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五十三章 太虛派乾虛子

第五十三章 太虛派乾虛子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349

?

兩個人飛身而出,但見紫霞仙境福洞禁制前站立了四五個人,兩個是白蒙見過的,正是紫玉真人和他師弟青玉真人,另兩個人則身穿太虛三清道袍。

金靈子還好,剛得了一劍乾坤金紗道袍,手中又有玄武七劍,真像一個傳說中的修道者,偏偏,白蒙一身休閑西服,反而像個貴公子哥兒,還好靈寶仙殿金碧輝煌,不比尋常法寶。

白蒙和金靈子都站在靈寶仙殿的寒玉台階上,望著下方四人,金靈子是師弟,便站在白蒙左後,有白蒙在此,他也不方便開口說話,到底是殺還是什麼,也就等白蒙一句話而已

他們還沒有說話,下方四人已經飛上前來,又都知道這個靈寶仙殿禁制厲害,也不敢靠前,只隔著數十步遠。

一位臉色紅潤,略有發福的中年道士哈哈大笑道:「想不到你們陰陽宗好大的派頭,竟然要我師兄乾虛子去拜見你們,也不怕折了你們的仙緣,哼哼!」

他的話越說越陰,金靈子是個好殺的人,當場就要縱劍殺人,白蒙微微搖手,和那個中年胖子道:「你這個話說得很不厚道,若是你們太虛派大掌教來了,我自然是下去拜見,可你們不過他坐下弟子,我縱然是小門派,那也是一派宗主,哪有我去見你們的道理,我這個人很講道理,我和那紫玉真人說的很清楚,我還有要事在身,不便下紫霞宮,若是諸位真的要來,我必然親自出門迎接,卻不知道紫玉真人如何和你們說的,竟然讓道友如此大怒!」

紫玉真人臉色鐵青,嘩啦啦的跳出來,怒罵道:「你這個刁鑽的惡人,你本來是破口大罵,如今怎麼還說自己很有道理是的!」

他傳話的時候,故意又加油添醋,如今白蒙忽然矢口否認,自己真是里外不是人,好像是自己在故意挑撥一般,雖然自己是有這個想法和行動,但是……自己並沒有太過分嘛。

就在紫玉真人怒罵的時候,腳下踩著一朵六十四葉雪蓮的中年道士,忽然飄到紫玉真人和白蒙之間,這人身材極為勻稱,五官端正,玉面丹唇,雖然不是很帥,卻讓人看得舒服,那眼神也是格外友善輕靈。

他和白蒙稽首道:「宗主先生,我是太虛派掌教空靈真人坐下大弟子,你我都是現代人,我們也就不用那麼費力的咬文嚼字了。其實這個事情很簡單,我派今年九月初九日要開鑒寶大會,故來邀請各派前往參加,本來請帖之中沒有陰陽宗的,聽紫玉真人說他們祖師當年留了遺訓,凡掌靈寶仙殿之人,才是紫霞仙境真主,我聽說過這靈寶仙殿的妙名,也想好好參觀一番,就想邀請您去參加。」

「本來呢,我們師兄弟是要上來拜見您的,紫玉真人卻說沒有我們拜見您的道理,他自己跑一趟即口,沒有想到呢,他回去也很快,回頭只說您罵我,罵也很難聽,我這師弟就著急了,其實我這個師弟就是一個直人,說話沒有個遮攔,還望宗主別怪罪!」

好啦,大家都是現代社會的精明人,兩個人一對證,萬千錯誤都堆到紫玉真人身上了,那紫玉真人簡直是有口也說不清啊,他是有點小心眼,可呆在深山老林這麼多年,哪裡折騰過這兩個人精啊。

也不想想,一個十年生意場上鬧風雲,修行兩年開宗立派,一個二十年塵世顛簸,入了太虛大派,三年便是上下諸人都喜歡,這兩個人,他能是一般人嘛!

白蒙呵呵一笑,心念一想就把乾虛子和他那個胖師弟都召入殿中,和乾虛子用力的握了握手,相互拍了拍肩膀,大有相見恨晚的意思。

白蒙和金靈子使個眼色,努了努紫玉真人,輕聲道:「機不可失,動手吧,不過要留點情面!」

金靈子呵呵一笑,七劍一舞就跳了出去,他手中有那白蒙的九鬼神魔鼎,二十四星君日夜相隨,這紫霞宮算個屁啊。

乾虛子的師弟一看這勢頭有點不對,急忙要說話,乾虛子急忙拉過他,笑道:「鄰里之間的事情,我們不要多問!」

又和那師弟耳語道:「遲早的事情,我們只裝不知道,你何時見過兩個修真派,在這麼近的地方做鄰居的?」

白蒙假裝沒有聽到,指了指太和殿,笑道:「這裡有什麼好看的,我們進去細細參觀,我這靈寶仙殿,真是很有意思!」

立刻拉著他們進入太和殿,一進入大殿,方才還沒有來得及收拾的四十多件法寶都暴露在三人眼前。

白蒙讓五甲神將把那些法寶都收拾起來,領著兩人坐下,笑道:「剛才正好要煉幾個法寶,可惜沒有什麼好材料啊,我這小門小派的,哪裡有什麼好材料,只好從這些法寶中破解了!」

乾虛子笑道:「這個不難,我們那個鑒寶大會上,大家也會賣不少好東西,宗主屆時可以去買幾件,不過有了這個靈寶仙殿,只怕此屆鑒寶大會,宗主要獨佔鰲頭了!」

白蒙搖頭笑道:「這個又不是我煉的,有什麼好誇耀的,不過是機緣巧合而已!」

乾虛子道:「還未請教宗主道號呢?」

白蒙一笑,道:「天煞神君!」

乾虛子的胖師弟忽然冷哼一聲「好大的名號!」

白蒙不以為然,乾虛子也不在意,他現在知道白蒙這個人比較厲害,斷然不會為這種小事情,當場就發彪的,不過記不記在心頭就很難說了,只是很歉意的嘆氣,遞出一塊玉符,道:「天煞宗主啊,我來的匆忙,確實不知道您已經開派立宗了,否則您開派之時,我就該來見您了嘛,你說這個事情,都怪我做事情太不仔細。您肯定要參加我們這個鑒寶大會的啦,要是沒有您和這靈寶仙殿,這鑒寶大會也就沒有意義了,也沒有帶請帖來,只好送您這個玉符,這是我出入太虛的憑籍,您今年九月初九的時候,帶著這個玉符,自然就可以進我們太虛派的太虛仙境,只要您到了,我就能覺察到,必定立刻接您去!」

白蒙呵呵一笑,接過玉符,道:「這個事情,好說好說,我也還沒有正式開宗立派呢,這開宗豈是小事情,要準備妥當了,才能正式開辦,日後,到了時候了,我自然會請您前來!」

乾虛子正要說話,白蒙忽然一臉驚愕,不留神脫了一句:「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