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91章 這些招數,她早看過

第1591章 這些招數,她早看過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9-19 01:20  字數:2593

幾個人哪裡想的到,黑鷹竟然會敢跟他們動手、

畢竟,他只是一個小孩子,而他們幾個大人在一起。

可是,黑鷹真的便動手了。

幾個拳頭打下來,幾個人才趕緊上去應戰。

黑鷹自己一個人,必定是打不過他們那麼多人的。

他挨了好幾下,可是,他就是知道,堅決不能讓他們有好果子吃,他就算自己挨打,還不忘讓人家也挂彩。

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自己都不怕挨打了,那麼,誰還能把他怎麼樣呢。

幾個小偷後面跟著驚嘆了。

只覺得,這個孩子,他瘋了,才會因為一千塊錢,要賠上一條命。

可是,黑鷹並不是為了一千塊,他只是,再也不想這樣,被人欺負了。

軟弱下去的結果,只會是更多的欺負,他只是想站起來。

而且,一千塊,對於他們來說,不過是一千塊,對於黑鷹來說,卻是可以活下去的維持。

後面,是外面工地的人看到了,趕緊沖了進來、

那幾個人,也不過是仗著自己人多,其實也很慫。

欺軟怕硬,應該是他們的一向作風了。

所以此時,他們看著也是慫的不行。

幾個人訝異的發現,黑鷹將著那幾個小偷,打的都已經倒在了地上。

而他,鼻青臉腫,卻仍舊堅挺的站在那裡,看著幾個人。

後面,幾個人被帶了出去。

他也被帶了出去。

在醫務室給他上藥的時候,醫生都在說,「你挨這麼多下子,都不疼嗎。」

黑鷹搖搖頭,「比身體上的疼痛更可怕的,是活不下去,我不疼。」

這時,外面,工地的老闆來了。

他本來也不太相信,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將那幾個臭名昭著,在局子里蹲過的男人,打了個落花流水。

因為那幾個人蹲過監獄,所以,很多人都是避著他們走的。

可是他沒有這樣,相反的,還將幾個人打的不行。

於是,他在外面對著黑鷹道,「你叫什麼名字?」

「墨謹言。」

「好了,你知道,你不能再在這裡做了。「

「我……老闆,你是要開除我嗎?」

「不……」老闆看著他,「你去我的洗車行吧,到那裡鍛煉一下,你還小,打架到底不是正經事,你要學的東西,還很多。」

就這樣,他獲得了老闆的賞識。

這一個老闆,後來,他都一直很尊敬。

也因為這個,黑鷹在得勢後,第一個先幫他擴大了洗車行,如今在a國,他也算是一個行業的龍頭老大,如今也因為年紀大,開始退休養老了。

回想起來,他覺得自己這輩子做的最明智的決定,就是看中了這個孩子,覺得他到底是個有耐力的人,便暗中幫了他一把。

雖然只是那麼一抬手的事,但是對於這個孩子來說,卻是讓他得到了生活下去的又一個支撐。

而這個孩子,比他想的,還要有能力,從一個十幾歲就流落街頭的小混混,到最後,竟然成了整個世界都聞風喪膽的黑老大。

……

木斐然的節目還沒播出,她便開始了第二期的拍攝。

因為上一期,章天明覺得,這個之前覺得,應該不適合在綜藝節目里發展的木斐然,對自己儼然是個很大的威脅。

沒想到,木斐然竟然做的那麼好,導演都一直在誇獎,偷偷看過剪輯鏡頭的也說,她的鏡頭,特別多。

這麼看來,自己將不會再是這個節目里最受歡迎的那個。

她心裡當然不樂意,便趕緊聯合著公司,開始想辦法。

公司的人說,「這個也好辦,給她弄點黑點,這節目組不知道她黑點的真的假的,這一期就不會太敢拍她,免得是真的,到時候剪下去也是個問題。」

「這個好,但是,她能有什麼黑點、」

「她過去的男人叫莫鼎,那以前也是圈子裡很牛的老闆,跟她結婚,又離婚,孩子如今還是她帶著的。」

「那算是什麼黑點呢。」

「就說她當初是懷著孩子嫁給莫鼎的,因為莫鼎不願意喜當爹,才會跟她離婚了,如今莫鼎,自己也有了第二任,據說還是個家世不錯的,也不會再回應這些問題的。」

章天明一笑,當即道,「很好,那就趕緊發吧,馬上節目就會開始拍了呢。」

他們說做就做,果然,第二天,節目組還在開會的時候,就聽人說,「不好了,網上有一個木斐然的消息,不知道真假。」

他們上網上一看,更是有人繪聲繪色的說了木斐然的過去。

其中還有一些照片,有木斐然結婚後,生了孩子,就沒再跟莫鼎在一起的證據,一些木斐然自己帶孩子的證據,諸如此類。

節目組一看,有些分不清真假。

「這個真的假的,我記得以前就說過一次。」

「算是舊事重提吧,不過,空穴不來風。」

「看木斐然怎麼回應了啊,我看是剛出來的,木斐然估計還沒消息呢。」

「會回應嗎,有些人就這些事,都是直接置之不理的。」

「但是你看,這麼多人刷,不回應,水軍刷個沒完,那也不太好吧,觀眾都只相信這些一面之詞的,而且弄的好像證據很多似的。」

下面。

木斐然公司自然早知道了。

她在林澈的公司旗下,但是,公司也為她安排的是個人工作室。

工作室里一下子翻天了。

「我去,這怎麼搞的,好好的出了這麼個新聞,是嫌我們被說票房毒藥,還不夠是不是。」

「那現在可怎麼辦,斐然姐是不是還不知道呢,這個,真的假的,我們難道直接問斐然姐嗎。」

「什麼真的假的,真的假的,都必須當假的處理,不然,真是這樣的話……」

那怎麼洗白啊。

就算以後沒人提了,大家看到她,也會首先想起什麼給人喜當爹這件事的。

這時、

木斐然從外面進來了。

看著大家在裡面一臉愁容的議論著,木斐然卻一笑,「怎麼了。」

「斐然姐……」

幾個人看著她,不知道怎麼說。

木斐然道,「好了,別哭喪著臉了,我都看到。」

「啊,那斐然姐,現在這個可……」

「不得不說,多少年了,這些把戲還是一點沒變,只是,她還是新人,我可不是了。」

大家看著木斐然淡淡的坐了下來,翹起了腿來,一臉清淡的挑眉,。

那樣子,似是一切盡在掌握之中,運籌維握,那樣子,讓人一看,便覺得莫名的心安。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