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九十章 煉器之道

第九十章 煉器之道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695

?

諸人心中都很清楚,白蒙連煉中品仙器三件,雖然是剛抵達仙器中品,離真正的中品還有千里差距,且有九天玄星天罡地煞煉器陣這天下煉器首陣相助,其實所用材料都不好,不過是靠他自身絕倫的悟性和天賦,再加上半身精元和陰陽血,才煉製而出。

如今,白蒙已經是強弩之末,必須閉關修鍊,等待覆元。

這黃玉天壇本來是他最好的閉關之地,但為了讓天龍子在此煉器,為布下天地日月星誅仙絕魔陣做準備,他只能去其他的地方閉關,而丹鶴宮是僅次於紫金山的靈氣聚集之地,更有天鶴子用金丹相助,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駕起七彩星雲,白蒙和天鶴子一起前往丹鶴宮。

此宮有三層,每一層皆有八角,共有三十二角,建在泉潭之上,四周以六十四座九尺九寸高的玉塔擺設先天八卦位擺設陣法,將天地匯聚到此的靈氣都集中到宮中。

六十四玲瓏玉鏈拴在玉塔上,玉鏈兩兩相連,以陰陽相合之理,匯聚三十二根玉鏈,拴住三層寶塔的三十二角上,真是雷打不動,穩如泰山。

建成已經有月余,白蒙今天還是第一次來,看到這丹鶴宮,忍不住點了點頭,道:「你果然是精通此道,便是我也沒有這樣玄機。」

天鶴子微微一笑,隨白蒙進入丹房內,恭請他到第三層休息,又取乾坤回神丹十二顆奉上。

這丹藥是他讓天虎子收集了半年,才煉製出來的,總計一次成丹,也就是二十四顆。

白蒙一服下就知道此丹有大神通,普通人吃了一顆,至少可多活百年,修鍊之人吃了,至少可以增加一成的修為,不僅點頭道:「我陰陽宗萬般都強,唯獨丹藥一道,只有你最精通,也算是彌補我門一點遺憾!」

天鶴子笑道:「師父只知道我是南宗紫雲仙子門下,卻不知道我師化去的早,我有三百年的時間都是在八景宮內修鍊,專研丹藥百草,馴獸養禽,又意外得了《方天仙經》,此書所載仙丹妙藥的方略三十六篇,又有三千旁丹,我學了百年。當時論道之時,我見師父只好符篆修器煉器,就投您所好,只講符篆,未講丹藥,其實我一身所學,以丹藥最強,風水次之,符篆反而是第三。只是一直無功德,又當初瞞了師父,以為我是南宗子弟,給祖師點面子才收我為弟子,賜了我肉身,故而一直不敢說,只青蓮師伯得知,她也不敢說。」

白蒙得了一顆乾坤回神丹相助,本來損失的精元恢復了三成,心中暗贊這丹藥一道也確實有用,哈哈笑道:「散人師姐知道我的性格,好狠爭強,唯恐我得知你不善劍器,而冷淡了你,其實啊,她不明白,如今我心中所想的,只是要將這個陰陽宗推到天下第一宗的位置,門下弟子各人都能成仙得道,日後我們在仙界相聚,再找福地,繼續陰陽宗的大業。也不一定要向蜀山那樣人人能爭好戰,不需要,理當各有所長,相互配合,才能共成大道!」

想了片刻,白蒙談道:「時代變了,我的好弟子啊,你每日呆在這裡,哪裡知道外面的兇險,如今各派雄霸一方,以前能隨處可尋的仙草靈芝,早就採光,偶爾還有,立刻就是一場大廝殺。長此以往,小門派就越來越小,大門派就越來越大,我們要想得道,那就只能先搶地盤,壯大勢力,你看看你這丹,我想煉的也不容易吧!」

天鶴子點了點頭,道:「確實很不容易,不過,師父可以放心。我雖無弟子,也不算是八景宮的門徒,但我其實是八景宮立教祖師的後裔,有一句謎語可證明。我明日就去八景宮,取出我當年所養的花草鳥獸,我元神依舊,那些鳥獸都識的我,花草只怕早就成精,也一併帶來,他們攔我不得,當年八景宮祖師遺訓,後裔弟子不得入八景宮,但可在福地自安一居,名為小蓬萊島,入門謎語世代相傳,島上都是我們自家的東西,與八景宮無關,我們這一脈兩千年所養的,都在小蓬萊島內,我全部移來就可以了。」

白蒙喜笑道:「這件事情簡直是我這段時間所聽到的最好消息了,哦,是不是散人師伯也在和你丹藥一道?」

天鶴子道:「師伯確實是學了丹藥一道,我和師伯選了七針七鼎,不過是做給師父看的而已,其實沒有修呢,陰陽雙修我還願意學一下,怎麼說也是陰陽宗,連這個都不學,那就太對不起師門了。師伯常喊我去,是因為我們典籍雖然都有不少,但丹藥一學,並沒有多少,本門陰陽宗內也幾乎沒有多少記載,我就將《方天仙經》、《八景天壽福祿經》、《碧霞天丹經》三本丹藥絕學都寫了出來,我是想結合其他藏經寶殿現有的典籍,最後融合為一本《炎黃丹經》,專講草本異獸,煉丹療傷,師伯則是在悄悄幫我。」

他說到這裡,忽然低聲道:「師伯聰穎,雖非龍血玄武身,天資也強,乍看看不出來,只有她想學的時候,就看出來了,什麼東西是一學就會,一觸即通,依我來看,師父也是如此,這些和肉身沒有關係,完全是天生悟性太強,絕非常人。金靈子師叔也是如此,若是一人如此也還倒罷了,三人都是如此,師父,非我虛言,其中只怕有個大玄機。」

白蒙思量片刻,道:「金靈子曾經和我說,他算卦無數,唯獨我和散人師姐的命,在卦象中找不到絲毫,自從他轉了龍血肉身後,他的命也算不到了,此事我也奇怪,只是現在還不宜和旁人說,等日後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