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十三章 賺錢容易借錢難

第十三章 賺錢容易借錢難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400

?

回了自己的房間,白蒙就開始考慮怎麼安置那些金磚了,也不能總待在身上,要不然就得去集市中再買他幾個乾坤袋,用來裝些小東西,至於這些金磚,就暫時放在紫金乾坤袋中好了。

這個時候,他真是挺後悔當時把另外一個紫金乾坤袋賣掉了。

要緊的事情,還不止這些,他現在手中已經沒有什麼值錢的好法寶了,還要在三天內湊到一億六千萬來,按自己所剩下的流動資金,問題還不大,可至於以後嘛,還得清掉老梁餘下的一億四千萬,加上王鼎的五千萬,這可就有點難了。

從黃德彪那裡搶過來的東西,就算要賣,也能換個一億元,只是這要找到好買主才行啊。

他向來是白天睡覺,晚上做生意,青蓮長期以來為了照顧他,也和他養成了差不多的生活習慣。

這天一亮,人就困的厲害,想了一會,便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下午一醒來,白蒙就立刻去銀行把賬目清理下,所有最近得到的支票都整理出來,總賬上還有一億一千三百幾十萬。

他本來手裡就有兩千多萬的餘款,一直存在光大銀行,加上馬公子的一億四千萬,還有那些天其他的收入,本來也有不少錢,可扣掉那給王鼎開出去四千萬,還有張寶的一千萬,剩下來的就這麼些了。

把自己剩下來的法寶都攤出來,能賣點錢的就是紫金鎮龍印,還有其他三樣從黃德彪那裡搶來的東西,這裡最多也就一億元的價格,賣得不好,那真是一億都沒有。

這樣一算下來,自己可真是要背上一個億的債務了。

雖然還沒有到破產的地步,畢竟就是窮到沒有後路了,把這白園賣掉,僅是地皮,也至少一個億,何況自己還有價值四十億的黃金呢。

可這黃金哪裡容易出手啊,他又不認識什麼大珠寶商,別看他做的生意是法寶,可和這珠寶,那是隔行如隔山,就好比賣玉石和賣建築石材兩個行業的差別般。

尤其是這些金磚,來歷古怪,上面刻著國庫的標記和數碼編號,不是什麼人都敢收的,一般的黑市商人,也沒有那麼大的吞吐量,能夠一次支付自己數億元的資金。

再加上他心也狠,就想咬牙熬過這一關,只要日後有了本事,把這些都燒煉成紫金,可就真是天下首富了。

實在沒有好辦法了,他只好給那個馬晟打電話,在自己認識的人中,這個人算是最有錢的了,而且是做房地產的,融資渠道也多,就算他自己手頭也緊張,也可以給自己一條渠道,幫自己活動一下資金。

和馬晟通了電話,沒有想到他就在金陵,兩個人便約了在晚上六點見面,其他地方也不方便,就在白園約著,反正白園在金陵城,那也是出了名的地方。

還沒有到六點,馬晟就自己開了輛寶馬過來了,白蒙就覺得奇怪,這種人物,怎麼會自己開車,不過想想也是,畢竟是個年輕公子哥兒,那精力和愛好充沛的很。

馬晟從車裡走出來,左顧右盼的看了看白園,忍不住讚歎道:「果然是個好宅院啊,沒有數百年的苦心經營,可沒有這麼好的住處!」

白蒙苦笑,也不吭聲,待引著馬晟進了客廳,他才把自己剛得到手的幾樣法寶都拿出來,道:「我這個人不喜歡說客套話,馬真人,我前段時間做了個大買賣,資金上周轉困難,這次才不得已,把這四樣剛得手的壓寶貨拿出來,您看看吧,老實說,這個只是個零頭,我打算和您借三億,我用貨還,兩年之內,我全部還清!」

馬晟一怔,暗道:這煞君好大的口氣,借款三億,脫口就出,做什麼生意也沒有這麼狠的,除非是那些大財團之間。

可他不好明說,其實心中不是太樂意,想了想,道:「借是沒有問題,要不,您給個抵押,譬如這白園,哈哈,我就是說笑的!」

白蒙知道他又看上了白園,一口回絕道:「這不可能,白園是我祖上一百六十年的遺產,我就算是再不孝,也不可能親手斷了他,我之所以和你借,那是因為我看您確實好寶貝,憑我小煞君的名號,借五個億,那並不是什麼麻煩事情。但事情要這麼看,你願買,我願賣,你大可先把錢預支了,只坐在家裡等我送貨就是了,莫非你不信我小煞君的手段和眼光嗎?」

馬晟急忙搖了搖手,笑道:「您的手段和眼光,我是見識過了,這個我相信的很,只是我很奇怪,以我對您的了解,您可是不大可能自己煉製法器的,靠的是低收高賣,賺中間的差價。當然,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做生意的,其實都是這樣,您的眼光和手段,那就是您的本錢,這無可厚非。問題就出來,您做了筆大買賣,自然吃了一些很貴重的法寶,既然現在又缺錢了,我又不是出不起價的客戶,您為什麼不索性給我看看貨呢?」

白蒙冷笑一聲,掏出自己的九鬼神魔鼎,啪的一聲拍在茶几上,問馬晟道:「這個東西,您覺得值多少錢?」

馬晟大吃一驚,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隔了良久才驚嘆一聲,道:「白老闆,二億之內的話,我肯定要了!」

白蒙一邊冷笑,一邊搖頭,將木鼎收起來,從茶几下拿出一盒雪茄,自己點燃一根,也遞給馬晟一根,道:「馬真人,您難道看不出來嘛,這就是我的護身法寶,是我保命用的,我最近買的東西是兩樣,進價就是三億,可以這樣說,我已經欠了兩億的債,而這兩樣,也是我要用的東西,就算給了您,您也沒有用處。不過,咱們有個前話在這裡,所謂財不外露,壓魂的寶器不得輕出,我也不方便給您看。」

他白矇混了這麼多年,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他還清楚地很,陰陽宗的秘籍和那龍龜,一旦給別人知道,那真的就是自己的滅頂之災了,別看這馬晟看起來很可靠,為了這兩樣東西,那也是說動手就會動手。

人心都是肉長的,有肉就他娘的有慾望,一旦這慾望的強度突破了一個極限,就算是聖人,也不可能不做壞事。

自己和這馬晟相比,只不過是限度不一樣而已,自己是只要上千萬的價值,他就敢做惡,上億的東西,萬惡不赦的事情也敢做,而這馬晟,或許就是上億敢做惡,上了十億,萬惡不赦也敢做。

僅此差別,人和人比,就他娘的五十步笑百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