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十六章 欺行霸市是王道

第十六章 欺行霸市是王道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565

?

其實,只有白蒙自己最清楚自己目前的財務情況,但,有些東西,本來就只該自己承擔,另一方面,也是有一大堆黃金壓底,他也不在乎。

斜躺在沙發上,抽著雪茄,腦海中卻一直縈繞著散人的身影,這種感覺很奇怪,似姐似母,希望她找一個好人家嫁了,又希望她一直留在自己身邊。

說起來,也真是可憐呢,長了這麼大,除了散人,他還有機會接觸過其他女人,也是不好接觸,自己這個命啊……給自己帶來多少快樂,又有多少遺憾啊。

乘飛機到洛陽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路上人又少,白蒙的士都懶得搭了,直接駕起陣陣陰風,飛到洛陽城郊的虎關鎮。

已經有好幾年沒有來過這裡,好不容易才尋到入口的法陣。

洛陽虎關鎮的修真市場,那比金陵三里屯出名更早,可惜,戰亂太多,宋末就毀了,這些年才逐漸恢復,但也不復當年之勇,比三里屯的客流量低了三四成。

這裡的商人,有許多也是三里屯的熟客,老吳就是一個。

說起老吳這個王八蛋,白蒙就他娘的一肚子火,這個老不死的,當年賣給自己一把破山劍,吹得天花亂墜,害自己用六百萬收去了,結果等了兩年才尋個好價格賣出去。

雖然這裡是北宗的地盤,白蒙也無所謂,大搖大擺的在街上閑逛,各地攤位都仔細看一遍,他一走到哪裡,周圍的那些修真人都嚇了一跳,紛紛避讓開。

有些常在三里屯混的,還和他打聲招呼,做這修真生意的,還真沒有幾個人,沒有聽過這「小煞君」的名號,很多人都忍不住張望他幾眼。

白蒙凶煞慣了,感覺自己好像是個舞女一般,被那麼多人用種奇怪的眼神打量著,火氣頓時涌了上來,全身黑色陰煞氣直衝,怒喊一聲:「誰他娘的再看,老子打死他!」

未必能打死,可卻能剋死!

誰都清楚這話的分量,都紛紛收斂了許多,只偶爾偷偷用餘光打量下。

白蒙所站的攤位前,那老闆嚇得最慘了,手上一個顫抖,「啪」,一個晶瑩剔透的玉瓶就掉在地上了,還好是法寶,要是尋常的古玩,這老闆只怕淚都奔出來了。

這虎關集市裡賣的法寶,大多都還是人器級別,稍微好的也只是地器,天器都沒有見到,白蒙忍不住搖了搖頭,難怪這裡多年來都競爭不過三里屯,都是一些小買賣人。

做人器生意,來去不過是幾十萬,地器一件大約在一百萬到八百萬之間走動,具體看貨色本身,天器,只要是天器,最少也要上千萬,如果是天器中品,至少五千萬,天器上品,少於一億不賣的。

做慣了大生意的白蒙,在這虎關集市轉了一小圈,也沒有什麼順眼的貨色,只當是旅遊,長長見識的閑逛了。

越向集市深處走,貨色漸漸好了起來,也偶爾能看到幾樣天器下品,不過這裡普遍都是小買賣,這些天器下品的價格,反而沒有哄抬起來。

隨意收了兩個,自己估計在三里屯能賣到三千萬的貨,收進來也只用了兩千萬不到,反正有了30%的利潤率,自己還覺得可以做。

剛覺得有點無聊,正準備返深離開,前面一家門麵店的里,忽然有人喊道:「煞君留步!」

白蒙覺得奇怪,這「煞君」自然是指的自己,隨眼掃掃四周,誰他娘的敢和自己搶這個名號,只是那店面看起來挺普通的,面前也放了幾樣貨,卻也沒有什麼好貨色,既然知道自己的名頭,就應該清楚自己這「煞君」是修真生意場上的金字招牌,不是五百萬以上的生意別來找自己。

人家既然喊了,自己也不好意思不去,白蒙抹了下自己的短髮,一臉散漫走向那店鋪,一看那老闆竟然是自己打過交道的吳易,臉色一冷,道:「我正找你呢,想不到你個老不死的還敢自己送上門來!」

吳易五十來歲,頭髮花白,臉色卻還算紅潤,也略顯發福,這人做這修真生意,也很有些年頭了,和老梁算是一代人,至少從事這行業有三十年了。

看白蒙生氣地很,老吳急忙陪著笑臉,道:「煞君啊,你我乃是不打不相識,何況當年我們那場買賣,據老梁說,你最終還是賺了錢的,莫要生氣,生氣傷了和氣,我們生意人,和氣求財嘛!」

白蒙冷哼一聲,嘩的推開老吳,自己在店裡看了起來,還沒有想到,這店裡的貨色還真不錯,門外的四五樣法寶,不過是擺設而已。

「娘的,你竟然有了門面,我現在是三里屯第一號的人物,還擺個地攤呢,你可夠邪門的!」

白蒙有點憤憤不平。

老吳急忙解釋道:「啊呀,煞君誤會了,此店不是我的,我只是個小東家,還有大東家,那大東家,做這生意已經有上百年的時間了,是個真修真,如今不太管俗事了,就讓我來打理而已!」

白蒙冷笑一聲,道:「那這麼說起來,我們還是有的競爭咯,大家都是專門做上等貨的,只怕還要互相搶貨呢!」

老吳敢緊遞過一根煙來,又點了火,要為白蒙點上。

白蒙揮了揮手,自顧自的從懷中取出一根雪茄,也不給老吳,只問道:「你喊我做什麼啊,別以為有真修真的人支持你,我就怕你,我他娘的可不吃這一套,請神容易送神難,你今天把我請來了,就得拿點東西讓我不白來一趟,要不然,嘿嘿,你可別怪我煞你!」

老吳臉色有點尷尬,仍舊打個哈哈,笑道:「是這樣,我手裡囤積了一點貨,也不多,大概就是三件,可是價格太高,這個,我攥在手裡兩年也沒有賣出去,這不,難得見到煞君,就想請煞君幫忙。」

「草,你他娘的還想坑我?」

看白蒙臉色一冷,身上黑氣隱隱浮現,老吳嚇了一跳,連忙解釋道:「絕對不是,主要是這個貨色實在太好,這洛陽集市貴客又少,我真是賣不動,可資金都壓在這裡了,我也沒有辦法進新貨,這不就把生意給耽誤了嘛,所以……您可以先看貨,覺得好,我不賺一分錢,進價多少就給您多少錢!」

白蒙還是冷笑一聲,不過這貨,他還真想看一下,略微點頭,道:「那我就看看貨色吧!」

老吳大喜,急忙從店後院取了一個白玉盒,將那盒一打開,頓時有三道真氣衝天而起,將整個店內都照的五光十色。

雖然沒有看到貨,可這光澤和真氣的濃度,白蒙憑著自己這多年的經驗,已經明白了,貨確實是好貨,只是價格恐怕也不低,按這洛陽集市的平均消費層次,可還真的不好脫手。

但見老吳從玉盒中撕下一張金符,立刻有三件法寶從那玉盒中飛出來,這三件法寶一現身,繞是經商多年的白蒙,也是一驚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