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四章 煞君本相

第四章 煞君本相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418

?

把張寶教訓了一頓,白蒙心中說痛快也不痛快,說爽也不算爽,反正還有點不乘心如意。

一不留神,走過了界!

這三里屯,從兩年前開始,就一分為三,白蒙最凶,又是一身陰風煞氣,人見都怕,自然是占著最前面,但他年紀小,又不收保護費,也沒有什麼兄弟朋黨,所佔的地盤其實也不大,中間最大的一塊地盤就是黃德彪的,在這裡做買賣,臨時的就算了,只要是常駐的,那都要收保護費。

最後一塊地盤在西北側,那是徐三雄和他們南宗華雲派的地盤,也就是當年呂洞賓門下三弟子留下的道派分支,在別的地方沒有什麼名氣,在這金陵城也算是一大勢力,算是標準的地頭蛇。

白蒙這一不小心就踏進了黃德彪的地盤,還沒有走幾步,就看到第二個十字路口正西側,和別人閑聊的黃德彪。

「嗎的,反正沒有什麼鎮店之寶了,很少來這裡,順便看看黃德彪有沒有什麼東西,要是好貨色,自己也收下來,倒要看看這三里屯,到底是我白蒙凶,還是你黃德彪狠!」

白蒙不動聲色的走到黃德彪的攤位前,剛準備蹲下來細看,就聽黃德彪打個哈哈,「啊呀,是煞君啊,稀客啊,我這快大半年沒有見到你,咋也不來走動走動?」

隨便點頭意思意思,白蒙就蹲下身細看黃德彪賣的這些法寶,還別說,真有幾樣東西上得自己的眼睛,他隨便抓起一個金色的飛劍,問黃德彪:「這個劍是太虛派的東西吧,看樣子有三四百年了,你多少錢收來的呀?」

黃德彪連忙堆著笑,道:「這個東西不值錢,是我一個朋友托我代賣的,要真是我的,我就送您得了,您說我還在乎這幾千萬不是?」

白蒙點了點頭,道:「是呀,你這一年保護費收下來,那可就是近億了,當然是不在乎啦,我煞君雖然也有個地盤,可賺錢真是少啊……哎,這個太陰寒霜劍不錯,適合我用哈,多少錢啊,別又說是代朋友賣的啊?」

其實,白蒙根本就看不上那個金色的飛劍,他第一眼相中的就是這個太陰寒霜劍,方才不過是耍個花槍。

黃德彪臉都綠了,這太陰寒霜劍來頭可不小,是當年正乙派開山祖師太平真人張虛靜年輕時所煉,屬於天器中品,已經是非常罕見了,又有大仙緣,品相又好,他自己都是花了四千萬從一個老道士手中買來的。

支吾了老半天,覺得自己終究不方便得罪這個排行第一的魔頭,咬了咬牙,道:「既然小煞君喜歡,三千六百萬拿去,我賠本四百萬,算是一個禮錢!」

這年頭,誰比誰可愛,那是欠揍,比的就是誰更凶。

黃德彪雖然人多勢眾,後台又硬,自己也有一身本領,可白蒙這個小煞君,十二歲就在這裡出了名,真是人見人怕,十年凶名累積下來,威勢驚人啊,就算是他黃德彪如今混得風雲際起,也不敢得罪他。

白蒙捋了捋自己短髮,簽了張三千萬的支票,丟給黃德彪,拿起那太陰寒霜劍,笑道:「這仙緣對我沒有用,哪個真人敢收我坐弟子啊,我就自己用的,那六百萬的仙緣錢,我看就免了吧!」

黃德彪大怒,啪的一聲便提起自己身邊的旋火狼牙棒,惡喊一聲:「你個小王八,給你臉,你他娘的不要臉,看老子今天怎麼揍你!」

白蒙哈哈大笑,向著黃德彪打了一個響指,道:「是你要做我爹爹的,那我也不攔你,要不要我給你磕頭啊,只要你吭聲,我絕對不二話!」

先還是笑盈盈,這說變就變,白蒙全身陰風猛然吹起,一道道漫天充斥的黑色煞氣滾滾如煙,從那紫金混元乾坤袋中忽然取出一個黑色木鼎,怒喝道:「你他娘的,敢占老子的便宜,他娘的,你有種給老子硬到底,再喊老子一聲兒子看看!」

一看白蒙發彪了,我靠,方才還圍在黃德彪身邊的那些人,呼啦啦的一下子跑光了,周圍的商人趕緊收拾東西就跑開了,生怕被這煞氣碰到。

黃德彪也是一怔,心中好不後悔,暗道:「真他媽的見鬼了,我別的不罵,非要做他老子做什麼,這他媽的不是自己給自己刨墳嗎!」

白蒙啊,這這傢伙可厲害了,生來就是九陰至煞命,說的通俗點,那就是天煞孤星啊。

這所謂的九陰至煞命,其實也不是大家想的那麼邪門,說穿了,就是一鬼二逆三葬四克。

一鬼就是天生就是半鬼之身,體內天生就含一股陰元真氣,可以駕起陰風,這陰風說快不快,說慢也不慢,日行千里還是沒有問題的,反正白蒙長了這麼大,還沒有做過火車,去什麼地方,只要念聲「呔!」,陰風一起,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二逆就是逆天逆地,三葬則是葬父、葬母、葬師,父母就不用說了,白蒙生下來就沒有見到過,這葬師倒是見了幾次,六歲被送到幼兒園,沒有去了半年,好傢夥,硬生生剋死了三個老師六個同桌,據說當時,那幼兒園啊,從校長辦公室到普通教師,全部掛著馬克思照片。

不是非要掛馬克思照片,主要是觀音菩薩、上帝、真武大帝、佛主都掛過了,後來連關公像都請來了,也一直沒有用,校長真是沒有辦法了,只好把列寧、馬克思也掛起來。

最後連校長也一命嗚呼了,幼兒園的老師們真是六神無主啊,只好一跪一拜的把他送回白園,畢竟白家是誰也得罪不起,只能這麼送回去。

四克就簡單了,克妻、克子、克敵、克友。

白蒙剛六歲,老爺子就一命歸西了,在金陵城鼎鼎有名的白家,一下子就散了,白蒙的那些叔叔阿姨們,誰不是沒命的跑離白園,可憐一個有著百年風雲歷史的大家族,就這麼一下散去了,只留下一座佔地四十餘畝,接近一座小山峰的白園給白蒙。

這天煞孤星的命,說邪門也邪門,但也不是全無好處,至少是人見人怕,從小到大,還真沒有幾個人敢和白蒙做對,還有另外一個好處,天煞孤星之所以稱星,就是其自身通常都是至旺之命,且無論資質和天賦,都遠遠超越常人,更邪門的地方,就是他白蒙剋死一個人,他的命相就越旺一分,直到剋死九九八十一人,凶煞到了極致,陰從陽生,這命也就破了煞相。

黃德彪一想到這裡,骨髓中都透著涼氣啊,再一看白蒙手中那個黑色木鼎,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