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32

?不錯,周圍有一個人隱藏了真元和身形,是誰,究竟是誰?

白蒙用了太多次的乾坤靈隱符,實在是很清楚這種詭異之處,他能夠感覺到這種詭異,卻無法判斷對方在什麼地方,急忙和四魔君、四道君喝道:「小心,周邊有人!」

話聲未落,月魔寶鏡突然飄了出去,一個人影倏然現出來……竟然是金明真人,白蒙大驚,可此刻全身了無半點真元,哪裡還能施展辣手,幸好四魔君和四道君早有準備,各照出滅仙青光和滅魔金光,哪知那金明真人身上有逍遙鍾和納芥環,只是身形一晃,並沒有被傷到元神。

金明真人大笑一聲,飛起天山神劍便斬向洛櫻宮主……好歹毒的傢伙,眼看被人發現,便要乘機毀滅人證,白蒙大怒,只靠體內還神金丹化出一絲真元,猛然祭起輪迴寶鏡,射出最後三根元嬰月魔針,兩根打人,一根打劍。

眼見白蒙大怒,四魔四道相伴白蒙有不少時間了,立刻明白白蒙的心思,立刻再照出滅仙滅魔光,只打金明真人,其餘星君也立刻祭起天罡地煞劍,蜂擁一般刺過去。

這金明真人的法寶雖然厲害,其實比之月魔寶鏡,那真是不知道差了多遠,只是護身法寶還有作用,接連被打,逍遙鍾立刻被打飛了,納芥環也是嗡嗡作響。

金明真人大驚,正好那天山神劍被元嬰月魔針一爆,也是瞬間灰暗下來,他急忙收回天山神劍,駕著神劍疾飛而去。

白蒙一甩日月仙藤,將逍遙鍾和洛櫻宮主都拉回大殿內,收起逍遙鍾,忍不住一笑,這東西飛來飛去,最終還是落到自己手中了,再看洛櫻宮主身體冰冷,如若死人,只剩下了最後一口氣息,一身修為被那神嬰劍吸去了大半,不知道要花多少年才能恢復。

這神嬰劍還真是歹毒,一旦出劍無功,便要吸走劍主的精血,再棄主而去,另尋新主。

只可惜方才,白蒙自己也是油盡燈枯,根本沒有一絲真元,否則便要用日月仙藤將那神嬰劍鎖回來,仔細一想,估計不太可能,那劍不同凡響,自己另尋新主,自己用藤來強取,只怕它又要來對付自己,反而要壞了日月仙藤。

方才一戰,太過驚天動地,不知道驚動了多少人,方圓百里之內,也不知道有多少魔道兩教弟子前來打探,白蒙不敢再做逗留,駕著紫霞仙殿便向仙境而去。

這紫霞仙殿飛的真是慢的離譜,和那七彩星雲相比,簡直是牛車對火車,白蒙也就顧不得危險,收起仙殿,仗著七彩星雲有七燈守護,大搖大擺向紫霞仙境飛去。

此地離紫霞仙境不過六七百里遠,以七彩星雲的神速,也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白蒙剛起身不久,忽有兩道赤火劍光打來,看那兩道飛劍的光芒不盛,估計也不是什麼厲害的法寶,只分了兩道七彩神手抓住,立刻又有兩個人駕著黑霧上來。

一看到那兩個人,白蒙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原來是兩個魔教弟子,此刻連靈識都用不了,也查不清楚是什麼樣的修為,不過,看他們資質也不算差,方才的飛劍也是魔器下品,想必也不是什麼太低的人物。

「怎麼,就你們兩個也想來打我靈寶的主意?」白蒙哈哈大笑,索性坐了下來。

一個年紀稍長的黑衫男子忽然冷笑一聲,道:「你靈寶和我們可是有大仇怨,如今我看你身受重傷,也不想為難你,只要你將身上法寶,尤其是靈寶仙殿和輪迴寶鏡拿出來,我們就放你走!」

白蒙低頭一看,卻見是黃山,不僅暗中鬱悶,方才和洛櫻宮主打來打去,竟然來到了人家老巢,這裡到處都是各個魔教小門小派,最大的就是蓮花峰蓮花妙境的月魔宗。

在這個地方就更不能停留了,白蒙無奈的嘆口氣,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問道:「你們是哪派的弟子,竟然如此膽大,佩服,佩服啊!」

黑衫男子喝道:「我們乃是天都峰天劍門的風雷雙煞,你莫要小看我們!」

「我真的沒有小看你們,倒是你們小看我了哦!」白蒙體內還神金丹的藥效緩緩散開,和這兩個人聊了幾句,已經有了一絲真元,立刻祭起輪迴寶鏡。

「哈哈,我們早已準備多時!」黑衫男子忽然一抬脖頸上的鎖魂絲,怪笑道:「如何,你能奈何我們嗎?」

白蒙忍不住冷笑一聲,輪迴寶鏡中突然照下滅仙滅魔二光,想不到這兩個人還有點本事,各自又祭起一道幡,兩道幡是被打毀了,卻沒有直接滅了兩人,兩個人這才知道麻煩,慌忙駕霧逃走。

反正已經知道這兩人是哪個門派的,白蒙也不焦急了,立刻駕雲,速回紫霞仙境。

嗎的,誰不怕死啊!

一回到七彩仙雲迷幻陣中,白蒙終於長喘一口氣,今天這一戰實在是太兇險了,差點就要了自己的性命。

他剛回到紫宮天殿,從紫玉、青玉那裡得知他受傷的天鷹子,已經抱著一個乾坤仙葫蘆跑了進來。

為白蒙把了脈之後,天鷹子皺了皺眉頭,道:「師父,你今天和誰動手了,傷的也太重了,只怕沒有半年,是很難復原如初了,就算是用大陣雲集天地精華,配以靈丹妙藥,那也要三個月!」

白蒙一驚,問道:「有那麼嚴重嗎?」

天鷹子點頭道:「是很嚴重的,這七劍同修,威力無窮,但弊端也太大了,一旦七劍被毀,七魄所掌的肉身內臟,就如同七劍一般碎掉了,若非你現在是龍體鳳羽玄武身,只怕早就肉身毀盡了!」

白蒙聽了也是咂舌,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