用再留你。你身上殺氣好重,日後只怕還有大傷勢,只要元神未毀,來此地再養傷十餘日,便可康復如初!」

白蒙大喜,稽首道:「多謝丈人相救,我被此傷困頓了三月有餘,舉足無措,想不到這裡真是個好地方,全無半點俗氣,最適合養身修元,真是與我有大恩啊!」

「閑窺石鏡清我心,謝公行處蒼苔沒。早服還丹無世情,琴心三疊道初成。

遙見仙人彩雲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先期汗漫九垓上,願接盧敖游太清。」接引丈人高唱吟道,又取出一塊桃花木,笑道:「此木名為桃源祖木,乃天下桃樹之祖,迄今已有三萬六千年,贈與先生,他日成了一代宗師,我們必定要在那崑崙仙境再相見!」

他說完這話,又和天鶴子唱道:「君與桃花有妙緣,日後來往頻繁乎,我且送你桃木屐,穿此鞋兮,毫無阻攔入桃源呼!」

天鶴子接過桃木屐,取酒一盅,敬那接引丈人道:「多謝丈人,晚輩無物相贈,但敬酒一杯,聊表心意!」

文人們知道白蒙要走,各自惋惜,這一個月來,白蒙盡說些這年來的俗事,從明末清興,再到清末維新失敗,劉氏復興大漢帝國成功,其間多少辛酸多少苦疾,說的這些書生個個感嘆。

那癲狂老翁祝枝山和白蒙最為親近,特取紫金寶墨,配以千年桃木來,為白蒙書了「藏經寶殿」、「紫宮天殿」、「紫宮地殿」等九道牌匾,可惜都是些狂草癲字,讓白蒙好生鬱悶,這掛出去還得了啊,自己都認不得!

唐寅是個精明人,乃笑道:「今日,先生就要遠去,再見不知何日,來,我等各揮毫寫這九道牌匾,讓先生自己斷個高低如何?」

諸人皆道好,各自揮毫,狂刷刷地寫的不亦樂乎,先還是寫牌匾,後來就真地是一較高低,各出真本事了。

白蒙這一看,他雖然不精通書法,但也知道什麼叫好看,這唐寅等人的字真的是無比好看,說不清楚為什麼,反正看得很舒服,至於到底哪一幅好,他就說不清楚,正在猶豫呢,天鶴子笑道:「師父,不如我代您評判一次如何?」

白蒙心中大喜,道:「好吧,就由你來看看這些前輩的墨寶!」

天鶴子上前一步,笑道:「我紫霞道觀,如今是天下第一大道觀,山雖無名,卻遊人每日過三十萬,逢年過節,可有百萬人至,居士兩萬有七,上至帝國首輔內閣大臣,下有舉國首富名流大亨,既有文人名士學者,也有金陵學府的一品祭酒。這牌匾是個大事,也只有諸位大文豪可以書的,但牌匾那是眉目,草書斷然不可,祝老的文如龍行天地,妙不可言,只可收藏,請那些高人來賞,凡夫俗子哪裡賞的出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