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四十七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659

?(大家支持一下我的新書《極樂道》,很慘淡的,有票的弟兄最近多砸,其實比《凶神惡煞》寫的好看。/book/1001895.aspx

見白蒙擔憂,金靈子正色道:「掌門師兄大可放心,若是沒有靈寶仙殿、輪迴寶鏡和日月星魔輪,我還真不敢誇海口,可有了這三寶,自然是滅他一個天劍門,如同踏平蟻穴!」

白蒙也忍不住一笑,自己橫行霸道,那靠的還不是輪迴寶鏡,可金靈子不僅本身所學的《日月星魔經》霸道無比,日月星魔輪的威力更是可崩山毀岳,和那輪迴寶鏡是一霸一巧,相互輝映,有這兩寶相助,金靈子可真是蓋世殺星。

兩個人正說笑之間,天龍子卻進來了,上前呈上一道玉符,和白蒙稟告:「師父,乾虛子在紫霞宮求見,我說師父閉關,暫時不便相見,他便留下玉符,請師父前去參加鑒寶大會。他還說此次大會,蜀山煉了一個璇晶尺,和那璇光尺頗有相似,太虛煉了一個遨遊神鍾,都是值得一見的法寶,望師父駕臨點評!」

白蒙拿過玉符,看了一眼,皺眉道:「只怕沒有這麼簡單啊!」

金靈子也是面色凝重,道:「上次剛打了金明真人一記元嬰月魔針,丟了逍遙鍾,太虛的空靈、蜀山的景泰、青城的虛圖,都吃了師兄的大虧,只怕是有點兇險啊!」

白蒙仰頭苦思片刻,道:「那倒不太可能,又不是只有四大派,天下各大道門都要去的,這些事情都是我佔了道理,他們也不敢拿我怎麼樣。可也確實不會很簡單,四大派的鎮山法寶,青城是六寶,峨嵋是九寶,太清雖然有三上九中之說,其實真正的鎮山之寶是六件,太虛派嘛,我們就更清楚了,號曰太虛七寶。這些法寶都不是輕易可以仿製的,比如說天遁鏡,他的原理也不複雜,就是那材料很稀有,蜀山和太虛在這種時候,煉製這樣的法寶,嘿嘿,只怕是有點想法啊!「

天龍子上前一步,道:「師父,以弟子來看,他們的想法應該有兩層,一是重整聲名,毀掉陰陽宗煉器第一的名聲,其次嘛,敲山震虎,探查陰陽宗的虛實!」

白蒙微微點頭,道:「你說的有道理啊,我若是拿不出可以鎮住他們的法寶,他們必定要嘲笑我這天下第一煉器宗的名頭,只是準備的遲,哪裡有法寶可以鎮住他們,他們也是陰毒,故意到這個時候才來請我,就是不想給我周旋的時間嘛!」

「弟子倒有一策!」天龍子淡淡一笑,上前和白蒙耳語一番,白蒙喜笑道:「這也個不錯的辦法,那好,如今時間也不多了,你便去準備吧,只有九天時間,你倒要抓緊啊!」

天龍子笑道:「必定準備妥當!」

「也罷,我也思索一番,你們幾個二代弟子,都要好好思索,必定讓他們幾個老傢伙鬱悶的很!」白蒙擊掌一笑,又和金靈子說了一番,讓金靈子掌陣先為天丹子換肉身。

金靈子則笑道:「既然有這樣的妙計,那掌門師兄便去吧,我留下來鎮守山門!」

「不用,大會是中午午時召開,你凌晨子時去即可,你手段多,處理起來也快,務必在巳時回來!」白蒙搖了搖手,道:「這是大好時機,別人都關注鑒寶大會,動作快點,根本沒有人察覺!現在不怕別人知道我們兇惡,只是越晚知道越好,等我完全恢復了,那便無所顧忌了!」

金靈子點頭道:「確實如此,只等你一恢復如初,便真的無所顧忌了!」

天鶴子忽然也匆匆進入天殿,和白蒙稟報道:「師父,那洛櫻宮主終於醒來了,如今算是恢復了兩成,後面還要精心調養一兩年,才能完全復原!」

白蒙大喜,這洛櫻宮主本身苦煉百年的真元精髓被神嬰劍吸入九成九,只留下了一絲命,天鶴子不知道花了多大力氣才保住性命,安置在紫宮地殿,每日以聚靈大陣、九宮玉液露配合大無極回天針法施救,熬了兩個月,終於醒過來了。

他立刻帶著諸人駕雲而下,進入紫宮地殿,黃靈子身穿紫綬八卦道袍,正在殿前相候,五人同路進入偏殿,卻見洛櫻宮主已經睜開眼,青梅散人正在床邊喂她服下九宮玉液蓮子汁。

看見白蒙等人來,青梅散人起身稽首道:「掌門師兄,金靈子師兄、黃靈子師弟!」

白蒙微微還禮,上前一步,剛要說話,那洛櫻宮主便突然發狂一般撕喊,指著白蒙怒罵:「你這個挨千刀,還我月魔寶鏡來!」

白蒙哈哈大笑,道:「我哪裡搶了你的月魔寶鏡,那日,你奄奄一息,我也自身難保,正在服丹調養,金明真人卻突然殺了出來,硬生生搶了寶鏡,還要殺你滅口,還好我讓四魔四道君救你下來,自己還耗了最後三根元嬰月魔針!」

他取出仍舊破敗的逍遙鍾,交與洛櫻宮主,笑道:「金明真人被我元嬰月魔針一打,丟了此寶,你看看,可是他的東西兒?」

洛櫻宮主眉頭一皺,看那逍遙鍾確實是被元嬰月魔針打殘了,不由得信了幾分,怒道:「那個挨千刀的,奪我的月魔寶鏡便罷了,竟然還要殺我滅口,真是太可恨了!」

白蒙卻笑道:「那月魔寶鏡,他拿去也無用,日後肯定能夠奪回來的!」

洛櫻宮主嘆了口氣,道:「看來,你真是不知道金明子的背景啊,他其實是我月魔宗的弟子,本來是我師兄,後來被清流上人擒住了,見他天賦罕見,便收回自家的門徒,我和他這百年來,一直都有聯繫!」

白蒙略顯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