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十五章 第一次的修鍊

第十五章 第一次的修鍊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530

?

按著陰陽宗的要求,得先布下陰陽五行聚靈陣,還好他自己做了多年的法寶生意,家中天器上品的法寶沒有多少,這地器上品還有二十多件。

取了相對應的七種法寶,以陰陽為中,金木水火土為外,一個三陽珠和三陰珠為陣眼,金耀劍、桃木斬妖劍、太乙清明水、離火扇、墨天石五樣一直沒有賣掉的地器下品的垃圾為陣耳。

先踏陰陽乾坤七星步,再反踏真武玄真流星步,口念先天八卦陰陽五行決。

嘩,但覺無數道天地靈氣,從四面八方涌了過年,就彷彿是潮水一般,七件法寶也不停的綻放著各種色澤的光輝,與那千萬道靈氣相互交融在一起,使周邊的靈氣,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自己再運用《九陰奧妙決》,將自己體內的陰煞之氣和天地中聚集下來的靈氣融合,一絲絲匯聚成玄陰真氣,向丹田內流去。

如果說自己平時修那《悟真經》的時候,體內也有真氣流動,那真的就是氣體,而現在,自己所感覺到的真氣已經不能用氣來形容,而是一道道清澈的泉水。

甚至能夠聽到這泉水在體內流動時的唰唰聲,亦或者是叮叮咚咚的響泉聲兒,其中的妙處,真是用言語所無法形容。

其實,若是旁人修鍊這《九陰奧妙決》,一開始也未必有如此成效,只不過他是九陰至煞之體,天生含著一口純陰真元,自然是格外輕鬆。

在這陰陽五行陣中,也不知道呆了多久,只是有時候感覺純陰靈氣很充足,有時候又感覺純陽靈氣很充足,但不管如何,只要有天地靈氣,通過這陰陽五行陣法,就可以如意轉換自己想要的靈氣,再將它轉化為真氣。

既不覺得餓,也不覺得困,還像自己一直就在睡覺之中,又好像自己一直就在吃東西一般,這感覺真的很奇妙。

砰……!

一股純陰真氣突破萬千阻礙,終於抵達丹田中一個難以訴說的地方,隨後,更多道純陰真氣都聚集過來。

千萬縷純陰真氣開始集中在一起,漸漸開始匯聚成一個圓球,彷彿是滿月的月亮,圓潤幽雅,散發著淡淡的銀色光芒。

天啊,已經有了元神了,難道自己已經抵達鍊氣化神的境界了嗎?

白蒙一陣興奮,猛然睜開眼睛,但見已經是中午了,仔細感受下,果然能夠到體內有一絲不同尋常的真氣,確切的說,那已經不是真氣了,而是元神,也就是自己的內丹。

如果用氣體來形容天地間的靈氣,那自己體內的真氣,那感覺就彷彿是液體,而內丹……簡直就是固體。

不過,現在只是剛從煉精化氣進入鍊氣化神的境界,還是鍊氣化神境界前期的前期,可總算是跨出這一步了,對於天下數十萬修真者而言,這是多麼重要的一步,這一步就意味著真假修真之間最大的差別。

現在,她娘的,老子終於是個真修真了!

興奮過後,白蒙隨手拿起自己床上的手機,忽然發現手機已經電池耗盡了,心裡不僅覺得奇怪,他這手機的電,那可是剛從交趾回來的時候沖的,就算是待機狀態,那也至少可以支撐一個星期啊!

昏了,莫非已經煉了一個星期了嗎?

急忙把電腦打開,查了一下日子……啊噢,真是沒有想到,自己已經修鍊了十二天,天啊,原來人真的可以不吃飯的啊!

現在,一點都不餓,還有一種想打飽嗝的感覺!

他的卧室在白園的三樓,僅一間卧室就有六十多平米,真的是一間卧室就比別人家一套房還大,卧室中就有簡單的沖洗間,也懶得去一樓的浴池了,直接沖洗下,換了件粉色斜紋襯衫,加配一件白底黑白格子的羊絨背心,忽然發現這背心這個月穿過類似的款式,就選了件米色西裝,隨手選了跟斑點花色領帶,便噔噔噔地下了樓。

雖然俺們現在是真修真了,可俺們還是青春朝氣,活潑有錢的公子哥嘛,雖然泡妞是害人家,可讓女人為小爺我發發花痴,也不是什麼壞事情嘛!

走到大廳里,見到青蓮散人正坐在沙發上,看著一本世界奢侈品雜誌……靠,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們家的美女道姑,那可是時尚與修真同在,並且完美結合的典型。

不要和咱談什麼小資,那是月收入少於十萬的人談的,就咱這收入水平,雖然咱家沒有讀過多少書,那也是世界頂級奢侈標準的生活水平。

聽到白蒙穿著皮鞋經過木質樓梯的那噔噔噔聲,青蓮散人回過頭,蔚然一笑,道:「看來要恭喜你,十幾天都在修鍊,必然是真修真了,終於有了師門了嗎?」

抓起一個蘋果,咔嚓咔嚓的連續咬幾口,白蒙不無得意的哈哈一笑,道:「誰敢收我做弟子,嫌命長不是,我是自己花錢買的修真法門,還別說,終於進入真修真的門檻了!」

青蓮散人萬分欣慰的笑道:「這就好了,那天我說的千年肉芝,你這下可以吃了!」

不管怎麼說,白蒙還是希望青蓮散人自己吃了那肉芝,他心中一直覺得這個肉芝,必然是散人多年照顧自己,所得的功德,自己貪別人的,那是那人前輩子欠自己的,該!貪散人的,這就太不講道義,他臉色一冷,唰地將蘋果扔到茶几上。

「呦,生氣啦,還別說哦,你生氣的時候挺帥的!」

青蓮用雜誌擋著臉,低頭輕笑。

白蒙難得臉色一紅,但還是有點生氣,他知道散人是為了他好,可他現在的希望,就是散人能夠對自己更好點而已,道:「算了,這個肉芝的事情,以後再說吧,三里屯這裡的修真生意,經過三月三的大集市,只怕要冷上一兩個月,我現在又急著想補充點貨源,所以,我打算下午就去趟洛陽,那裡每周也有一個集市,國內就這兩家集市算大的,我想去淘點東西。這幾天可能都回不來,你可別太擔心了!」

青蓮散人放下雜誌,苦笑道:「我還想喊你陪我出國買點東西呢,不過,男人嘛,就該以事業為重!」

什麼叫買點東西啊,散人要出去,不是巴黎就是紐約,沒有幾百萬,根本買的不稱心如意。

尤其是這兩年,終於苦盡甘來了,白蒙每年都能賺上許多,她花起錢來,也不再拘禁了。

白蒙也不管她究竟要去什麼地方,隨手打開支票本,寫了一張一千萬的支票,撕下遞給她,道:「我最近剛做了幾個大買賣,你就放心買好了,錢要是不夠,給我打電話,我再從銀行這裡轉到你信用卡上!」

散人是帶髮修行,錢……那是虛無飄渺的東西,有什麼好在乎的,接過支票,微微吻了下白蒙的額頭,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轉身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