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一百零三章 大騙子遇到小騙子

第一百零三章 大騙子遇到小騙子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308

?

空靈真人心中越想越寒,急忙問白蒙道:「那紫山前輩可有滅這魔頭的法門,也好讓我等回去準備啊!」

「天魔自有天星克,地魔自有地星殺,惡人也有惡人磨,師父說這魔頭自有人克,他耗這三年時間,只不過是強行逆天,要多給那人三年的修行,至於其他諸門諸道,出山則亡,只可掃得門前雪,閉關死守是上道!」白蒙知道這個謊話不能扯遠,趕快結束這個話題,反正把空靈真人忽悠的沒有脾氣了,那也就是可以了。

空靈真人卻道:「貧道明白了,只待此鬼帝一除,我便回去好生準備,死守本門仙境,我聽說貴宗因為得了那靈寶仙殿,紫霞宮的弟子就依照祖訓讓了紫霞仙境,貴門紫山前輩就要升仙了,不知道靈寶道友日後作何打算,能否守住?」

白蒙皺眉道:「此事,也是我做錯了,當初師父說我有大仙緣,得了靈寶仙殿,那紫霞仙境理當歸我,不想這事情是有因果的,我得了仙境,就要鎮守住,日後,我也有場大劫難,不過我又有大凶煞在身,故也無妨,就算守不住了,三年之後,仙境仍然歸我!」

空靈真人急忙道:「那也無妨,實在不行,靈寶道友可到我太虛仙境中靜候三年,太虛和貴宗交情不淺,我們理當出手,只是令師已經說了要各掃門前雪,恐違背了天意,不敢出手,還望靈寶道友勿怪!」

「哼哼,還不是希望我帶陰陽宗的弟子幫你守山門,讓我做炮灰,想得倒美,完全都是我胡編的,豬頭道人!」白蒙心中暗笑,卻道:「那真是謝過空靈掌教了,我真的為這個事情煩的頭都大了,要知道我那師父不理世事,仙境不仙境的,他也不在乎,就我干著急,不過,既然有了掌教這話,我便沒有了後顧之憂了!」

「哈哈,此乃小事,靈寶道友無須放在心上!」空靈真人心中也是暗喜,終究是個年輕人,好忽悠,他日就靠你來做炮灰了。

他們兩個人正在套近乎,便有一個太清老道,領著一個白臉弟子,匆匆駕雲而來,白蒙一看便知道是那玉樹,那老道自然就是他師父金明真人了,看這人一臉凶煞之氣,想必也是個好勇鬥狠的人。

金明真人直飛而上,徑直向著白蒙而來,正要說話,空靈真人卻起身稽首道:「原來是太清派的金明道友,你我也有數十年未見面了,不妨坐下慢聊!」

空靈真人又不是糊塗蟲,一看就知道金明真人和身邊的靈寶散人之間,肯定有事情,但這裡是他太虛的雲壇,這金明真人如此氣勢洶洶,未免太不得體了。

金明真人吹鬍子瞪眼,喝道:「空靈,此事和你無關!」,又指著白蒙道:「靈寶小道,你給我出來,為何打傷我門下弟子,還要壞我門至寶玉龍劍!」

他話還沒有說完,天際就有一道虹霓飛過,正是紫羅蘭來了,那紫羅蘭一到雲壇,就看到金明真人和白蒙在較勁,急忙捧著法寶去見她師父金玉散人。

白蒙索性裝糊塗,起身稽首道:「我見玉樹帶著幾個弟子,要去殺那鬼帝,我曾在南疆遇到一個鬼君,勉強殺了,知道鬼帝更加厲害,他們也不是對手,就讓他們回去。玉樹不識得我一片苦心,說我膽怯沒有本事,我是個年輕人,自然要與決鬥一場,比個高低,此也是我的錯,但我有言在先,各人只用自己煉製的法寶決勝,輸得人就回門修鍊,不可再生事端,以免被鬼帝所殺!」

他又問玉樹道:「我所說的可是事實?」

玉樹期期艾艾,忽然大喊道:「都是你胡編的,你仗著自己本事厲害,就說我們太清無用,連十幾個魔教弟子都打不過,我才和你爭論,此後才決戰的,我事先已經告訴你,我玉龍劍乃是我門仙器,祖師所煉,威力無窮,讓你小心!」

白蒙哈哈大笑,他早就知道玉樹要亂編胡謅,當即也不客氣,立刻祭起靈寶仙殿,自己心念一動,人已經站在靈寶仙殿大殿前,腳踏七彩星雲,化出翡翠寶數,雲上十四隻七色神手,各持法寶,皆是天器上品,或塔或旗或劍或鏡,或針或鼎或拂或爐,七盞靈燈旋繞白蒙頭頂靈台。

月魔寶鏡高高祭起,一道皎潔月光緩緩照下,四魔君四道君,全身閃耀金光,各持一鏡,罩出八道彩光,組成四道日宮滅魔鏡陣、四魔月宮滅仙鏡陣。

白蒙冷冷一笑,道:「我們若不是約定不得用他人煉製的法寶,你哪裡有膽量和我一拼高下,我這身法寶,除了靈寶仙殿非我煉製,乃我命中注定所得,其餘皆是我一手煉製,世上全無僅有,你為了勝我,約我不用他人煉製的法寶,我說七彩星雲乃我親煉,你卻死活說不是,我說也罷,只要你等待師弟師妹回去,我便連七彩星雲也不用,只用辟邪七劍與你一斗高低!」

他說完這話便又祭起辟邪七劍,陰陽雙劍一和,化為辟邪神獸,一臉憤恨,好像受了莫大委屈一般,怒道:「我正是用此七劍敗了你,你我年紀相仿,你又是太清大派弟子,前途不可限量,我只想勸你回去,想不到你竟然恩將仇報,哪裡配做太清派的弟子!」

本來,白蒙坐到太虛掌教身邊,諸人還有不喜,如今一看此人好大的本領,這陣勢擺出來,除了各派掌教一輩的,還有各派長老,年輕一代,哪個敢去和他一斗,那玉樹水平如何,眾人都清楚,怎麼可能敢和白蒙硬碰硬。

太虛派和蜀山派年輕一代的弟子都各自暗笑,不少人都笑出聲來,一看這陣勢,都知道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