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下仙境天下命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下仙境天下命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611

?

此九顆玉棋,乃當年老子傳鴻鈞大道,與孔子在洛陽相談,相爭執之時,老子取此九棋,落了九宮陣眼,使孔子頓悟。

歷經兩千年,玉棋為紫陽真人所得,他便召集五祖,取來天下九尊玉山,煉化成寶,各為小仙境。此九峰一去掉,武夷仙境天上的紫色霞雲,立刻將弱了五分,只有中央一道玉龍山,還在苦苦支撐。

青龍上人問白蒙:「宗師可知道這仙境以什麼為根本嗎?」

白蒙哪裡清楚,反正青龍上人也不是外人,便很自然的笑道:「要請教上人了!」

青龍上人微微一笑,不帶半點苦澀,順手一畫,圓若蒼穹,道:「開天闢地,不過是在這大千世界中,尋了一個清靜之地,真正使這清靜之地成為仙境的,卻是這靈山。天下群山,萬千山脈中,崑崙山脈乃眾山之首,歷經百萬年,吸食天地靈氣,化了九座靈山。又過萬年,崑崙仙境終於出現,此乃天地造化,非人力所為,其後又有三千年,九座靈山被各有神通的人移走,紫霞仙境的紫金山,武夷仙境的玉龍山,太虛的清明山、太清的縹緲山,八景宮派的青靈山,蜀山派的凌雲山,還有蓬萊、崑崙等三座山,本來就是崑崙仙境的九座靈山之一。天下八大仙境,就是因此而來。」

白蒙這才明白,為什麼天下有八大仙境,看了看眼前的玉龍山,嘆道:「可惜,我們還沒有移山倒海的本領,否則,將此山帶走,給他蝙蝠老祖一個清靜之地,那便是太妙了!」

青龍上人,微微一笑,道:「此等靈山,若非九位大乘期的人物,根本別想移走絲毫,但是山頂有一物,宗師可以帶走!」

他揮袖而上,宛若銀河,白蒙也踏雲而上,來到了山頂,一眼所看的竟然是一個和黃玉天壇差不多的白玉天壇,白蒙略為奇怪,道:「原來這裡也有一座天壇!」

青龍上人笑道:「九座靈山,各有一個對應的天壇,沒有這天壇,縱然可以吸食千里內的天地精華,卻不能使真氣雲集,落下這五彩霞光,使萬千靈氣集中在此,若是沒有這天壇聚集精華,煉丹煉器,都不容易,依我來看,宗師可以先將天壇取走,待日後奪回此山,重新設下天壇,仙境就可以恢復了!」

白蒙微微一笑,號令一百二十八星君前來,各使了大力千斤神法,將天壇抬了起來,化道金光,悉數收進靈寶仙殿。

待那天壇收走,紫霞星雲立刻陣陣滾動,那五彩霞光減去了大半,卻見滿天星雲上,不斷落下點點星輝,整個仙境到處都散落這千里而來的天地精華,如熒熒彩光,繚繞整個仙境,反而更顯得仙氣非凡。

漂亮是更加漂亮了,白蒙卻清楚,精華不能集中在一起,反而沒有先前的神通,煉丹煉器,都要靠聚靈大陣來調集。

天壇雖然去了,卻沒有傷到靈山的根本,若是被蝙蝠老祖奪取了,還是要使它的毒龍教,有了立身立教的地方。

白蒙取了兩道玉符,一一交給青龍和青葉,道:「這是我研究渡劫玉符,所煉的法寶,也是為了對付那月魔寶鏡而煉的,可以保人魂魄元神,三炷香的時間內,任何妖法都不能強行奪走魂魄,你們將玉符帶在身上,一旦肉身被毀,立刻將元神打入玉符中,逃難去吧,先行投胎,千萬不要留念紅塵,否則,一旦三炷香的時間過了,必定會被那些妖魔用邪法強行收了魂魄,那就算是我再來,也救不了你們了!」

青龍和青葉各取了玉符,稽首拜謝。

送白蒙到了仙境山門,青龍忽然想起什麼來,和青葉散人道:「師妹,去取紫陽葫蘆來!」

青葉散人大驚,卻未說什麼,只是狠狠地瞪了白蒙一眼,恨恨而去,過了片刻,從陣法中取出了紫陽葫蘆,交給青龍上人,上人接過紫陽葫蘆,又取了玉符,融入妙訣,一併交付白蒙,道:「此葫蘆本是紫陽祖師修行正果的憑藉,乃神農氏所留,後被蝙蝠老祖所破,一碎成二,被祖師煉成了兩個,一個在我這裡,一個在宗師的靈寶仙殿上,宗師日後有了神通,可熔煉為一,威力必定大增,只是仍然破不了蝙蝠老祖,反而被他所克,宗師務必牢記!靈寶仙殿雖然神妙,卻未必奈何得了那蝙蝠老祖,要破此魔頭,還須其它法寶!」

白蒙心中咯噔一聲,但也不算震驚,若是蝙蝠老祖奈何不得靈寶仙殿,當年紫陽真人也不會向本門游雲子借法寶,便問道:「上人可知道當年從游雲子真人那裡所借的寶物是什麼?」

青龍上人思索良久,仍然是搖了搖頭,道:「據說那寶貝是游龍子仙人,用了三年的時間就煉成的法寶,威力卻是無比非凡,具體是什麼,師門也沒有記載,我還沒有到大乘期,前生的記憶,也尋不到!」

白蒙心中苦嘆一聲,卻笑道:「既然是游龍子祖師所煉,那我就清楚了,門中典籍必然有所記載,只等我回去一一查閱!」

「大善,宗師註定要克那蝙蝠老祖,否則也不會繼承游龍子仙人的衣缽!」青龍上人稽首沉喝。

時候已經不早,白蒙不便再逗留,只是輕嘆一聲:「他日再相會,上人切莫忘了你的誓言!」,收了諸弟子和青荷散人,拍了一張靈隱符,駕著雲彩離去。

回到紫霞道觀,看到乾虛子等人都在道觀中等候,只是人更多了,竟然有數十人,心中不由得冷笑,問道:「你們可曾找到了墓地?」

乾虛子搖了搖頭,道:「確實沒有找到,本來已經回了師門,才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