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七十八章 甘泉陰潭(上)

第七十八章 甘泉陰潭(上)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417

?

「恭喜師兄了,此次所煉的四件,都可以算是魔器了,不過後面三個都只能勉強算是魔器,而第一件則可以算是魔器下品中的極品了,只是功效差了點,如果當時淬入九陰煞血和九陽皇血,那就肯定是魔器中品!」

金靈子略帶遺憾,難得能夠有機會造一件魔器中品,可惜,功虧一簣,造出來的竟然還是魔器下品,雖然相比普通魔器下品,威力強了幾倍,但終局還是下品。

「天鷹子,你過來,天龍子主掌仙境內事,你主外戰紛爭,此器名為九天魔神鼎,就賜給你了!」

天鷹子大喜,急忙接過此鼎。

白蒙將這鼎給他,也是有原因的,天鷹子本來是魔道中的元老,自然是最適合此物。

白金魔神鼎還是交付給天虎子,五鬼魔神鼎還給混江金龍,最後留的是排在第二的魔鼎,相比白金魔神鼎和五鬼魔神鼎,此物功效要好些,仍然是九鬼魔神鼎。

魔神鼎同源而出,一化為四,各有奇妙處,九天神魔鼎乃其中魁首,四鼎都可以容納一個鬼君,九天和九鬼兩鼎還可以容納八個鬼王,白金和五鬼兩鼎只能容納四個鬼王,其餘鬼將,都可以容納三十二個。

九天神魔鼎能夠算是其中魁首,自然有他的妙處,原來白蒙將一對淫魔玉像也熔煉其中,使得鼎中多了一陰女和一個陽男,這才是命名為「九天」的原因。

鼎也煉好了,白蒙又讓人取了玉符,將《月魔散經》上半部心法融入其中,七煞門源於月魔,擅長馭鬼招魂,只是所學的太簡陋,處處都有破綻,就用這種人去做自己的打手,未免太可笑了,便索性送佛送到西,送炮灰就送到陣前。

端著九鬼神魔鼎,留天龍子和天虎子繼續收集材料,自己則駕起彩雲飛向七煞門。

一見白蒙端著一口魔器下品的九鬼神魔鼎到來,七煞邪老喜的連嘴都笑歪了,又是躬身又是行禮,就沒有差跪下了,眼巴巴看著那尊九鬼神魔鼎,心中暗急:你倒是給我啊……你倒是給我啊!

白蒙故意吊他的胃口,和閑聊了片刻,才問道:「邪老,不知道那日你贈我的玄寒精鐵從何而來?」

七煞邪老道:「我們那甘泉幽潭下是一個精金鐵礦之源,盛產精鐵,又因沾了甘泉幽潭中的陰寒冷氣,才變化為玄寒精鐵,我門當年祖師正是見到這甘泉幽潭,才在此立宗的!」

白蒙微微一笑,將鼎給了七煞邪老,道:「我昨日煉器,集了三千六百玄材,一鼎四齣,得了四尊魔鼎,皆是魔器下品,這一尊品質尚好,我就留給了邪老,有一個因為是我用了自己陰魂的護身法寶相融,不能外傳,就留下了。邪老勿怪,此鼎之下還有兩個品質差了點,我也拿不出手,就給我一個徒兒和混江金龍!」

七煞邪老大驚啊,全身一個寒顫,不可思議的看著白蒙,問:「宗主真是一口氣就煉了四尊魔器下品嗎,阿呀,我的……娘啊,宗主,你太厲害了,我活了七十年了,一個魔器都沒有煉出來過,連天器上品也就煉了一個,不能比啊!」

「這也算不得什麼,我陰陽宗其他本領也低微,就這煉器一道,可以算是獨步天下。」白蒙微微的笑,取出準備好的玉符,交給七煞邪老,道:「我前些日看了下,貴門心法源出月魔,只是未得月魔精髓,我門中有兩脈正宗絕學,十二無上法典和九大旁支絕學,這九大旁支絕學中,正好有一門《月魔散經》,我便取了上篇,贈與邪老,望我兩門都可興旺!」

想要下篇嗎?哈哈!乖乖聽我的話。

七煞邪老一驚一乍,有點不敢相信的取過玉符,用真元一探,果然是自己夢寐以求的《月魔迷篆》,雖然是只上半部,但其中又隱合道家無上心法,真是進步飛速之時,還能保根基不薄,比那《月魔迷篆》,又要勝過三分,真是喜的差點流淚來。

他得了這麼大的好處,心中如何不感激,當即大喝一聲:「小子們,把我們門中頂好的玄寒精鐵都給搬出來,不夠數的,拆了大家的法寶也要補上來!」

「拆法寶就不用,我看看能有多少,我此次所煉的東西非比尋常,此物若是一出,我陰陽宗雖然不算天下無敵,但也是暫無遠慮了!」白蒙搖了搖手,示意七煞邪老不用這麼賣力,反正以後要他出人出力甚至出血出命的地方多了,也不急這麼一時。

白、青、紫、紅四眼弟子,還有飛虎六子,嘩嘩啦啦的搬出了六個大銀盤來,說是搬,還真是不假,一個銀盤上看起來只有一塊頭顱大小的玄寒精鐵,但重量卻至少三百斤。

白蒙微微一笑,正要收下,七煞邪老卻忽然驅散弟子,小聲道:「這些都只能算是千年的,我門立宗六百餘年,也就在那甘泉幽潭上方收颳了這麼點,那幽潭下方更多,只是我們法力微薄,根本去不得,此泉幽深,通一古城,那城埋在地下,名為泗水,乃先秦二十四郡,盛產精鐵,只是後來三國大戰,黃河泛濫,那城中三十萬民和十萬大軍被淹,又有黃沙萬里掩埋,怨寒之氣大盛,無處可出,歷經千年才擠出一道泉口來,正是這甘泉幽潭!」

白蒙眼中一亮,道:「如果你說言是真的,那豈不是說,這些千年玄寒精鐵都是從那古城中流出來的嗎?」

七煞邪老道:「不是流出來的,是我們歷代下去挖的,在洞口的那些,不過是剛成為玄寒精鐵,離千年玄寒精鐵差距很大,我和師祖曾下去到一個極深處,見到一個玄寒鐵碑,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