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五十章 龍鷹虎鶴

第五十章 龍鷹虎鶴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439

?

白蒙端了茶杯,待黃天虎幫自己點上雪茄,就讓他坐回去,乾咳一聲,道:「我們陰陽宗,說的難聽一點,重新現世不過兩年而已,我是大凶煞和大仙緣兩命交錯,才有了今日,你們是我已經答應要收的弟子,但還沒有正式入門,我這個人留戀紅塵,對這些仙家修道,也只是喜好而已,沒有心情處理各種事務。你們兩位師叔,一個散人游散,一個殺戮太重,掌不得大局,你們四個人,天虎喜好法寶,一心修器煉器,只待日後換了肉身,就想安心煉器煉丹,他是這種性格,和我最為相似,也不適合主掌大局。餘下你們三人,誰有心為我陰陽宗分擔事務啊?」

他話一說,天龍子和天鷹子立刻有了好臉色,天鶴子性格本來就隨和,都和黃天虎都恭賀:「天虎子得老師喜愛,日後必有大成,真是可喜可賀!」

這三個人,一個曾是大宋時太虛派三老之一,一個曾是魔教大宗日月教四大長老之一,一個曾是南宗第三代弟子,風光一時,三人本來就素有心思,如今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得了白蒙的大機緣,可以重塑肉身,再世為人,昔日修為還在,至少都省去了數百年苦修,何況真去投胎輪迴,是人是獸還說不定了。

今時今日,自然是誰得了白蒙的親睞,誰就可以再起風雲,三人心底都清楚,天龍子和天鷹子各不相讓,都說願來分擔,天鶴子倒很隨意,只說了句:「必不讓恩師失望!」

白蒙心中暗樂,真是請將不如激將,激將不如三人競爭,笑道:「我還沒有立大弟子,天虎是自願為小弟子,只想和我學這煉器修器,你們嘛,各自領一福地,統轄一百妖魂,自行建設,你們都是有本事的人,陰陽宗的典籍,還有天下其他各門的典籍,除了我掌控的部分之外,都可以去青蓮師伯那裡借閱,自己本來就有所學,你們誰建的好,那便是功績。我過些日子就會離開,自己去遊玩天地,數年後回來,你們三人大約都已經成了肉身,我依你們功績算先後,再定師門先後!」

天龍子三人立刻跪拜,黃天虎也跟著拜下,都領了白蒙法旨,回去考慮在紫霞仙境上建一個新的福地出來。

白蒙又請來金靈子和散人,將自己出去遊玩的時間內,他們領的事情都交代,金靈子掌二十四星,守得大門;散人管轄典籍,清理各家心法要訣。

白蒙這麼安排也是沒有辦法,他本來是想拉著散人先去塞席爾度假,了卻她的心愿,只是這散人也太散漫了,必須下點苦功,否則日後難有大成,她與自己有養育之恩,自己都說不得硬話,只好鬼畫符一般送她一個閑職,只要她真的無聊了,沒有事情便翻看這些典籍,所謂水滴石穿,遲早還是可以悟得大道。

自己一個人出去遊玩,那未免太枯燥了,他一直就很喜歡白玉兒,就帶著她一個人,打算先去天京和馬晟會一面,了卻一個心愿,然後就四海遊玩一番。

偏偏白玉兒是用功的丫頭,比她那師傅不知道有多用功,聽說散人看管典籍,心中大喜,便死活要陪著散人一起管轄典籍,自己也要在這紫霞仙境內好好修鍊。

為了防止萬一,白蒙還是留下九鬼神魔鼎,交給金靈子掌管,萬不得已了,也可以召集三百元嬰鬼魂、四大魔君和四大道君。

所有的事情都安定下來了,有金靈子鎮守此地,只要有九鬼神魔鼎在,就算是太虛派殺了過來,也討不到半點好處,白蒙便瀟瀟洒灑的一個人,回白園換了套休閑西服,才去了煞君寶店。

一進了煞君寶店,便看到老梁和王鼎忙得不亦樂乎,還有一個新人,二十來歲,倒是沒有見過。

「呦,大東家,你可來了!」

王鼎眼尖,先看到了白蒙。

白蒙嘿嘿一笑,坐在店裡的長椅上,看看這越來越有聲勢的煞君寶店,心中高興,一回到這裡,他便是全身有勁。

終究是做了十多年的生意,還是習慣呆在這生意場上,進入那紫霞仙境後,說不出來的到處不舒服,看著那些道士魂魄,自己說不出來的拘謹。

翹著二郎腿,從那年輕人手中接過茶杯,輕輕綴飲一口,笑問老梁:「這個年輕人是誰啊,我們這裡可是輕易不收人的哦!」

老梁抬了抬自己的老花鏡,看了看白蒙,又看了看年輕人,笑道:「你都大半年沒有來了,當然不清楚了,你把天虎拉走了,我這裡就少個人,聽說你都有了自己的福地寶境,我估計天虎是回不來了,只好重新收了一個徒弟,這店面總要有個人打理吧,王鼎一個人忙不過來,我又馬上就要退休了,頂多再幫你支撐個四五年!」

白蒙點了點頭,問道:「叫什麼名字?」

年輕人急忙道:「大東家,我叫梁冬,冬天的冬,是梁爺的小侄兒!」

白蒙哈哈一笑,道:「那是自己人嘛,這個好說,我看你資質還可以,這樣吧,今天來的匆忙,也沒有甚好得東西送給你做見面禮!」

他從店裡取了兩個玉符,用真元各輸入一套太虛派的心法,分別交給梁冬和王鼎,道:「你們也有點真氣,用真氣看得到內容,這是個太虛派的入門心法,你們都是沒有仙緣的人,煉這個比《悟真經》好點,至少可以多活個幾十年!」

王鼎聽黃天虎說過白蒙如今的一些事,知道這種東西對如今的白蒙來說,那簡直是小意思,他和白蒙又是多年的知交,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道:「總算有了點好處!」

梁東卻是大謝,死活要跪下拜師,讓白蒙很是尷尬,最後還是老梁出面喝止了。

白蒙就和往常在這店裡玩一樣,也不招呼客人,只是端了茶杯,找了份雜誌,隨便翻看,王鼎卻走了過來,和白蒙道:「煞君……!」

白蒙抬頭,笑道:「別怕了,我現在九陽九陰大成,原來的煞命被遮掩了。現在雖然還是大凶煞,但卻是大仙緣為主命,大凶煞為次命,不過這兩命相交,還是很兇險,卻又多些大機緣,與你們旁人沒有關係了,你現在就是喊我爹爹,那也克不到你絲毫!」

王鼎呵呵一笑,道:「那看得出些苗頭來,以前你是全身泛黑,現在和常人沒有什麼兩樣了,但我雖然是個假修真,也能看到你體內有一種仙光,真是奇妙的很!」

白蒙微微點頭,問道:「你有撒事嘛,說吧!」

王鼎支支吾吾,好久才道:「我打算暫時……不管這個買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