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二十三章 火雲邪神命

第一百二十三章 火雲邪神命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292

?

「啊……!」白蒙一瞬間無法控制自己的大怒,月玲瓏飛天而出,徑直打在紅影的身上,立刻破了他的肉身,卻也不知道那金無雙用的什麼大法,肉身猛然爆炸,千萬血光沖體而出,猶如萬千火雷,一瞬間而已,白蒙七星燈全滅,幸好玉蓮寶座頂住了最後一道攻擊,但也碎成千萬碎屑。

只不過是霎那間,一切都化成雲煙,好端端一座公立醫院,硬生生被那血光炸成平地,只有白蒙靈寶仙殿中的人還僥倖存活。

低頭去看金靈子,也已經受了重傷,奄奄一息,還好他龍血玄武身,否則也要元神肉身俱滅了。

看著前世父母的魂魄冉冉飄起,化作兩道日月精華,飛向地下,知道他們又去了陰曹地府了,也是一聲悲嘆,更恨那判官,竟然判了這麼一命,還要隱瞞自己,真是可惡到了極點。

一道金光照下,將金靈子照入大殿,白蒙自己也飛身而去,施了一道睡夢符,將所有閑人都定眠了,他才問金靈子:「傷勢如何?」

金靈子取了兩粒金丹服下,兩道乾坤真元立刻騰起,靜靜療養了三炷香的時間,才緩緩睜開眼睛,道:「還好這肉身強悍,連那天魔解體大法都能抵擋住,若是前生的身體,只怕要形神俱滅了!」

白蒙道:「這金無雙也沒有討到什麼好處,他本來也是個六陰九火身,如今肉身一毀,也找不到地方容身,普通的肉體,哪裡適合他?」

金靈子道:「我看他此次前來,正是要奪這兩個肉身,日後再見到金無雙,他只怕是個女人身了,我看他十有八九,會選青葉的肉身,那是九陰六火肉身,給他一融合,就是九陰九火的肉身,這可火雲邪神的命相,日後需要小心了!」

白蒙一拍龍案,怒道:「真是可惡的傢伙,我遲早有一天,要活活扒了他的皮!」

金靈子站起來,道:「我要用星魔大法,散去這些人方才的記憶,免得日後生事!」

白蒙看金靈子已經恢復了三成,知道已經沒有大礙了,終究是天鶴子的金丹了得,微微點頭,讓金靈子去散這些人人魂中的一絲記憶。

待金靈子一一處理完,他才放這些人下去,收拾前世父母的殘骸,在棲霞山頂選了一處寶地,小心安葬,算是了結自己和青龍的藏父、藏母的怨債。

駕著青螭回了仙境,諸人見他一臉沉悶陰鬱,各自小心行禮,不敢多話。

這青龍上人所投胎的嬰兒,其他人也養不得,只有青蓮散人永生安泰的命相,可以代為撫養,就抱著嬰兒上了藏經寶殿。

散人正在和幾個女弟子逗那池中的金鯉魚玩,看見白蒙抱著一個通體陰煞氣的嬰兒,踏雲而來,散人知道必定又是要自己代為撫養,她是六陰六鳳身,有母儀天下真相,長壽安泰,就連白蒙的大天煞也克不到她,自然是不怕這個小天煞,便從白蒙手中抱過嬰兒。

這嬰兒也奇怪,不哭不鬧,一直睡著,只看到散人才睜開眼睛,笑個不停。

散人嘆口氣,道:「說來也奇怪,這孩子和你小時候一樣,你小時候啊,別人都抱不得,就是老爺子也沾手不得,唯獨我能抱,看來他也是如此。」

白蒙嘆道:「我那前生的父母,因為這孩子,又去了輪迴道了。說來也是可憐,這青龍不過是發了一個毒誓,竟然成了一個小天煞!」

散人微微嘆氣,陪著白蒙在靈蓮池邊走動,將手中餘下的天地精華香脂粉交給白蒙,道:「我抱著這個孩子呢,你幫我喂喂池中的鯉魚兒,上次啊,你從武夷仙境回來的時候,辰龍歲君交給我一尾龍鱗錦鯉,說是有龍血,在武夷仙境裡面養了千年了,要我好生照料,我看那鯉魚都有八條尾了,估計要躍龍門化龍了!」

這靈蓮池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鯉魚,白蒙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到,只是隨意將香脂粉都灑了下去,道:「這孩子的命相太兇險了,也就是我能收為弟子,可真是應了當初的誓言!」

散人微微點頭,道:「從明天起,我就每天帶著幾個弟子用天地人三才聚靈陣,雲集天地精華,給他聚元神,幫他築基培丹,反正我這藏經寶殿別的也不多,靈蓮多的是,就用靈蓮汁餵養他,估計可以壓壓他的煞氣,這樣養著,到了十來歲的時候,煞氣就能消失大半,也就克不到身邊人了,可終究是天煞身,那心魔除不掉,你日後要多留意,輕易別放他出去!」

白蒙微微一笑,道:「那是自然了,散人,你給這孩子起個乳名吧!」

散人想了片刻,道:「日後你終究要收他做弟子,就叫天麒吧,天龍是你那大徒弟得了,他本來是青龍,如今改為麒麟,算是有個祥瑞護身,你日後把麒麟七劍給他,也算是名副其實了!」

白蒙嘆口氣,又笑道:「這樣也好,還有一件事情,我去皇陵,必有大兇險,為了防止萬一,已經讓天虎子和太清討了六棵千年肉芝,天鶴子也配了龍血玄武丹給這龍龜,等下讓他們一併送來,慢慢餵養到六月!」

散人皺眉,看了看白蒙,問:「有這麼兇險嗎,都是道教門下,不會這麼拚命吧!」

白蒙不想讓散人過分擔憂,只笑道:「我有大法寶護身,還不礙事,怕的是金玉和金鳳兩位道友!」

散人點頭,道:「那也可以,他對我們好三分,我們就得還六分。行了,我也累了,你去忙吧!」

白蒙見散人真的睏乏,便告退離去。

此時已經是四月底,離那六月的相約,也只有兩個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