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四十三章 ****霏霏

第一百四十三章 ****霏霏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83

?

那女子真的是個六陰六月身,和那青梅散人一樣,只是她身上又比青梅散人多一絲輕盈柔媚的感覺,甚至是一股內含著的淫慾肉鸞之氣,配上她這六陰六月身的無比俏艷身姿,令人難以抗拒,她笑起來也是含情脈脈,卻讓你總有一股將她按在身下蹂躪的衝動。

《月魔迷篆》練到這個境界,也真是了得,白蒙不禁暗笑,強行壓制慾火,倒要看看這金明真人和月魔宗宗主玩些什麼花樣。

「洛櫻,我終於成了太清的掌教,你也不和我賀喜,讓我好生心痛哦!」金明真人一臉諂媚,借著落下黑棋的霎那,悄然摸了摸月魔宗宗主的香手,還故意抽回手聞了一下,倍是陶醉的笑道:「好香哦!」

「好啦,金明子,你我認識了不下百年了,你那點心思,我還不了解嗎,一定讓你滿意就是了,可如今那靈寶散人不上你的當,你可還有後招?」月魔宗宗主淡淡的凝望著金玉真人,若有所指的唇角輕牽,含情脈脈。

哇,簡直是風情萬種啊,好你個金明真人,這都忍得住,是男人那哪裡忍得住啊。白蒙都忍不住嫉妒這個金明真人,竟然可以這樣菲薄如此誘人的尤物。

不過這洛櫻也真是厲害,她總是一副端莊賢淑的良家**模樣,骨子裡卻能留出一絲悶騷的狡詰來,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白蒙每次看到她,第一個反應就是想和她行床第之事,也忍不住感嘆這個女人在《月魔迷篆》上,確實有很深的造詣。

金明真人起身反覆徘徊,突然皺了皺眉頭,道:「沒有道理啊,玉樹和我說過,紫羅蘭和玉芙蓉對靈寶這個傢伙有很深的好感,靈寶對她們也是格外的眷顧,這個……真是讓本尊很意外了。不過,我師祖已經放出話了,無論如何,也要取回那南方鑰匙,就算是給你們魔教弟子得手,也不能放在他手中,就算這一次,我們沒有算計到他,那以後再想個辦法吧!」

「哼,我怕你再拖延幾個月,他就自己去開那蚩尤南墓了,到時候,你再想什麼辦法都沒有用了!」月魔宗宗主冷聲埋怨。

「哈哈,我的洛櫻宮主,這你就不用擔心啦,我們早就安排人在南嶺一帶探查了,只要找到墓地,立刻派人鎮守,絕不可能讓他去開墓的。就算他開了墓,拿到了蚩尤首級,嘿嘿,我們也會立刻上門找他的麻煩。別人不清楚他那三陣是個什麼東西,別人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少實力,我們太清可是清楚的很,祖師一頓叱喝,那金玉子就什麼都交代了,你就放心吧!」金明真人頗顯得意的哈哈大笑。

洛櫻宮主也站起來身,悠然一笑,道:「金明子,你可不要忘了,當初,你可是許諾要幫我得到南方鑰匙和那紫霞仙境的,你最好不要忘了哦,否則的話,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應該不太希望我翻臉吧!」

金明真人急忙走到她身邊,一臉壞笑,道:「夫人何必焦急嘛,容我再思量一番,必定能夠找到一條妙計!」

說到這裡,他竟然不顧陸芸在旁,猛然抱起洛櫻宮主,便向前方的溶洞走去,那洛櫻宮主也是百般嬌媚的摟住金明,香舌輕輕挑逗金明耳側,更加撩動金明的慾火,卻和陸芸眨了眨眼睛,陸芸也是默默一笑,起身駕雲離去。

呃……追陸芸呢,還是進去看戲呢?

白蒙一時想不清楚,不過這一猶豫,陸芸早已經飛出幾百里去了,哪裡來得及去追,只好也悄然入了溶洞,打算好好查探一番,說不定能夠找到更多的線索呢。

剛踏入洞內,就聞到一股無比強烈的淫香,其實這味道不好聞,但卻格外刺激男人的淫慾,那金明真人明明知道這淫香厲害,卻反而故意要猛嗅一陣,這淫香是從洛櫻宮主下身密泉中散發出來了,那金明真人嗅了一陣,還覺得不過癮,竟然如狼似虎一般撩起洛櫻宮主的長裙,一頭探進去舔起來,令那洛櫻宮主舒爽至極的連連嬌哼,每哼一聲,莫說是金明真人,就連白蒙都感到全身酥軟,下身膨脹的難受。

白蒙大感吃驚,急忙悄然退出洞府,尋了個清靜的地方,運化玄功,將那滲入體內的淫香色毒逼出體外。

歷盡千難,才將這些淫毒逼出體外,被那冷風一吹,化成點點粉紅色的花粉落下來,白蒙這才長舒一口氣,算是認識了那女人的厲害,竟然只是這麼輕輕一陣淫香,就讓自己廢了這麼大的力氣去抵擋,再想想那金明真人,不禁羨慕起來,和這樣的尤物一盡魚水之歡,那真是天大的代價也值得嘛。

更麻煩的是太清和月魔宗聯手算計自己,那自己真的要小心了,原本以為太清最多就是和自己斷了因果恩緣而已,想不到這清流上人竟然明著要與自己結善緣,背地裡卻偷偷下了手腳。

不過,這老人家的眼光還是很準的,自己確實是想開那南方蚩尤陵墓嘛!

白蒙忍不住搖了搖頭,現在是確認紫羅蘭她們沒有危險了,可若是就這麼算了,那未免也太可惡了,總得想個辦法教訓他們一下,也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厲害。

回到洞府,發覺那淫香不僅未散去,反而愈來愈濃厚,真是沾了一點都要麻煩無比,卻見那萬里春宮圖和青霓、虹霓二劍都被這一對淫男淫女放在床頭,心中暗笑。

金明此刻正抬著洛櫻宮主的雙腿,用力**,閉著雙眼直哼,一臉陶醉,那洛櫻宮主也不見得好在哪裡,嬌哼如哭如泣,雙峰不停的震顫。

白蒙雖然隱住了身形,可還是要吸氣,這淫香在體內愈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