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十二章 青蓮散人和太歲

第十二章 青蓮散人和太歲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399

?

清梅觀,這本來是清末的時候,祖上建的,開始就是一個居堂,後來請了些道行精深的道姑來此處清修。

反正白園佔地面積很大,也不在乎這麼點地,就索性花了大價錢,建了一個三宮兩殿的大道觀,清末時候,被太平天國的人毀掉了。

到了帝國初年,重新再建起來,規模卻遠不如往日了。

如今,這觀內只有帶髮修行的青蓮散人一人而已,本來白蒙沒有出生時,那還有十來位道姑,可白蒙一降世,眾道姑都走了,只有這青蓮來的奇怪,是一位道姑在白園生的,究竟是和白園哪位公子偷的情,那已經無法考證了。

算起來,這青蓮也就是白家的人,老爺子去世的時候,其他人都沒有進的堂,只許了這青蓮散人去堂內聽留言,連最終的遺囑,也是散人帶出來的。

其中許多事情,只這青蓮清楚,白蒙那時候年幼,也記不得,只隱約知道她雖然不比自己大幾歲,卻和自己父親同輩。

白家散了之後,白園就留到了白蒙的帳上,這青蓮散人一個仔兒都沒有,但老爺子遺囑卻說清楚,青蓮無論以後入俗不入俗,白園都得留她住。

這事兒忒亂,白蒙懶得過問,也沒有資格問,要說起來,這些年,白園上下根本沒有傭人丫環,事事都靠青蓮散人,尤其他還沒有到十來歲的時候,那真是吃喝拉撒都靠她。

又去不得學校,識書讀字,也都靠這位說不清身世的女兒家。

真把話兒說穿了,若是青蓮受得起,白蒙覺得自己喊她一聲「娘」,那也不是過分的事兒。

他這一生,渡了二十二年的光陰了,能夠真正信任的人,其實也就是這一個人而已。

好幾日沒有回來了,白蒙先回自己房間整理下,又取了平時看不上眼的小乾坤袋兒,裝著剛得手的兩樣好東西,貼身藏著。

尋了件黑白格子羊毛衫,換了身橘黃色的鵝絨休閑西服,就去清梅觀見青蓮散人,得和她解釋一下,省得她瞎擔心自己。

一推開門,就看見青蓮散人正在梳頭髮,她的頭髮好,長到腰際了,卻是根根如烏絲,黑澤亮麗,又生的花容月貌,如果不是這血緣關係太重,白蒙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愛上她。

「回來了啊,這次去什麼地方了,也不提前打聲招呼!」

白蒙坐到一邊的石椅上,笑道:「沒有什麼,就是去王胖子家玩了玩,西安古都呢,我還沒有去過呢!」

「嗯,那是個好地方,只是,王鼎這個人,我聽你說過,人還挺好,是吧,那就離人家遠點,再好的命相,那也經不得你的克相!」

青蓮散人把洗頭髮的污水潑出去,將盆兒收好,忽然笑道:「我這兩天為觀里的梅樹鬆土,意外得了樣好東西,就等你回來呢!」

白蒙嘿嘿一笑,道:「咱們這清梅觀里,竟然還藏了好東西嗎,這個倒是奇怪了,你也不是第一次給梅樹鬆土,怎麼就今天得到了?」

青蓮散人將頭髮攏起來,甜甜的一笑,道:「這個事情吧,那真是有點奇怪,不過,也是上天賜給你的,或許是要讓你轉命了吧!」

白蒙微微一怔,這青蓮散人雖然算不上真修真,可在假修真中,那已經是很厲害的了,據她自己說,七八歲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來一個年輕道姑,傳了許多避禍抵災的本領,還有其他一些修真妙訣和一道千年桃木庇佑符。

若不是如此,青蓮散人也肯定活不到今天。

她的本事,自然是很有一些,雖沒有大神通,剪紙化個丫環做事的本事還是有的,比起自己,那強很多,看法寶的本事,也未必就比自己差,她這麼誇口的寶貝,那豈不知道有多好。

算上前面連得的好處,白蒙自己也暗暗奇怪,莫非真是倒轉大運的時候,否則老天怎麼這麼眷顧自己。

見青蓮散人向屋裡走去,他也急忙跟上去,卻又見青蓮散人端了一桃花木盆兒出來了,不知道木盆中究竟放了什麼,但那淡淡的金光確實令人稱奇。

一般法寶,也有發金光的,可那些金光大多刺眼的很,這金光倒是與眾不同,是一種很獨特的光芒,反而覺得很養眼,就好是寶玉的光澤般,晶瑩圓潤。

待青蓮散人把木盆端到自己面前,白蒙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天啊,竟然是一個太歲,還是通體發著金光的太歲,他看了看青蓮散人,道:「只怕這是個有了千年修行的太歲吧,怎麼會在我們白園出現,太不可思議了!」

有人說太歲是凶物,其實都錯了,這太歲啊,本命叫肉芝,用生物學的話說,這是植物到動物的第一步,也就是天下萬千動物的始祖,用咱們修真界的話來說,這就是地下生的人蔘果兒。

不是所有太歲都能吃的,但真正能吃的太歲,大多藥效獨特,而這種活了千年的太歲,那真是吃掉就可以活千年啊。

青蓮散人十分柔和的淺笑,道:「只怕千年也不止,俗話說,銀太歲,八百八,金太歲,三千六,這能發金光了,那真是活了三千六百年了,太歲這東西,百年以上的就能在地下亂跑,一日百里,也不知道是什麼風兒,把它吹到你家了,我看十有八九是你凶命到了極致,吃了它,說不定就大功圓滿,可解了你的煞氣!」

若是旁人端著這金太歲,要是不給自己,自己早他娘的一拳打的他鼻青臉腫,還要踹上兩腳,可人心都肉長的,青蓮散人比不得旁人,不顧自己的凶命,把自己拉扯大,這是多大的功德啊。

白蒙不吭聲,支吾了半天,想想,若是讓青蓮一個人吃,按她素來慣著自己的習慣,只怕是肯定不樂意,也不會同意,只好折中一下,道:「我看還是明天吧,明天晚上,我們一起吃了它,你一半,我一半!」

青蓮散人微微一笑,也不推辭,笑道:「我便知道你會這麼說,不過我已經想好了,這金太歲藥性太猛,一下子都吃了,那不是真修真的人,可抵抗不住,我們還是每天吃一點吧,其實太歲長的快,吃了一點就長一點,你倒不用擔心我,我自然也要吃呢,能多活一天,在這白園裡就可以多呆一天,那也是好事!」

白蒙心中大喜,笑呵呵的和青蓮散人又聊些事,只是把容易讓她擔心的事情都隱去,只說些有趣的,到了天快亮才回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