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819

?新書《上帝實習生》非常爽,絕對很好看,不好看你砸我。我兩年寫了三套完本的VIP,這一次又換了一個筆名,但我覺得差不多。兩年的寫作,慢慢也積累了不少經驗,該穩定下來好好連續創作了。

/book/1039724.aspx

本書題材不錯,主線的大故事也編的可以,就是我的寫作技巧還有點稚嫩。但我保證比《凶神惡煞》有提升。

請大家相信我,我可以寫好這本《上帝實習生》。

請大家多多砸票,收藏,正在沖榜,需要兄弟們幫忙。

要是寫的不好,你砸死我,我的編輯和很多跟著讀的老書友,都覺得這本書比過去的幾本爽多了,技巧也穩定,一直將情節控制著慢慢發展。

此聲一出,空妙、金明等人都是大驚,急忙下到到場中來,躬身稽首,彷彿是迎接什麼老前輩一般。

白蒙抬頭一看,卻是一位白髮滄桑的老者,傲然浮現天空,身穿白色絲錦素角袍,兩道六尺長的白眉,在天空中輕盈漂浮,他一落下來,滿場百餘人,皆齊聲高喝:「躬迎水燈前輩。」

白蒙暗笑,原來是水燈上人,天龍子晚年所收的小弟子而已。

他也不說話,只是默笑不語,卻聽水燈上人朗聲問道:「你就是那陰陽宗的靈寶散人?」

白蒙稽首道:「正是!」

水燈上人微微頷首,道:「我聽空靈子說你肉身已毀,如今看來,那龍龜應該是在你門中咯?」

此話一出,滿場百餘人都是大驚,卻又不敢大聲喧嘩,只是相互小聲議論。

白蒙見他一語道破,也不隱瞞,笑道:「正是!」

水燈上人臉色猛然一寒,沉聲喝道:「空妙子,那龍龜本是我門中聖獸,今日已經得知被這靈寶盜去,你還等什麼!」

白蒙大驚,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水燈上人竟然是這麼個狗屁東西,一咬牙,怒道:「好你個水燈,未免欺人太甚了!」

唰的一聲,白蒙立刻祭起紫霞仙境,數道金光照下,徑直將天丹子和天龍子都收回殿內,冷笑道:「原來所謂的前輩高人,也不過是如此,竟然當眾撒出如此彌天大謊,誰不知道你太虛千年歷史中,從來就沒有過那龍龜。是啊,得了龍龜在手,門下弟子個個都是天龍子、天丹子這樣的好肉身,好天賦,誰不羨慕,真的是立教之本啊,哈哈,那你便在這裡打死我啊,龍龜就在這紫霞仙殿中,你個狗日的不要臉,那你就來啊!」

「你……就憑你這種狂徒,出口辱本尊,本尊今天就要在你取你小命!」水燈上人怒喝一聲,喝道:「空靈、空妙、空鑫、空武,都給本尊上!」

空靈真人等人一陣欣喜,各自祭起法寶,怒道:「竟然出言辱我派長老,便要在這裡擒你去見你門中長老!」

白蒙祭起輪迴寶鏡,正要放出一百二十八星君,天龍子卻道:「師父,弟子要現元神了!」

白蒙心中一震,隨即明白了天龍子的心思,收起了輪迴寶鏡,道:「此事已無法了斷,你現了元神,那也只能震他們一時,日後,他們貪念總是要再起來的!」

天龍子微微點頭,上前一步,靈台突然現出六朵青蓮,元神猛然衝出身體,卻化為一位和水燈上人模樣相似的白袍老者,白眉飄飄,銀髯飛舞,三尺霜發輕盈舞動,但聽他怒喝道:「水燈逆徒,可識得老夫是何人否?」

水燈上人抬頭一看,立刻臉如死灰,噔噔噔的後退,慌忙跪拜下,俯首道:「逆徒水燈子,拜見恩師大長老!」

空靈真人等人差點沒有一口血吐出來,可他們也都是乖巧精明的人物,連忙各自收起法寶,跪拜在水燈上人身後。

天龍子怒眉飄飛,衣袂鼓動,怒喝道:「爾等簡直太過放肆,我被那妖葫蘆困住元神千年,得靈寶散人所救,方才脫身,又得靈寶散人以龍龜相助,方化鬼為人,得此再造之恩,再世為人,故拜在門下,發下鴻誓,報效終身。你們這群逆徒啊,龍龜乃陰陽宗五大聖獸之一,你們竟然敢公開搶奪,污言相辱,你們欲置我於何處?」

水燈上人驚恐無比,他暗自後悔方才不該跪拜,如今認識雲龍真人法相的,不過自己一個人,其他兩位水字輩的師弟,都是還在自己後面百年,乃是水紋上人代師雲皋真人所收,更不認識,只要自己方才打死不認,便是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可這已經跪下了,哪裡還能反悔啊!

天龍子喝道:「當年我受游雲子救命之恩,本就該拜在陰陽宗門下,只因游龍子執意要戰那洪荒九魔,游雲子前輩恐罪及門徒,因他與恩師光旭真人有過善緣,乃送我至太虛門下,又歷經三百年苦修,屢有奇遇,方成為太虛三老之首。我派祖師太虛真人與游龍子也有大關聯,本同為南宮十六代弟子。祖師得太虛仙境,也是因那游龍子鼎立支持,想不到你們這群畜牲啊,忘祖棄宗,背德失禮,有何面目到那仙界見祖師啊。水燈,今日我也不為難你,你也莫要以為我如今不再太虛,便再也無奈與你,崑崙仙境之上,雲字輩的諸多師兄弟皆在,只要一回那崑崙仙境,我必要讓諸師兄弟逐你出門,永不錄為弟子。空靈真人,我必要廢你根基,永不能修道飛升!」

一提到崑崙仙境中的那些雲字輩的師叔師伯,水燈上人也是慌亂無比,撲通撲通的猛磕頭,喊道:「師父,我已知道錯了,您看在我父親雲廣真人的面子上,饒我這一次吧!」

天龍子臉色發寒,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