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零四章 金玉掌教

第一百零四章 金玉掌教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640

?

那道姑駕雲到了金明真人面前,白蒙一看到那道姑就覺得很是熟悉,可又說不出來,可一看到她額上的三朵金色梅花,立刻想起來,當日正是這女子要殺金靈子的肉身,心中咯噔一聲,暗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但見那道姑和自己為微微一笑,看起來是很和善的,她又和金明真人稽首道:「師兄,玉龍雖碎,卻是玉樹自己不得分寸,無禮取鬧,如今靈寶散人已經花了九日的時間,為我煉製了彩虹天劍和彩虹仙衣,這劍所用的材料乃是我天露宮中九天彩鳳所落的羽毛,師兄肯定是認識的,既然靈寶散人可煉這樣的法寶,又只需九日,如何不能煉七彩星雲和那寶鏡。」

金明真人臉色一陣尷尬,正要說話,乾靈兒卻忽然起身道:「七彩星雲,此物哪年出現過,連我的五彩霞雲都是靈寶前輩所煉,和七彩星雲一脈相承,世上只有他一人可煉得,連我太虛師公也自認煉不出來!」

金明真人正無處發泄,看有年輕晚輩出來,怒斥乾靈兒道:「此處哪有你說話的地方,給我滾一邊去!」

這話說出來,簡直就像捅了馬蜂窩一般,太虛舉派皆怒,連空靈真人也忍不住了,先喝乾靈兒道:「胡鬧,此處沒有你說話的時候!」

乾靈兒一看父親怒了,眼睛一瞪,也只能乖乖坐下,她是空靈真人晚年意外生了一段情愫所生,受這整個太虛的寵愛,仗著門中長老的溺愛,刁蠻慣了,雖然是坐了下來,卻也氣得不可開交,狠狠瞪了玉樹一眼。

空靈真人見女兒已經坐下,才和金明真人冷笑道:「我門中弟子亂了規矩,自然由我教導,還沒有到你呵斥的時候,便是你師兄金玉真人,也不便如此,你真是好大的威風!今日的事情,已經很明顯了,明明是你那弟子仗著你賜的玉龍劍,要欺負別人,誰知道別人有神通,只用了一件法寶便打敗了你弟子,你本來就不該說話,只怪你那弟子無本事,靈寶散人破了玉龍劍,又陪了你派兩件法寶,皆是仙器中品,何況他本來是一片苦心。」

金明真人咽不下這口氣,正要再較勁,卻見太清派那裡又來了一人,這人好厲害,面如白玉,俊目清朗,發須皆黑,看起來也就是四十餘歲,卻通身皆散玉清寶光,頭頂七朵青花玉蓮,護住靈台,顯然比空靈真人的實力略高一籌。

那人一過來,金明真人和金鳳散人皆稽首低喝:「掌門師兄!」

空靈真人也不敢怠慢,稽首道:「金玉掌教,別來無恙!」

金玉真人,目不斜視,只淡淡一笑,道:「我來說句話吧,此事原先是玉樹的錯,率意任性,不識得好壞,靈寶道友仁厚,勸其回去,靈寶道友和空靈掌教平輩,自然高過玉樹一輩,玉樹相約一戰,乃是不尊長輩,此為一。其二,我雖然未見到中間發生何事,但憑方才所聽,以及玉芙蓉等弟子所言,亦能知道靈寶道友雖然輩分高,可終究是年輕人,又少年得志,天賦罕見,能煉大法寶,言語間未免略過了些,兩人過招就過了,玉樹又欺瞞,使了本門祖師所留的法寶,壞了規矩,靈寶道友想教訓一番,一個故意欺瞞,一個有心破劍,相互抵過,也就不說,可靈寶道友偏偏奪了我門玉龍,這便是靈寶道友不對了,但又還了兩件仙器至寶,前後一抵,靈寶道友也無錯了,我派雖失了玉龍,卻得了彩鳳、天劍,此又是靈寶道友無錯了。其三,金明真人護短,不問青紅皂白,也是三錯。列位道友,我所言所斷,可有錯處!」

