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二十九章 好東西得快點吃下去

第二十九章 好東西得快點吃下去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395

?

送走白眼郎君之後,王鼎就從後院拿著複印好的《九鬼神魔志》交給白蒙,問:「你要這個做什麼?」

「你不懂了吧,其實九鬼神魔鼎的材料不算很好,我得手兩年了,一直在研究,那些材料真的不怎麼樣,我估計也是後人仿造的,只要有了《九鬼神魔志》,以我現在的六陰玄火,再從店裡找些材料,我自己也能做一個,如果我能用九陰玄火煉,材料再好一點,做出來的九鬼神魔鼎,那比剛才賣出的去的那個,肯定要好幾分!」

白蒙嘿嘿一笑,盼星星盼月亮,這《九鬼神魔志》終於給他搞到手了,還額外搞了幾個好東西,這一邊做生意,一邊修真,真是好處無窮啊,法寶秘籍,那真是有人用上門,你缺什麼,他還就送什麼。

王鼎倒是有點不踏實,問白蒙:「可那紫雲、青雲怎麼處理啊,這玩藝可真的不好賣啊,人家蜀山派肯定要追得,我看這材料,那可真是好,你看這紫雲,純太白紫金,那青雲是純太白青金,這可真是不容易找到的東西!」

白蒙把手中的《九鬼神魔志》放下來,仔細看了看紫雲劍和青雲劍,道:「這個東西不要拿出去賣了,我過段時間用乾坤五行破靈陣,把他們給破了,收回材料就可以,這材料都止兩個億,賣掉容易招惹麻煩!」

又把那白玉淫魔端在手中,忍不住盯著那裸體玉女看了片刻,立刻覺得下身端處濕滑,大吃一驚,急忙放在桌上,再用符印鎮住,問王鼎:「胖子,你覺得這對白玉淫魔怎麼樣,我打算自己留著用!」

王鼎大驚,隨即又鎮定下來,笑道:「你是九陰至煞,只要摸透了其中的法門,自然就不會被這魔物反侵,只是這東西真的是個壞東西,容易招人討厭,你最好要慎用!」

白蒙微微點頭,將這白玉淫魔收了起來,繼續翻看那《九鬼神魔鼎》,原來這九鬼神魔鼎有招鬼、煉鬼兩個神通,鼎內就是一個微縮的冥界,煉化到最高境界,鼎中可以留下一個鬼君,八個鬼王,還有三十二鬼將,六萬鬼兵。

在這鼎中,鬼君代魔主管轄這個小冥界。

鬼這個東西,修鍊的速度不比人慢,三百年修為封將,千年修為封王,三千年修為封君,九千年修為封帝,只是不能得證正果,只能在鬼界,不能飛天成仙成魔。

看到這裡,白蒙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魔道的法寶倒真的不可小視,自己那紫金仙殿,雖然說是正陽法寶之中的極品,也有很多大神通的地方,但這九鬼神魔鼎,也真是不輸分毫,自己真是無論如何都要煉一個出來。

可也不是所有九鬼神魔鼎都能養鬼帝鬼君的,這種鼎根據材料不同,分有六個等級,自己原先得到的是二品貨色,其材料雖然不怎麼樣,卻是一位魔道高人,也是這七煞門祖師所煉,用的是九鬼陰火,可以養九個鬼王、三十二個鬼將和三千鬼兵。

煉這九鬼神魔鼎,最重要的主材是九陰真材,可以是木,也可以是鐵銅,萬年九陰至煞青金是最好的材料,還有一種比較特殊的材質,叫玄寒精鐵,這個不太好搞到手,只是看起來也不是必須品,只是這種材質可以提升功效。

白蒙心中一喜,這青金是有了,不過是太白青金,不是九陰至煞青金,但也可以轉煉,只要自己可以用那九陰玄火,再以自己的血為媒介,完全可以煉出九陰至煞青金,只是萬年九陰至煞青金,這個……那就是傳說中的東西了。

只要煉出九陰玄火就可以了,他這陰陽宗的心法有他獨到的地方,《九陰奧妙決》修鍊圓滿就可以煉出九陰玄火,也就突破了鍊氣還神的境界,內丹大成,免了道家的碎丹,直接再練《九陽奧妙決》,煉出九陽玄火,又是一個圓滿,就突破煉神還虛的境界,直接踏步進入修仙境界,再練那《陰陽浩渺決》。

只可惜,終究走了捷徑,大乘之後,要自己尋找出路。

回到白園,也不管那陰陽宗的典籍上如何說,直接讓散人拿了那金光太歲來,準備一口氣都吃了,先突破鍊氣還神的境界。

他娘的,算起來,老子現在只相當於道家修真旋照、開光、融合、辟穀、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十一個境界中的金丹中期,真是太沒有前途,萬一遇到高人,那豈不是再多法寶也沒有用嘛!

散人一臉慵懶,端出玉盆來,道:「今天出了點事情,這肉芝上沒有金光了……不過多了一顆金色珠子,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在那玉盆中,三千六百年的肉芝身上只留著一層極其淡薄的金光,可卻有一顆金色珠子圍繞那玉盆不停的飛來飛去,像個金色蒼蠅,好不討厭。

啊噢,晚了,這個肉芝終於結出元嬰來了。

嗎呀,連他都出了元嬰,老子才是金丹中期。

白蒙牙咬得咯噔響,這算個什麼事情嘛,肯定是自己不停的用那陰陽五行聚靈陣,讓這靈寶仙殿的天地靈氣太重了,竟然讓這個肉芝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從金丹突破了,到元嬰階。

那金色珠子倒是奇怪的很,一看到白蒙,忽然飛了過去,在一陣金光閃耀中,化為一個十三四歲的裸體少女,那身體……真是水靈靈的,只是發育還沒有健全,但該有的都有了,只是肉身飄渺,彷彿是水幕電影一般,看不太清楚。

少女向著跪拜,道:「徒兒拜見師傅!」

咔嚓,白蒙的心都要碎了,這算什麼事情嘛,自己迅速突破金丹期的夢想就這麼破滅了,還有一個元嬰期的傢伙要拜自己為師傅……諷刺啊,天大的諷刺啊!

這麼個可人兒喊自己師傅啊,那不是什麼幻想都沒有了……!

白蒙臉色一黑,指了指散人道:「我看你還是拜她為師吧,她算是我……這個散人,我好壞也是宗主嘛,雖然這陰陽宗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就吃點虧吧,你算我師姐吧,年紀又比我大不了多少!」

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其實一直就這麼玄妙。說起來,白蒙是散人撫養起來的,可年紀相差不大,這麼多年孤男寡女在這白園裡,有些事情不好說。散人來源又奇妙的很,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世,到底是白蒙的小姑,還是姐姐,或者什麼都不是,那真的只有她知道,她又素來不談這些,白蒙索性裝糊塗,給她安排個師姐寶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