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八十七章 溫情脈脈的恐嚇美女

第八十七章 溫情脈脈的恐嚇美女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374

?

陸芸搖了搖頭,道:「我師父說那個紫霞派也是個垃圾門派,如果不是禁制厲害,他造就去搶了,可惜裡面的禁制太狠,除了用南宗五大祖師的靈寶仙殿外,其餘法寶都抵擋不住,能夠攻下仙境的,也就是道教四大派,可他們的福地也不錯,經過數千年的建設,比那這紫霞仙境強太多了。我們魔教的兩教的福地,一個是海市蜃樓,一個在千丈火山下,也不差,至於三宗嗎,我們都想奪取,只是害怕攻下來之後,破了禁制,反而被別人在漁翁得利,大家都僵持著。」

「哈哈,沒有想到自己冒冒失失,竟然揀了一個大便宜,好安逸啊!」白蒙輕輕咳嗽一聲,道:「那就算了,這種事情大家都看著呢,就算你們奪下來了,那又能怎麼樣,損失慘重不說,其他兩宗肯定在背後插你們一刀,搞不好要滅門的。回去好好勸勸你師父,你這麼乖,她肯定喜歡聽你的話,用心建設自己的福地,那不是比什麼都好!」

陸芸很奇怪得看著白蒙,緩緩斜過臉來,忽然指著白蒙笑道:「哈哈,終於被我套出來了,我就知道你是那個陰陽宗的人,我師父都說了,你們陰陽宗古怪的很,突然一現世,就搶了別人的福境,要不是大家不知道你們的深淺,早就殺到你們家了!你現在就回去告訴你們宗主吧,趕快讓位置,不然,哈哈,我們就要殺過去了!」

「我靠,上當了,原來這個丫頭是精明人,故意套我的話,難怪她哪裡不去,莫名其妙就到了這裡……不行,我要臨危不亂,一定要勇敢到底!」白蒙呵呵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脖頸,笑道:「那又怎麼樣,其實我就是這陰陽宗的宗主,吃驚嘛!」

撲通。

陸芸差點跌了下來,不敢置信的看了看白蒙,忽然笑道:「騙我!」

「讓你騙我,讓你騙我!」

她用五彩流雲化出一個棉花錘來,一個勁地的拍打白蒙,白蒙嗤嗤的笑,一邊笑一邊躲,心中卻是非常驚訝,想不到這女孩子這麼聰明,竟然這麼快就能掌握五彩流雲的全部功效,可輕可重,要知道五彩流雲重的時候,那可是幾十萬斤的東西都能拿起來。

白蒙終於找到幾乎把五彩流雲化的棉花錘抓住了,「一不小心」還抓到了陸芸柔軟的手……呃,真的很柔軟。

「你聽我說嘛,我實力不高的嘛,可是我們陰陽宗以煉器為天下第一門絕學,我在師姐弟中,煉器學的最好,恩師就讓我做宗主了嗎,他老人家現在是大乘期了,什麼事情都不管,其實師姐弟中,我煉器本事最好,打架的本領最低的,連我很多師侄的修為都比我高不知道多少呢,而且我們師姐弟,人手都是仙器中品,我幾個徒弟修為都要超過我了,你說我們為什麼不能坐鎮紫霞仙境!」

白蒙喊得很急,手抓的更緊了,一副生怕陸芸再用棉花錘砸自己的神色,心中卻暗道:女孩子的手,真的好奇怪哦,和乳酪一樣。

「你不會騙我吧?」陸芸頗是懷疑的看了看白蒙,幾分狐疑的問,隨即又自言自語:「好像可能哦,要不然,你們怎麼拿下這紫霞仙境的,我師父都準備好要煉出一個鬼帝才去找你們的,現在帶著所有人都去抓鬼帝了,就是想要和你們一決高下,看看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紫霞之主!」

白蒙哈哈大笑,道:「那我就不怕了,現在道教四大派都盯著這事情,他們比我還怕你師父得到鬼帝呢,其他兩宗兩教也不會讓你們輕輕鬆鬆得到的,你回去和你師父說,就說我的,與其一心得鬼帝,不如退後半步,讓別人先爭,這麼早都過去,反而要被人暗算!」

「我也說了,可我那師父好強的很,根本就不容我們勸說,帶著一班師姐就殺過去了,還說我膽子小,不用帶我,真是鬱悶!」陸芸一臉沉悶,看起來是真的很不舒服,不過也是,看著自己師父上去當炮灰,這感覺可真不爽。

白蒙搖了搖頭,從手裡取出一份玉符,輸入真元,也不知道寫了些什麼,交給陸芸道:「算了,我這麼喜歡你,就幫你一次吧,你拿這份玉符去找你師父,就告訴她,我說了,就算她得到鬼帝,也奈何不了我陰陽宗,若是我師父氣壞了,說不定要帶人殺到月魔神殿,就算大家分不出大勝負來,各自都要死傷慘重,反而被別人得利!」

陸芸半信半疑,用真元察看玉符的內容,忽然臉色大驚,騰的站身來,喝問道:「你怎麼知道這法寶的煉製方法,我師父可說,此寶就算是同為月魔一脈的人,那也無從得知。」

白蒙呵呵一笑,趟在五彩神雲上,道:「你這是何必呢,不管你是真覺得我不錯,還是故意騙我,何必現在就拆穿呢,大家留個美好回憶,就算日後要廝殺一番,也別有風情嘛!」

陸芸嘩的一收五彩流雲,一抬手,白蒙手中的「渡劫玉符」嗡嗡一陣劇烈晃動,眼看就要離開白蒙的手,可震了片刻,那玉符又靜止下來。

見她收了神符,白蒙心中念頭一閃,靈寶仙殿已經現身,白蒙悄然坐在寒玉台階上,看了看陸芸腳下的五彩流雲,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渡劫玉符,苦笑一聲,道:「我知道一旦將這個秘密說出來,我們就不可能像剛才那樣了,但我不想你師父因為急於勝我,而慘遭大敗,更不想你難過,為你師父擔憂。」

說到這裡,白蒙頓了頓,頗是不舍的嘆息道:「現在就去吧,她手中最強的法寶,如今在我眼裡,卻看到了至少兩處漏洞,就算她奪了鬼帝,那又有什麼用,我一不信她可以破了我的靈寶仙殿,二不信她能夠闖過我師父在紫霞仙境中步下的大須彌九宮仙幻絕殺陣。你可以告訴她,我師父這陣,外有大須彌乾坤八卦大陣,中有仙魔幻獸陣,內有九宮絕仙陣,另有四大七星劍陣,便是我這靈寶仙殿也擋不住。此陣也不算我們頂級陣法,你可問她,是否知道天地日月星誅仙絕魔陣,只要她在三個時辰內破不了大須彌九宮仙幻絕殺陣,我師父就會出關,可領我們宗門師姐弟三人和九大旁門坐下一百零百八師叔兄弟,布那天地日月星誅仙絕魔陣,不滅你月魔宗一門,只怕我師父不會善罷甘休!」

說到這裡,白蒙眼睛一紅,長嘆一聲道:「我不希望我坐陣月位的時候,忽然看到你,若是你們真的要來,我希望你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