白蒙暗贊此人斷事了得,裁判公正,不愧為太清之掌,相較而言,空靈真人就落了下風,稽首道:「金玉掌教,所言無錯,靈寶信服!」

其他人見當事人都信服了,也只能點頭道:「我等信服!」

「金明雖然錯了,但終究年紀長與靈寶道友,且性格如此,還望靈寶道友見諒!」金玉真人微微一笑,又和那玉樹道:「你還不向靈寶前輩謝罪,莫非要等我處罰不成?」

玉樹哪裡敢違逆,反正掌教一出來,他師傅也護他不得,只能向白蒙躬身道:「晚輩錯怪前輩,又故意欺瞞恩師,引得大錯,還望靈寶前輩勿怪!」

白蒙看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便收了諸多神通,靜立在玉蓮寶座上,淡然一笑,道:「罷了,此事就讓他過去吧!」

他心中卻清楚,日後,這個事情還要再生事端,如今自己和金明同輩,他就有機會邀自己一戰,金玉真人這麼一抬,金明日後要約自己一戰,自己也只能硬著頭皮上陣。

「能得兩件仙器,我派也算是萬幸,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貧道昔日得了一件法寶,卻因悟不通內中訣竅,一直無法使用其玄通,靈寶道友,天生異稟,此寶便贈與道友,以道友之能,必能悟通其中的玄妙!」金玉真人從袖中取出一個玉盒來,交給白蒙,笑道:「此物玄妙無比,卻非道門法寶,我對陰陽宗略有一些了解,知道是你門中法寶,此處,只怕不方便打開,你可以回去再細看,若是覺得此物合心,可來我神農架飄渺峰一趟,我尚有事和道友商量!」

白蒙心中略為琢磨他的話,覺得他明明是話中有話,但一時又覺察不出來,只好笑道「既然如此,那靈寶就不方便推辭了!」

待金玉真人等人回座,魔教終於出了一位女子,一身黑色綢裙,身材曼妙無比,令人遐想,手中托一鼎,上得前來叫陣,良久卻沒有人應陣。

空靈真人問白蒙道:「靈寶道友,你可識的那寶?」

白蒙定睛一看,乃笑道:「此寶名為天魔八神鼎,可放三千鬼將妖魂,又能吸人魂,若被此寶黑光照到,便六神無主,終身痴呆,便是日後投胎,也永遠是個痴呆,最為歹毒!」

空靈真人微微點頭,道:「此寶確實歹毒,不知道哪位弟子願意前去破她!」

「此陣只有我去最為合適!」白蒙見無人上陣,知道這裡的人都忌憚這鼎狠毒,空靈真人這麼問自己,其實就是想讓自己上陣,雖然做了炮灰,可終究有大法寶護身,也不怕那鼎,何況這鼎也是奇妙,自己也想取過來。

白蒙只踏著七彩星雲下去,其他寶物也不取出,只持月魔寶境。

那女子見了白蒙,神色一怔,喝問道:「你如何有我月魔宗的無上至寶?」

白蒙笑道:「道有千萬,寶不分家,何來你我之說,我和你月魔宗有點淵源,我就讓你一分,可讓你先祭鼎!」

那女子冷哼一聲,祭起鼎來,立刻發出一道黑光,正照到白蒙身上,卻七彩星雲中的一燈猛然一晃,卻沒有滅去,但也暗淡下來,白蒙冷笑道:「那該我出手了!」

女子大驚,她知道月魔寶鏡厲害,慌忙要跑,但見月魔寶鏡中一道月光照下,三魂七魄和那元嬰便被硬生生奪去,道魔兩陣,千人在場,各自都是大吃一驚。

白蒙手一揮,那鼎也被奪走,冷眼向魔教雲壇上望去,問道:「何人還敢下陣,若不敢下陣,且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