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八章 打劫國庫

第八章 打劫國庫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426

?

昊陽真人眼尖,立刻稽首道:「原來這裡也有山神,真是令貧道萬分驚訝!」

靠,長這麼大還沒有見過神仙呢,鬼倒是看過幾個!

白蒙仔細看看那老者,但見鬍鬚已經長到拖在地上還有一截,銀髮童顏,臉上連一絲皺紋都沒有,若是沒有那銀髮白須,還真以為就是一個中年人呢。

老者也微微稽首,道:「兩位道友,小神乃是此地山神,因這國前朝時為我番邦,故也設了一山神,此山乃是八百年前,為了鎮壓黑蛇魔皇,從天而降。兩位道友,請聽小神一言,勿要在此逗留,若是兩位執意要取此山而去,只怕,縱然是大羅金仙降世,也未必能保的兩位周全!」

白蒙一陣搖頭,難怪這山在此八百年,竟然無人取走,想不到其中還有這麼一個緣故,只能是嘆息一聲。

山神說完這話,便化作雲煙,漸漸消失在迷霧中。

白蒙看了看昊陽真人,問道:「你還有什麼想法嗎?」

昊陽真人皺眉,道:「也罷了,我們還是先搜集那紫金砂吧,倒是你啊,我看你貪念執著,只怕日後要為這山生出不少事情,我且與你說,真如這山神所言,便是我也不敢動此山絲毫,你這命再狠,也不便和那天地斗!」

「好啦,好啦,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我就不信了,難道你不想要嘛,這麼一大座翡翠山,就算不煉成法寶,僅僅是用做洞府福地,那也是妙用不盡了!」

這樣的事情,再去想也是沒有意思,兩個人重新啟程,很快就抵達了緬甸的新首都,昊陽真人離成仙也就是最後一步了,要用靈識探測黃金還不容易。

還真是來的迅速,剛到內碧都,昊陽真人就找到了國庫所在,拉著白蒙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在他身上貼了一張靈符。

白蒙好壞做了這麼多年法寶生意,這靈符剛貼到身上,他一看符篆的字跡,就知道是一張土德地遁神符,看來這老鬼是想從地下鑽進去。

只覺得昊陽真人拉著自己膀臂的手上傳來一股奇大無比的力量,嘩的一聲,便把自己拉入地下,還好他是半鬼之身,其實,不用這地遁神符也沒有關係。

老道士也看出來了,揮手將四周泥土推開,空出一個小空間來,笑道:「想不到你還有這等本事,天生可入得地府,可惜未遇良師,否則真是前途無限好啊!」

雖然是什麼快要飛天的傢伙,但又有求於自己,白蒙也不怕他,壞笑道:「你有膽子,那就收我為弟子啊,我保證可以光耀師門,要不,你考慮考慮?」

老道士一皺眉,瓮聲瓮氣的搖頭,道:「貧道沒有那麼硬的命!」

見那昊陽老牛鼻也怕自己,白蒙哈哈一笑,鼓起陰風,跟著老道士就向那國庫而去,他雖然沒有大神通,可天生含有一口純陰真元,乃是半鬼之身,又有神符附體,鼓動起陰風,跟在昊陽老道士身後,也不慢上幾分。

這陰風日行千里,雖然是慢,但也卻有這樣的好處,就算是在地下,也可日行千里。

一先一後,沒有半個小時就到一片混凝土前,老道士捏個法決,喝聲「開」,過了好久,那混凝土還是照舊,沒有絲毫變化。

老道士有點鬱悶了,問白蒙:「這個是石頭嗎,怎麼使了破土決,卻沒有什麼變化?」

白蒙也摸不著頭緒,混凝土……它也是土石之流,噢,是了,這混凝土中間有鋼筋,可也不對啊,那至少混凝土可以分開啊。

老道士縱然修鍊多年,可眼睛一掃,便看到無數黃金擺在這混凝土後,卻又進不去半步,也急了起來,連續將什麼破水決、破冰決、破金決、破火決都使出來了,結果卻是一點用處也無。

真是急得厲害了,老道士忽然大喝一聲,耳鼻眼中都噴出一道道火焰來,直衝那混凝土而去。

他娘的,終於知道三味真火是什麼樣子了,不過……和液化氣燒起來也沒有兩樣嘛!

不管這三味真火賣相如何,作用倒是很強大的,火焰一觸,便將混凝土都燒成粉末,連其中的鋼筋都燒熔了。

三味真火一出來,這世上什麼鳥門鳥牆抵擋不住,片刻之間,便燒出好大一條通道來,還別說,這個國庫的牆壁可真夠厚的,竟然有十米厚,又埋在地下五十米深處,要不是有了這三味真火開路,那就是抗了火箭筒來,也沒有半點用處。

進入國庫之中,白蒙差點把下巴都要脫掉了!

乖乖,長這麼大,還他娘的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黃金,什麼叫金山啊,這他娘的就是金山,什麼叫金海啊,這就叫金海啊。

那真是……一望無垠的金黃色稻田啊,好啦,收割的季節終於到了。

根本就不用數了,一錠金磚是非常標準的一千克,這是世界通行,去哪個國庫都這樣,「嗯,以後有機會,再去別的國庫看看,也好驗證其他國家是不是按國際標準做事,如果不是,要帶回家重新煉一下。據說印度產黃金的呢,國庫想必很牛!」白蒙心裡打定主意,難得有這種不知廉恥道德的老道士開路,不多去別的國庫見識下,那就太浪費機會了。

機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不學會掌握的人是不可能成功的!

這句話,看起來還是蠻有道理的!

「老真人,不能在這裡煉,你煉完這些黃金,那不知道要多少天了,我看……我們還是先把這些都借出去吧!」白蒙很鄭重的和昊陽真人解釋,一邊拼了命的把金磚向自己的乾坤袋中扔。

「借什麼,本仙人和他這些番邦小國找點黃金,他莫非敢和我理論不成!」

呀,這老道士還挺橫,先前真是沒有看出來,想不到也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白蒙懶得管這老道士用什麼裝這些黃金,自己趕緊颳起一道道陰風,把那金錠嘩嘩啦啦的灌向自己的乾坤袋。

哇,簡直就是一條金色河流,好比無數金色稻穀匯聚的河流一般,嘩嘩的湧進自己的乾坤袋中……我靠,乾坤袋都鼓起來了,還好,老子有備用的紫金混元乾坤袋,那可是個無底洞!

「你這樣裝,那太慢了!」

「哦!」白蒙轉過臉,想看看老道士是怎麼搶東西……哦,是拿東西,但見老道士將自己的乾坤袋扔出去,念了一聲口訣,那銀光閃閃的乾坤袋,猛然抖漲數百倍,老道士再捏一個法決,用口吹出一道旋風……哇,龍捲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