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五十二章 調教散人

第五十二章 調教散人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279

?

白蒙覺得這也是個小事情,回到了紫霞仙境,立刻召集諸人,把法寶悉數拿出來,說了自己的計劃,就安排各人尋了一兩件回去,按照方略重新煉製一些新法寶出來。

如今,煞君寶店不比以往,他拿走七成的法寶,那也是取了三百多件,看著嘩嘩啦啦滿大殿的法寶,大家都是眼花繚亂,不知道取什麼回去重新煉製為好。

白蒙自己的任務是要練兩件仙器和兩件魔器,他還沒有煉製過仙魔器,便讓四大魔君和四大道君相助自己,煉成之後,各賣掉一件,留下兩件,一件給血刀魔君,一件留給烏雲子,好用來壓鎮仙境。

至於白蒙自己嘛,他覺得手中的辟邪七劍,那已經是非常好了,要想再上一個台階,非要很多稀世材料,才能煉製出七柄仙器下品,他現在還沒有這麼大的神通,也沒有這麼多材料和財力。

金靈子的玄武七劍,和他相伴多年,也有點感情,現在再煉製更好,不是不可以,只是他心中慾望也和白蒙一般強烈,要煉就煉最好的,也不為急。

散人就真的是個散人了,她現在用的還是白蒙以前給她找的,她倒是想煉製,不過只撿那最簡單的陰陽劍修,而不是陰陽宗絕學七星同修。

後來見自己的徒弟天雪仙子都要修那七星同修之道,覺得自己也太沒有面子了,只好想煉個五行,好壞不太丟面子就可以了。

終究是有撫養恩德,又是多年相依為命,白蒙怕散人日後吃虧,畢竟陰陽宗日後少不得要惹大事,就在眾人嘩嘩啦啦領了法寶回去後,留下了散人,想單獨聊片刻。

散人是個精明過人的女人兒,怎麼不知道白蒙的心思,笑問:「是不是覺得我太懶了,給你丟了面子!」

白蒙連忙搖頭:「哪有的事情嘛!」

開什麼玩笑,撫養之恩,再懶也沒有話說啊!

白蒙問:「你到底想過學什麼了沒有,我看你這麼東學一點,西學一點的,挺急人,我沒有其它想法,就是希望你成仙,別我升天了,你繼續輪迴人世,我心底受不了!」

散人無奈的搖頭,道:「唉呀,你也知道的嘛,和以前比起來,我已經很用功了,這個陰陽宗,經過你這麼一用心折騰,那典籍多的和海一樣,光是本宗經典就是有十二套,加上九門旁枝,還有上百套它門秒法,我都看花眼了,就我那個藏經寶閣,光是放典籍就用了兩個大房間,比咱們家客廳還大呢!」

白蒙也笑了,看得出散人是用了心思,道:「我們陰陽宗重新出世,就三個一代弟子,你說吧,你總不能學旁枝外道吧?我看你還是好研究本宗正典,雖然是多了點,可你又沒有什麼牽掛,慢慢看就好了。我給你指個道,陰陽宗啊,他有六個大道,陣法、玄通、符篆、幻神、器修、煉造,說是六道大成才能得證大道,不過這升仙是個小道即可,你不妨以陣法、幻神、符篆三道為主吧。雖然七星同修是我們的絕學,天下萬千道門玄宗,也就是我們一宗有此而已,但你不是很適合,不想學就算了!」

經得白蒙這麼一點撥,散人也就清楚了,升仙只要小道有成即可,她好好精研陣法、幻神、符篆三道,略有小成,那還不是問題,至於那七星同修,這個是要緊的東西,她帶著學便是了。

散人笑道:「我如今方到元嬰期,也沒有大火候,只能煉個天器下品,又沒有心思學這些打殺的事情,既然不是必須要學,那我就不學,如果不是給你漲面子,我真的不想學,就怕別人說,說你瞧啊,還是陰陽宗大師姐呢,撒子都不會,我倒沒有想法,怕你面子上掛不住呢!」

白蒙也隨她,笑道:「誰敢這麼說,我打爛他的門牙,你愛做什麼做什麼,只要你喜歡就好了,我說的陣法、幻神和符篆,都不是什麼大兇殺戮之門,都是保命而已,你就不要怕了!」

陰陽宗是個古怪地方,煉那七星同修也好,劍、針、刀、錘、鞭、槍……都可以,卻有一個必須條件,就是那七件法寶必須同源而出,還得自己煉製才能融入自己的七魄,否則永遠都是在門外亂轉。

這樣一來,你就必須修行那煉器道,不先學煉器道,根本不能學修器道,散人是個怕麻煩的人,根本不好這些事情。

散人,這是白蒙心底比自己還重要的一個人,只待散人一走,白蒙自己就盯著剩下的四十多件法寶,總想給散人真正煉一個好東西,可以保命的東西。

忽然想起自己得到了兩柄五彩霞雲劍,這都是仙器下品,反正使用不得,不如破解掉,給散人也搞一個五彩霞雲。

不過這五彩霞雲是別人的舊創意,他白蒙不煉則已,要煉法寶就要融入自己的想法,慢慢琢磨散人的性格和習慣。

散人這個人吧,沒有大喜好,就好兩樣東西,一個是梅花,還有一個就是漂亮的衣服,首飾,這個好像是女人都喜歡,如果還有的話,那就是特別喜歡乾淨。

「散人這個人吧,散漫慣了,要考慮什麼事情,那也多半是因為我,對她自己倒沒有什麼追求!」白蒙撓了撓頭,想來想去,就發現兩個東西可以做,一個是五彩霞雲仙衣,一個是拂塵。

想著想著,白蒙就突然生出幾個好想法來,立刻在大殿中挑選合適的,可以破解到合適材料的法寶來。

正挑選著呢,天龍子忽然走了進來,躬身道:「師父,外面有太虛派的弟子前來生事,您是否要去見他!」

不用說出是誰,白蒙都知道是那個乾虛子,臉色一冷,道:「你們都還沒有轉出肉身,不方便讓這些外人知道,以免後患,我和你師叔先去看看吧!」

天龍子拜道:「那弟子這就去請師叔!」

白蒙揮手讓他去了,自己則駕起靈寶仙殿,持了辟邪七劍,向著正門而去。

剛飛到門前,金靈子也駕了飛劍過來,稽首道:「掌門師兄,我也來了!」

白蒙臉色陰寒,只一揮手,冷笑道:「讓我們去會會這個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