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93章 咱們還有別的節目可

第1593章 咱們還有別的節目可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9-21 15:02  字數:2632

但是,這個緋聞雖然不在明面上那麼傳,大家開始以一種故事的形式,傳播的很廣,不管新的老的網友,都知道了這個事情。

木斐然的經紀人看著嘆息,「這可怎麼辦,這些人真是的,陳年舊事了,還拿出來墨跡。」

大家也覺得,這個確實不好回應。

過去也有過這種的傳言,說哪個明星,被傳被大佬包養,還被塞過高爾夫,去了醫院,之後,大家看到那個明星,先想到的便是高爾夫。

這真真是讓人覺得很無語。

可是,她也沒辦法回應。

從此形象便不行了,從過去的女神,變成了如今提起來,便讓人唏噓的那麼一個前輩。

雖然承認她的美顏,卻覺得她就是個小三類型的壞女人,拜金,又濫情。

木斐然卻很淡然的道,「淡定,慢慢來。」

拍攝完了,她便回了家。

到家裡一看……

黑鷹正坐在沙發上,指揮著人說,「記得通知所有弟兄,今天晚上必須做的事情是什麼,曉得了,啊?」

那邊的人馬上說,「看嫂子的電視!」

「好!」

木斐然真是覺得……

她看著黑鷹道,「不用這樣吧……」

黑鷹說,「我又不能去給你買數據,這數據你也不會想要的,就讓他們真的去看一下,真實吧。」

好吧……

木斐然說,「累的不行了,我先躺著了。」

「你要吃什麼嗎,我給你弄。」

「要吃……面吧。」

「那我下面給你吃。」

「……」

這話聽著怎麼……

黑鷹還沒察覺,已經圍起了圍裙,往廚房去了。

倒是木斐然,站在這裡,看著他,覺得自己琢磨起來,越發的覺得有意思。

一會兒,他真的把面下好了。

端來拿給了木斐然,說,「嘗嘗啊。」

木斐然馬上拿起筷子,吃了兩口。

味道不錯。

她笑著看著他,「面做的不錯啊。」

「那是,我的面絕對是,一流的,也不想想,我做過多少年啊。」

木斐然哼了下。

黑鷹看著她,「好吃吧,那多吃點,都留給你。」

「你不吃嗎。」

「我減肥。」

「……」

木斐然才不信呢,他就是做的不多,想讓她多吃點。

「我也減肥,你來吃點吧,不然,我太胖了,更沒人找我演電視劇了,我可是藝人,要注意身材的。」

「誰敢。」黑鷹哼了下。

她推到他面前去,「吃嗎吃嗎。」

黑鷹看了看,拿起了筷子來,瞧著跟她是同一個碗,悶頭笑了笑,直接吃了起來。

好像是個剛開竅的小男孩一樣。

因為跟自己暗戀的對象,用了同一個杯子,都能偷偷樂很久似的。

黑鷹其實從沒有過任何的戀愛經歷。

那是真的,過去雖然,女人很多,道上的人都是這樣的,身邊沒個女人,都不好意思

可是,他卻從沒有真的跟人戀愛過。

說起來,還真是很遺憾。

可能,過去那些,都是為了遇見她吧、

他也很慶幸,到底是好的時候遇到了她,若是以前,真的,是沒心思戀愛的。

想他當初,從洗車行做事,當時已經是半個腳,伸進了道上,沒事三天兩頭便打上那麼一架,剛開始很容易挨打,後面,挨打的變成了別人。

十六歲那年,他的人生再次轉折。

當時在a國的一哥,在吃飯的時候,不願意出錢。

他那時正在飯店做保安,聽聞這件事,出來過問是怎麼回事。

館子里那時還有很多人,當時,黑鷹,墨謹言,大家還沒叫他黑鷹,而是叫他黑哥。

看到黑鷹出來,一行人便都讓開了些。

「黑哥,你看,就是他們。」

黑鷹推開人,走過去,「怎麼回事?」

幾個人看著黑鷹。

「你誰啊?」

一桌子六七個人,一個比一個拽,坐在那裡看著黑鷹,一點也提不起半點興趣似的。

黑鷹說,「哥幾個,吃飯要掏錢的,你們知道吧?」

「哈。」其中的一個光頭,起來便拍了下桌子,「你就是真跟一哥說話呢!」

黑鷹當時並不知道誰是一哥,看著那人說,「天王老子來這裡,吃飯也要掏錢,當然,除非是要飯的,要飯的,我賞他一口,那就不用給錢了。」

「嘿,你特么說誰是要飯的呢,一哥,你看他是不是說我們呢。」

一哥挑眉看著黑鷹,說,「這麼說,我在這裡,是連要飯的都不如了?」

黑鷹哼了一下。

下面,一個杯子,直接朝著黑鷹砸了過來。

黑鷹見慣了,直接躲開了,反手將人按住,便將人直接推在了桌子上。

幾個人一起上來。

黑鷹這邊也三個人一起,其餘兩個倒是不太行,但是,收拾這幾個人,黑鷹還不怕。

周圍的人看到慌亂,已經連忙躲開。

前面幾個人還在那裡囂張,後面,卻才覺不對勁。

幾個人,直接被黑鷹打了個落花流水的時候,才在那哎呦了起來。

「哎呦,哎呦,這是……這個人是誰啊……」

「你們不知道,這個是黑哥,在咱們這裡,出了名的好手。」

一哥一看,眼睛動了動,直接先閃人了。

大家看著這慌亂,還對黑鷹佩服著,讚歎著。

不愧是黑鷹啊,真是厲害。

這時,卻看到,外面,一行人忽然沖了進來。

拿著棒球棍,刀子,直接便砸了進來。

一下子,總有個幾十人。

後面的人這才慌了。

「啊,怎麼回事……」

「哎呀,你們不知道,剛剛那是一哥,那是a國出了名的,你們黑哥打了他的人,還不是找死。」

黑鷹沒想到一下子這麼多人,而且,眼看著就將這裡,團團的圍了起來。

他們哪裡還有反抗的餘地。

剛剛,被他打的落花流水的那個光頭,直接一腳將黑鷹踹在了地上。

「嘿,你剛不是挺厲害嗎,現在你倒是打啊,打我啊。」

他一個拳頭接一個拳頭的,砸在了黑鷹的頭上,黑鷹的鼻子冒出血來,白色的t恤,被染的鮮紅。

黑鷹悶不吭聲,他識趣,知道今天自己只有挨打的份,比不過他們的。

光頭將人揣在了地上,下面,他們的一哥,才從後面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小子。」他一腳踩在了黑鷹的腦袋上,看著他,「你還小,不知道,不是你能打,你就能逞英雄,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