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八十五章 帶著一縷怨氣的美女

第八十五章 帶著一縷怨氣的美女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191

?

殺了兩個人的心都有了,白蒙搖了搖手,道:「好吧,這些事情呢,你們厲害,我管不著,以後有什麼事情找天虎,我不管了!」

馬晟無奈的苦笑,忽然道:「宗主,聽說了那個七煞洞府鬧鬼的事情沒有,我們蜀山去了兩個師叔查看,結果死了,現在掌教要親自出馬了,您知道到底是什麼鬼,竟然這麼厲害?」

「哈哈,已經死了兩個了啊,有意思了,我等幾天就去查看一番,具體怎麼樣,要等九月九的泰山大會吧。不過,這個事情鬧得很大,你們最好不要過問,我估計的話,魔道兩教要大廝殺了。魔道的人,哪個不想收了那個鬼,道教自然是想把那個鬼打的魂飛魄散,哈哈,有好戲看了!」

白蒙喜的開心極了,咕嚕一口把茶喝盡,又笑道:「說起來,這個事情我還真有份……等等,你快走吧,附近有個魔頭,好強的實力,只怕比我強不少,正在用靈識查看我呢!」

白蒙臉色忽然一變,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個人來頭可能不小,扭頭一看,忽然街對面停著一輛綠色的「甲克蟲」。

車雖然不怎麼樣,但裡面那個人……吐血,好像是個美女。

車窗忽然緩緩降了下來,坐在駕駛位的竟然是一個年紀不過二十歲左右的妙齡女子,她正看著白蒙,白蒙也看著她。

這女子真的不是一般的清純可人,但一汪碧泉般的雙眼中,盈盈含著無限光華,潔玉一般的臉龐幾乎是完全無暇。唯一的缺陷,就是那臉是如此的白嫩,卻沒有多少血色,只是,也不是蒼白,讓人過目難忘。隱約之中,從她眉心內可看到一絲黑色的怨氣,讓人挺驚訝。

雖然用靈識無法判斷她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但卻可以知道,她煉的是《月魔迷篆》

量她也不敢在大街上動手,白蒙揮手讓王鼎他們離去,自己閑庭散步般的走到車前。

「嗨,美女,為什麼要看我呢?」

還好進紫霞仙境的時間不長,沒有忘記怎麼和美女打招呼,白蒙一陣欣慰。

「上車吧,我可不習慣開著車窗,這裡空氣好髒得。真是奇怪,這種地方竟然有兩個修真的高手,雖然有一個算不得什麼高手!」

美女將墨鏡帶起來,看著白蒙,略為不解。

看得出來,她不習慣強光,應該常年在月魔寶境那樣的地方修練慣了。

白蒙坐到她的車裡,沒有想到,這個月魔女的「甲殼蟲」,外表可愛就算了,裡面也擺滿了玩具,還有穿著紅內褲的超人帥哥……呃!

有修真的人崇拜超人的嗎,這個問題值得好好探討一番。

呃……蜘蛛人也有,這個更值得探討一番了。

哇……超短裙啊,好光滑柔軟的大腿!

美女也不在意白蒙四處亂看,只是問他:「你是哪個門派,為什麼我一點判斷不出來,看起來和道教差不多,可又有魔教的煞氣,這個……你的元嬰也好奇怪哦!」

「不告訴你,我剛和月魔宗的人結下仇怨!」

雖然《月魔迷篆》是日月魔教盒月魔宗都有,可白蒙的直覺告訴她,這種女人應該是月魔宗的。

「呃……和月魔神殿有仇嗎?」

美女微微皺眉,遇到白蒙這樣的人,她真是覺得有點好奇,這個傢伙算什麼嘛,古古怪怪的心法,說話這麼直,就好像是張口就吐出飛劍一樣。

「好像沒有,和玄天堂有仇,一不留神殺了他們兩個人,不過實力都不高……呃,好像實力和我差不多,只是太笨了,還是被我殺了,好爽!」

「開車啊,開車啊,我還沒有坐過甲殼蟲呢,多少錢買的,我也買一個玩玩,不過我不會開車啊,看來得學這個了!」

白蒙呵呵亂笑,他才不怕這個女人呢,難道她敢在大街上動手不曾?

呃……不用這樣吧。

眼前一閃,連人帶車都到了一片山野中……白懞直接無語了,看來這個美女是想和自己動手了。

啪,美女找了一把草綠色的太陽傘就下了車,把車車重重的關上,又轉頭和白蒙招手,笑道:「出來吧,這裡空氣好多了!」

反正周圍沒有人,安全第一,白蒙離開車子的霎那,五彩流雲已經化為一柄巨大的五彩「太陽傘」,連著美女一起籠罩著。

美女大驚,睜大了圓圓而可愛的眼睛,看著白蒙,指著頭頂的五彩流雲,問道:「這個是什麼法寶啊,我好想要一個啊!」

白蒙哈哈大笑,道:「這個是我們……宗主給我的,我是他的小師弟,不過我本事最差!」

美女呵呵笑道:「好可憐哦,我們真是同病相憐,師姐妹中,我是最小的小師妹,本是也最差,痛苦死了!」

白蒙一陣惡寒……原來月魔神殿的人,本領都好強啊!見這個美女好像根本不在乎玄天堂的事情,只在乎月魔神殿,結合混江金龍的情報,他最終確定——暫時沒有動手的可能性。

不過五彩流雲已經招出來了,就當泡妞道具吧,隨意變化五彩流雲的造型,化出一個真人大小的藍色緊身衣,紅色內褲外穿的超人,沖著美女做著勝利的手勢。

這招果然有用……美女高興得都要跳起來,興匆匆的抱住不放。

呃……有點嫉妒這個超人了,白蒙立刻收了五彩流雲幻化的超人,笑眯眯的問:「你叫什麼啊,至少告訴我一個道號嘛!」

「沒有道號,就叫陸芸,我們只有江湖稱號,沒有什麼道號,我長這麼大,都沒有在修真界闖蕩過,所以也沒有外號」她坐到車蓋上,望著山野和湖泊,微微的發獃,又忽然回過神來,問白蒙:「你這個寶物,可以給我嗎,我好喜歡啊!」

呃……這個問題比較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