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一十五章 蚩尤南墓

第一百一十五章 蚩尤南墓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283

?

白蒙大笑,道:「一言為定,明年十二月初一,我便去會會你們那個月魔天陰萬鬼陣!」

鳥月魔天陰萬鬼陣,老子《月魔散經》中都記載的清清楚楚,怕你個毛!

白蒙一陣冷哼,目送陸芸駕著七彩流雲飛出去,乾虛子卻道:「靈寶前輩需要小心了,我師父曾經說過,魔教兩教三宗,月魔宗的月魔天陰萬鬼陣,可以算得上是前三,兇險無比!」

白蒙搖頭,道:「前五都算不上,你師父所說的前三,那是算已經出現的,還有兩個沒有出現的,我門有一典籍,記載了魔教九大陣法,月魔天陰萬鬼陣,確實是排名第七,前面還有六個。只可惜,第一和第二位,我宗典籍上,也只有名,還無其中詳略,我之所以答應她,正是有備而來!」

「只怕不是打掃藏經寶殿那麼簡單吧,看上人家了吧!」紫羅蘭半笑半疑,卻也不酸澀。

「呃……你猜呢?」白蒙哈哈一笑,徑直降下雲頭,問黑煞老妖,看他有幾分面熟,笑問道:「我們好像見過?」

「見過,七煞門一戰,您老一人滅我教兩百弟子,從靈寶仙殿出來的時候,我和您老打了個照面,還丟了烏金煞環砸您老的冰龍,看您太厲害,丟了一下就先跑了!」黑煞老妖連忙點頭,萬分謹慎,一身都是冷汗。

白蒙哈哈大笑,現在由不得他不得意,問那黑煞老妖:「你在炎魔宗是什麼職位?」

「區區黑煞堂的副堂主,算不得總壇的人!」黑煞老妖如實回答。

白蒙微微點頭,道:「那也算是高級管理人員嘛,人才啊,這個相當於分公司副總經理啦!」

黑煞老妖急忙點頭,道:「有點像……哦,不,是很像!」

「你說我上次殺了你們那麼多人,你們恨不恨我啊,想沒有想過去打我的山頭啊!」白蒙終究還是有點顧慮魔教,笑眯眯的叮囑他:「要如實回答哦!」

「看不清您老的來頭和深淺,您老現在在我們魔教有個外號,叫做鬼帝二號,就是說那天的鬼帝是一號狠,您老是二號狠,這個……只要您老不來找我們,我們就萬幸了!」黑煞老妖一邊擦汗,一邊重複:「真的是實話,實話,實話!」

嘿嘿,有點意思。

白蒙也不客氣,給黑煞老妖穿上鎖魂五毒絲,笑道:「我就算不說,你也知道這個什麼東西,那你……要不,老實一點,帶我去看看你們大教主的墳墓?」

黑煞老妖急忙道:「我們也在找呢,不過可以肯定就在這越城嶺和都龐嶺的一個洞中,那洞直徑六十二丈寬,其內府更大,可容一山,只是……據說當時連山洞都封住了,不仔細找,是看不到山洞的!」

白蒙知道霜風子是個手辣的人,就讓他看著黑煞老妖,自己和乾虛子分頭尋找。

這越城嶺和都龐嶺方圓數十里,轉了幾天,也沒有遇到那洞口,倒是殺了不少魔教弟子,轉了幾天下來,白蒙都在奇怪黑煞老妖說的到底是不是事實。

飛過越城嶺和都龐嶺之間的一面湖泊時,青螭忽然向著湖面吼叫一聲,白蒙看了看下面那湖水,心中忽然一亮。

操,誰說洞口是山洞了,也有可能就湖泊。

這湖面也不大,方圓六里而已,和白馬湖那種面積方圓百里的大湖相比,簡直都算不得什麼,卻有些和尋常湖水不同,尋常的湖泊,頂多就是二十米深,這湖卻厲害了,竟然潛下去上百米,也沒有看到一個底來。

更奇怪的地方,是這麼深的湖水,竟然連個小蝦苗都看不到,只有一些水草,也是沾滿了黑氣。

白蒙正在奇怪,卻看到湖底猛然一陣咕嚕咕嚕,也不知道多少煞氣衝上天去,整個湖水中,都立刻充斥著這種煞氣,白蒙急忙心中念頭一閃,將靈寶仙殿祭起來,駕著靈寶仙殿繼續向水下潛去,也不知道是潛了多深,終於在湖底看到一個圓形的八卦陣,那陣竟然有六十多丈寬,封印著三百多道銅符。

仔細數了一下,整個大陣上竟然拍了三百六十張銅符,這些銅符上刻的篆錄,都是鎮魔符。

沒有過多久,八卦陣上突然衝出來一道黑色煞氣,順著湖水,迅速蔓延開。

白蒙心中一怔,可以肯定,這就是封住的洞口。

進還是不進去,這倒是一個問題。

白蒙轉了一圈,發現整個大陣外有六層禁制,若非是方才噴出一道煞氣,讓很多光線露了形跡,他真是沒有注意。

這些禁制,都設了數千年了,白蒙也不清楚威力有多大,若是以前,肯定先駕著靈寶仙殿去看看,現在算是明白了,這世上能破靈寶仙殿的東西還有很多,不管怎麼樣,還是小心一點好。

手上也沒有別的東西,就那黑煞老妖的三陰毒門針還在,就將針向著大陣丟了過去,卻見針兒剛碰到禁制,立刻燃起一陣火花,迅速化為一陣灰塵,整個大陣上突然發出一陣耀眼的紅光。

唰……一道紅光,像激光一般,筆直的打向白蒙。

轟。

那光看起來又細又小,打在靈寶仙殿的金光上,簡直就好是一顆洲際核導彈打到了航空母艦一般,竟然將靈寶仙殿掀翻,彈出四十多米遠。

白蒙驚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他娘的也太狠了點吧,那光簡直就好像是一根頭髮絲,威力卻大的驚人,這還只是第一道禁制,後面只怕是更離譜了。

他真是有點捨不得離去,可這裡的禁制真的太狠,就算是靈寶仙殿也經不起這麼折騰,轉了好一段時間,才發現大陣的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