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九章 金海掠奪大風暴

第九章 金海掠奪大風暴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540

?

這風好猛啊,上萬塊金磚,就這麼一下子被卷到空中,全部卷到那米袋一般大小的乾坤袋中,這他娘的就是一個猛字了得啊。

可惜了,自己這個乾坤袋沒有變化大小的能耐,永遠就是那麼大點的口袋,只能看著一道道涓涓細流般的金磚小河,緩緩向自己的乾坤袋中流動。

不管了,就算是口再小,只要不停的裝,那也不會少!

白蒙咬了咬牙,再颳起一道更猛烈的黑色陰風,將那數萬塊金磚都裹了起來,刷刷的向著乾坤袋丟過來,老道士一驚,又捏了個法決,呼呼吹出六道龍捲風,也不示弱的到處卷金磚。

這一老一小,各自顯著神通,往死里搶金磚,簡直就和鬥法一般,你吹一道煞風,我就吹一道龍捲風,本來還是遼闊無邊的金色海洋,沒有半個時辰,竟然少去了大半。

終究是假修真,白蒙終於頂不住了,全身累得無處不酸痛……娘啊,真是想不到,原來這搶錢也是個體力活。

白蒙本來想喊暫停,一看那老道士吹得不亦樂乎,嘩啦啦的黃金如潮水般湧向那銀色乾坤袋中,他大吼一聲,咬了咬牙,哇哇的拍了拍胸口,手舞足蹈的亂舞一氣,整個人都化做陣陣滾滾濃煙,鋪天蓋地漫延開,將能罩住的地方都罩住,所有金磚全部推到一起,聚成一座金山。

這下一用力,真是全身痛的不行了,再也鼓動不起絲毫的陰風,但已經把所有剩下的金磚都集中起來了,他也不著急了,坐在金山旁,一塊一塊的向自己的乾坤袋中扔。

老道士將自己這邊的金磚都刮進乾坤袋裡,回頭一看,發現剩下的金磚,都被白蒙這個小煞君集中在一起了,只能幹瞪眼,忽然又笑道:「我看你要裝多久!」

看著昊陽真人那得意忘形、幸災樂禍的笑容,白蒙就氣不打一處來,猛的站起身來,道:「娘的,敢小看我,讓你看看本煞君的真本事!」

白蒙嘩地取出一個黑色木鼎,這木鼎一出,整個國庫中都吹起一陣冷風。

他咬破中指,嘩嘩地在那木鼎上畫了一個血符篆,只見木鼎中飄起一縷縷黑色陰風,這些風一落地就成了一個惡鬼,連續變幻出九個體型各異的惡鬼。

這些惡鬼,通身發綠,一對幽寒玄烏的曈子,令人心寒畏懼。

昊陽真人一看到這些惡鬼,神色一冷,微微頷首,道:「看來,你果然是個好修仙的材料,這馭鬼大法雖然不是什麼精妙的法術,你又有九鬼神魔鼎這等頂級天器異寶相助,可終究沒有什麼修真的好法門,能夠駕馭這種百年惡鬼,著實是你的天賦了得。」

白蒙嘿嘿一笑,雖然被人誇讚的次數很多了,不過被這樣的高人……呸,財迷稱讚,感覺還是很不錯的,他喝令九鬼數句,讓他們也各自駕陰風,把金磚班到乾坤袋中。

有了這九個百年惡鬼相助,搬金磚的速度要比以往快多了,昊陽真人看時間不早了,自己又總算是人家前輩,不方便把那些被白蒙圈起來的金磚也搶走,只是吹了數道龍捲風,助白蒙儘快收拾好殘局。

這可真是地道的風卷殘局啊!

將所有的金磚都收刮一空,白蒙還不滿意,便和昊陽真人建議:「此地向西還有好幾個國家,那金磚大大的多!」

老道士眉頭一皺,道:「我是那種貪心的人嗎?」

白蒙想了想,笑道:「那別的都好說,有一個番邦小國,那是不去不行啊,他們搶過我們中華的地盤啊,現在還在鬧呢,一個是印度,噢,就是天竺,還有一個……就是以前的交趾番國,賊壞,您老難得出來一趟,還要麻煩您教訓他們一下,也讓他們知道我們中華高人多的很!」

老道士很正色的頷首,微微捋須,道:「天竺那個地方嘛,佛教聖地,算了,道佛之間,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能夠掌握的。不過,他娘的……罪過啊,都是和你這個小煞君學壞了,交趾這個小國,倒應該好好教訓一番!」

「他娘的,還是個欺軟怕硬的傢伙!」白蒙暗笑,擊掌道:「前輩所說的,真是太有道理了,您老也難得出來,不如我們順便找個地方,先煉出足夠的紫金來,然後再去交趾,您看,這樣好不好啊!」

老道士笑道:「我這裡太乙乾坤袋中所裝的黃金,已經足夠我煉到一百兩紫金砂了,錢再多,與我無用,至於你那些黃金嘛,呵呵,我看我就不幫你煉製了吧,你這個小煞君,命太硬,若我無緣故的助你得了幾十斤紫金砂,只怕反而我要受損,折了幾分氣數,此種事,我做不得啊!」

「他娘的,你這個老道士,好陰險啊!」白蒙忍不住心中埋怨起來,不過,他現在要紫金砂也沒有什麼用處,就是赤金砂,他都用不了,平白無故,搶了這麼多的黃金,估計至少有四五百噸,也足夠他用了,便哈哈一笑,道:「那也好,我帶路,你燒牆,我們乘著興緻,現在就去交趾小國轉轉!」

老道士臉皮倒挺厚,笑道,「既然如此,小煞君還不趕快帶路!」

錢,他娘的,誰會嫌錢多啊!

白蒙顧不得體力透支,咬了咬牙,帶著老道士就去了交趾首都「大羅」,這大羅是明代的說法,為了照顧老道士的習慣,且減少自己的罪惡感,他也就只說是大羅。

其實,白蒙真的太高估自己了,老道士剛用三味真火燒穿了人家的國庫,他就迫不及待的跳進去,什麼鳥罪惡感,精神抖擻的掏出紫金混元乾坤袋,手持九鬼神魔鼎,招呼出九鬼來,跟著自己一起搶金磚。

這裡的金磚,靠,如果內碧都的金磚可以用東海來形容,這裡簡直就是他娘的太平洋。

等等,老道士不是說黃金多了,對他也沒有用嗎,那這個……九道龍捲風,難道是自己吹出來的嗎?

靠,加油搶啊!

還好在那飛劍上小睡了片刻,如今體力恢復了幾分,又是熟練工種了,看看,這九個百年惡鬼搬東西的架勢,就連老上海碼頭的那些老工人也不上啊。

還好這個國庫埋的更深,連續七八個時辰也沒有人進來打擾他們,白蒙還抽空睡了覺,反正那九頭惡鬼不用睡覺的。

一覺醒過來,白蒙才發現九個惡鬼正在發獃,原來自己的紫金混元乾坤袋,娘哦,都要漫出來了,他用了這個袋子這麼多年,這還是第一次裝滿。

在轉頭看看那老道士,靠,還在裝個不停歇了,這老道士……靠,什麼鳥真人啊,見過貪心的,沒有見過貪到這種地步的。

「看來,下次,我要在身上多放他十個八個乾坤袋,我日啊,本來我有兩個紫金乾坤袋的嘛,真是賠本買賣啊!」

白蒙此刻啊,真是欲哭無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