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八十四章 專門賠本的王鼎

第八十四章 專門賠本的王鼎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326

?

這鏡內的世界,就彷彿是另外一個仙境,天空一輪明月靜靜懸掛於天空,三十六顆星辰閃耀四周,千萬縷光芒從明月上照下,將這世界照的清靜如水。

在那月亮正下方,卻是一座三千米高的水晶山,山上到處都碧綠的竹林和道觀,只有那山頂,一座封魂寶殿詭異的漂浮著,既不落下,也不飛起。

水晶山前有一面湖泊,正是那天池中水,淡淡的天地精華,從那水中散出。

這世界中,不像九鬼神魔鼎中那樣一物全無,反而有山有水,有層層竹林和無邊無際的草原,四處都是道觀星殿。

進入那封魂寶殿,卻是什麼都沒有看,沒有封魂鏡,白蒙抬頭一看,知道封魂鏡已經融入了三十六顆星辰中。

只是輕輕一想,便有一顆星辰從天降下,變化為一面寶鏡。

不錯,正是封魂鏡。

再輕輕一想,又有一桿輪迴旗飛來,插在白蒙的面前。

一切都已經瞭然了,白蒙心中念想一動,便讓一切複員,

將各星君的名錄登錄好,天空猛然出八顆璀璨無比的星辰,四金四銀,十二顆紅色的星辰,光輝濯濯,又亮起三十六顆紫色星辰和七十二顆青色星辰,光澤又要暗淡一些。

白蒙出了月魔寶鏡,但見天地精華髮了瘋一般向鏡內涌動,知道是寶鏡剛成,內部的天地精華還不夠,就好像一個空瓶子突然掉到水中一般,自然是如飢似渴的瘋狂吸食天地精華,便將寶鏡放在黃玉天壇的中央,讓紫玉、青玉持塔在旁守護。

散人和金靈子立刻前來道賀,白蒙呵呵一笑,也忍不住再看了看月魔寶鏡,笑道:「如今我有靈寶仙殿和月魔寶鏡在手,還有辟邪七劍,也該是上泰山的時候了,只是不知道那七煞門中的鬼帝,究竟怎麼樣了?」

混江金龍不知道何時就在了,他負責在外打探消息,當即上前稟報道:「宗主,這一次泰山的鑒寶大會,已經說了要聯手對付七煞洞中的鬼怪了。」

白蒙微微一笑,道:「那算了,我還是不去鑒寶大會,天龍子,你取了這份五彩霞雲,去那泰山,那裡的門道,你應該是最熟悉了,只說是我有要事,不能參加了,先取了這五彩霞雲送上!」

金靈子不解,問道:「師兄既然已經決定要在鑒寶大會上揚我陰陽宗之名,何故又不去了?」

「不想做炮灰,在他們太虛、太清和蜀山的眼裡,我們終究是小門派,又有點小法寶,自然是做炮灰的好料子,我又何必去送死,如今我們繼續隱蔽實力,只能他們道魔相爭,我們好在後面漁翁得利!」

白蒙冷冷一笑,駕著五彩流雲離去,直下了道觀,換了一套尋常的休閑衫,只是捏了一個土遁,用那縮地大法,瞬間到了金陵城中。

遠離城市已經快一年了,他感覺就好像是只一天般,如今都生疏了,本來想去王鼎那裡看看,只是身上衣衫太老土了,自己覺得見不得人,便先到東方商城買了本年新款的BOSS秋裝。

白園都好久沒有回去了,現在也沒有照料,估計都是灰塵,就在開發區的一家五星級鼎山酒店定了套房。

看著窗外的人,走來走去,喝著茶,白蒙忽然覺得很有意思,在這種生活中來回穿梭,好像就是從古代穿梭到現代一般。

又有點像是一個現代人回到了古代,又啪的飛回了現代,這種感覺,真是很有意思。

一位妖嬈亮麗的女人,踱著懶散的步伐,坐到白蒙的面前。

風塵僕僕……!

「先生,想開心一下嗎,全套……!」

「滾!」

「草你媽!」

白蒙心中暗笑,看別人墮落在紅塵中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呢!

嘎吱……!

酒店的自動門緩緩拉開,王鼎和馬晟匆匆走了進來,兩個人徑直走到白蒙的面前,各自叫了酒水。

「怎麼樣,我說的是生意,我這段時間也沒有問,不過我想的話,你們應該發展得很不錯吧?」

白蒙一手端著茶杯,一手接過王鼎交過來的年度財務總結,沒有辦法,誰叫白蒙是大股東呢,整個新鼎集團,他佔了六成的股份。

新鼎集團成立到現在,也不過只有六個月,不過王鼎為了加快速度,只請了十二個人,都是頂級的國際人才,新鼎本質上只是做資金投資,通過併購實現資本的迅速增值。

短短的六個月,已經吃掉了一家鋼鐵集團,現在正在和馬家的榮華集團合并,只是由於新鼎流動資金量,佔據的股份是62%,而白蒙的股份則會在新的集團中縮減到38%,這已經是很給面子了,畢竟新集團一成立,資本直接擴張一倍。

「這些東西,我也不太清楚,直接和我說,今天可以賺多少錢,這個我就懂了!」

白蒙倒是很乾脆,生意雖然做了十年,可這種真正的商業合并,他是毛都不懂,還不如說點直接的。

王鼎看了看馬晟,馬晟也是皺眉,終究還是很謹慎的說道:「我們現在談的是控股交易,也就是相互持對方的硬股份,而非流通股,畢竟新鼎還沒有上市,但新鼎就直接借我們榮華上市融資了。如果是賺錢的話,現在,大概今年的話……新鼎是可以虧七十個億,應該沒有問題!」

「噗……!」

白蒙一口茶噴了出來,幾乎不敢相信,左右看看沒有人,問道:「你們沒有搞錯吧,拿了我一百二十個億啊,今年還要虧七十個億,你們殺了我吧!」

馬晟急忙道:「利潤,我們算得是利潤,是賬面盈利數額。我們今年預計還要購買三座鋼場,還有要在非洲買兩個礦石場,大筆的直接購併,但是,我們今年花了二百億到處購買,今年的收入也只能是一百三十多億,可明年就不同了。只是,我估計明年還是要大額的虧損一百億左右,仍然大幅度的併購,還需要宗主再拿出一百二十億來,到了第三年,我們就可以年收入在數百億了,這是最快的賺錢方法。現在給我一百個億,我就是進入股市,那也可以炒出一百個億的利潤來,但以後也只能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