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章 出來混要講道義

第三章 出來混要講道義 (1/1)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2564

?

他一收攤子,周圍做修真生意的小商人都長吐一口氣。

白蒙坐的地方,那是三里屯第一號的旺鋪位,在他左右的位置自然是不差,還沒有人敢過來惹麻煩,可有這小煞君,誰也不敢吆喝,顯得冷冷清清,反而不如其他幾個十字路口。

鎮店之寶都賣光了,錢雖然都賺到了,可想想以後還要繼續做生意,沒有鎮店之寶可不行,白蒙想了想,雖然是已經沒有興緻繼續和別人談生意,可還是硬撐著到處轉轉。

四周溜了一圈,也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自己收進來的東西,就看到一個紫金鎮龍印,這個東西還挺不錯,紫色金光流如泉水一般,不像尋常法寶,那光華和霧一般,稀疏平淡。

看樣子,外面那成紫金層至少佔了三分,裡面是什麼東西不好說,不過最少也應該是三十噸的赤銅,然後用紫金符篆壓縮起來,否則沒有這麼好的賣相,

他再一看,發現是張寶在賣,頓時一股怒氣衝天。

「他娘的,這麼好的東西,他竟然一直藏在手裡,硬是沒有給我!」

「哈,張寶兄弟,在這裡做生意,運氣還好吧!」

白蒙心裡氣得咯噔響,立刻笑咪咪得和張寶打招呼,他不打招呼還好,張寶看到他已經兩腿發顫,一聽到這「兄弟」二字,差點沒有嚇暈過去,見白蒙眼睛瞄著紫金鎮龍印,急忙要把這印收起來。

靠!

白蒙一把抓住他的手,笑道:「要不要再親熱一點,咱們可是打了兩三年的交情了,當年就是你第一個騙王胖子的吧,挺狠阿,一口騙了人家三百萬,怎麼啦,我記得呢,要不要,今天我們把帳結一下!」

張寶淚都要留下來了,哭喪個臉,幾乎用哀嚎的語氣求道:「煞君啊,你就饒了我吧,要是我知道胖子兄弟那麼老實,我也不敢唬他呀,這不都是求碗飯吃嘛!」

白蒙手中一用力,一縷縷黑色的煞氣涌動,圍著張寶的手臂亂舞,冷笑道:「我他媽的早就看你不爽了,老子周邊做買賣的,沒有一個不守規矩的,就你他媽的喜歡忽悠人,還他媽的抓挑嫩的欺負,今天要不是老子做梗,那姓馬的公子,少不得又要被你晃悠了,操,最瞧不起你種人了。給我聽清楚了,以後,別在我身邊做買賣,知道了沒有?」

張寶一看那煞氣,嚇得臉都白了,急急忙忙的喊道:「煞君啊,我清楚了,您就饒了我吧,這紫金鎮龍印是我花兩千萬收到手的,您要喜歡,一千六百萬拿去……千萬別趕我走啊,沒有您罩著,那黃德彪會要我的命啊!」

這鳥人說的不假,他張寶做這修真生意的時間也有七八年了,當年忽悠一個新人,把一個爛石頭刻的鎮天印,賣給人家六百萬,結果那新人入了正一教大宗龍虎門,勢力很快就上來了,也在這三里屯做生意,又和泰山太虛派有點交情,現在都是僅次於白蒙的二號人物。

這個新人就是黃德彪,長得五大三粗,用一根旋火狼牙棒,雖然是後起之秀,可打架兇狠,出了名的不要命,又拉了一票北宗的兄弟在這裡霸市,他十個張寶都是人家對手。

前兩年,黃德彪就來找個張寶算帳,如果不是礙於小煞君白蒙坐在那裡,只怕當時就把張寶活生生打死了。

白蒙收起那黑色煞氣,這玩藝,真的入了張寶體內,就是地仙親來也救不了他,一把將他推出去,狠狠摔了他一跤,道:「黃德彪那裡嘛,我會去說的,反正,你他娘的別在我眼前晃悠!」

打開自己的支票本,簽了一張兩千萬的支票,狠狠摔給張寶,道:「這個玩藝,諒你也不敢騙老子,不然,我就自己不動手,都有人整死你個瞎子!」

「呸!」

白蒙啐了一口清痰,拿起那紫金鎮龍印,剛要走,張寶卻忽然跪了下來,喊道:「煞君,您還是把支票收回去吧,這個是我一千四百萬收的!」

聽了這話,白蒙真是牙咬得咯噔響啊,「這他娘的,都到這份上了,還有膽子騙我,整個三里屯就他還有這個心思!」當即連支票也不要了,將那紫金鎮龍印收起來,捋了捋頭髮,哼著小調就向前走。

他這一走,張寶就慌了神,捧著支票就跟在他身後跑啊,哭爹爹求奶奶請他把支票收回去。

張寶怎麼不清楚,小煞君是三里屯第一號的魔頭,但凶歸凶,還講道義,其它兩位魔頭,那可是連道義都不講,在這三里屯混買賣,總得靠著一個魔頭才能混下去。

如今白蒙連支票都不要了,那就說明自己真把這位還講點道義的魔頭給得罪了,那以後還怎麼混啊?

張寶終究在這裡混了七八年,還有點人緣,見他是一路跪著拜白蒙,周圍的生意人都上來勸白蒙,就饒了張寶這一次。

見勸得人太多了,又都是老熟人,還有幾個是當年帶自己入行識寶的老人家,尤其是那老梁,自己的護身法寶還是他珍藏了四十餘年,看自己名頭過響了,悄悄半賣半送的,白蒙也只能略微嘆口氣,把支票收回來撕掉,又看了看張寶,問他:「你還他娘的要錢不?」

張寶伸出一個手指頭,小聲嘀咕道:「煞君,我這是小本經營,您好壞給我留一千萬翻本吧!」

一千萬,在外面那是有錢人了,在這修真界的小商品城,簡直都只能算是塞牙縫而已。

看他也和自己打過不少年交道,白蒙懶得和他再囉嗦,重新開了一張一千萬的支票,塞到他手裡,道:「你就在這裡賣吧,要是黃德彪來找你,你還是讓他來找我,聽到沒有,老騙子?」

白蒙把「老騙子」三個字說得特別重,周圍的人都聽到了,大家都是輕笑不語,要說「騙」,其實這做買賣的,有誰不沾邊,只是做買賣就是這樣,收貨的時候可以壓貨,儘力挑毛病,把價錢壓低了,出貨則儘力抬價,反正八九不離十,七分靠貨,三分靠說。

就拿白蒙剛才坐地收一億四千萬的生意說吧,再怎麼說,這買賣其實不是很黑,貨本身至少就可以賣一億,多出來的四千萬,那就是白蒙的本事,人家平時花精力去收集了。

張寶這種人就反過來了,純粹是三分靠貨,七分靠說,但這種人在這三里屯,那不是少數,只是這個人得罪的人多,只能跟著白蒙這種還講點道義的魔頭,白蒙又素來挺討厭這種人,才有了今天這個下場。

白蒙,其實他早就想把這個人甩出去,可每次教訓張寶,老梁那些老好人就出來說情,搞的自己每次都不能順心。

他是凶煞的厲害,就算「狼牙惡霸」黃德彪和「金陵悍匪」徐三雄都不敢和他較勁,但他講道義,從小沒有什麼朋友兄弟,自幼在這三里屯混日子,早把這裡當家看了,不像黃德彪他們,只把這裡當賺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