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77章 我會忍不住把你吃掉

第1577章 我會忍不住把你吃掉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9-01 16:12  字數:2505

顧靖予關上了車門,蘇晚為難的看著他,「沒事你有事的話可以先走的。」

本來想幫他找個台階,卻不想,顧靖予直接道,「我沒事,走吧,一起喝酒。」

艾米粒一喜,因為開心,雙腳一起來回跺了起來。

就那麼興奮的,跟著顧靖予,一起走到了一邊去。

這擼串的小攤顯得很小,有些髒兮兮的感覺。

蘇晚想,他天之驕子,怎麼好在這裡吃東西。

但是,顧靖予只是坐下來,淡淡的道,「這裡吃什麼的?」

那樣子從容淡定,絲毫不會讓人覺得,他與這裡有什麼違和。

倒是因為他的動作,讓這個小攤位都顯得高大上起來。

這個時間,還沒什麼人來吃串,這家店也偏僻,平時人就少,不過一些熟客經常來而已,因此倒是安靜。

艾米粒說,「這家店好多都很好吃,來來我來點,靖予前輩你嘗嘗,絕對好吃的讓人想要咬掉舌頭。」

蘇晚被她逗笑了起來,只是,心裡卻也想著,他什麼沒吃過,真的會覺得這個好吃嗎。

艾米粒點了很多,還點了不少啤酒來。

邊喝著啤酒,艾米粒還邊看著顧靖予,眼中冒著泡泡,看著就是一副幸福妹妹的樣子。

蘇晚說,「米粒,你少喝點。」

「哎呀沒關係,啤酒不醉人的啦。」

「怎麼可能。」

喝著喝著,艾米粒果然醉了。

也不是徹底的醉了,只是說話開始大咧咧起來,對著顧靖予,都開始毫無顧忌起來。

「你說,靖予前輩,你們男人,是不是就愛這一套,吵完了,再來哄,哄完了,還要吵,有什麼意思呢。」

「這個……生活本來就沒什麼意思吧。」

蘇晚說,「好了米粒,你不是說,不管他了,怎麼,哄一哄,你就又心軟了?」

「不心軟,一點也不!」說著,艾米粒卻還是很心碎的撇起了嘴來。

「我跟他在一起那麼多年了,剛開始,他什麼也沒有,家裡窮成那樣,他們全家的工資,都沒我一個人多,我給他買吃的,買喝的,買穿的,大學裡,出去旅遊,都是我掏錢,畢業了,工作的衣服都是我給他買的,後來他不想做了,想創業,是我給他一萬塊錢當本錢,現在好了……」

艾米粒咬著唇說,「現在他創業比我賺的多了,是不是就嫌棄我了?」

艾米粒其實一直在等他求婚而已。

兩個人這麼多年,早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該談的戀愛,都談夠了。

可是,那個男人卻從不主動,結婚,多簡單的事呢,兩個人手拉手,直接去民政局不就好了。

然而,他卻從來不開口說。

艾米粒每每說點什麼,他就覺得她是在逼婚,說話口氣便變得十分的不好。

艾米粒其實是在逼婚啊,因為,她真的想有個家了。

可是,聽著他用一副不耐煩的語氣說,你不就是想結婚嗎,行,我去定酒店,咱們去結婚,好了吧。

艾米粒覺得自己好醜陋,好像是求他來娶自己一樣。

艾米粒覺得,兩個人結婚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於是艾米粒便直接說了分手。

男生直接道,好,分手就分手,你以後可不要後悔。

兩個人就這麼分了手。

可是,如今那男生又找了過來。

艾米粒覺得,自己熬的夠了,每次看到兩個人的聊天記錄,都覺得自己夠了。

可是,心裡又那麼的難受。

艾米粒說,「你說,他到底是不是還喜歡我啊,還是就是不想當個罪人,才不斷的跟我和好的。」

「這個,你自己心裡應該比我清楚啊。」蘇晚說。

艾米粒咬著唇,「我就是害怕,有一天,我在他的心裡,已經是個責任而已,因為我幫過他,我在他最困難的時候,沒有離開他,我就成了他的恩人,他不想背負著這份債,所以,才不跟我分手……」

是啊,其實,她心裡不是自己都清楚嗎。

只是,一直還想欺騙自己而已。

「好了,米粒,你別喝了,還說啤酒不醉人呢。」

艾米粒醉倒在了那裡。

蘇晚無語的說,「我就說……現在可怎麼辦。」

顧靖予道,「送她回去吧。」

蘇晚抱歉的看著顧靖予。

兩個人一起將她拉起來。

艾米粒倒是還能走,只是磕磕絆絆的。

好不容易,上了車,把人送到了她的家裡。

蘇晚下來的時候,覺得雙手都酸了。

她看著一邊的顧靖予,「抱歉啊,帶你過來,還要做苦力。」

「沒有,我覺得她挺有趣的。」

「是啊。」她說,「平時挺堅強的女孩子,也那麼活潑,就這麼一件事,讓她苦惱。」

蘇晚也喝了點酒,一下子靠在了椅背上,伸長了手臂,長長的嘆息一聲。

什麼也不用想的晚上,擼完了串,喝完了酒,天都好像變得慵懶了。

蘇晚看著一邊的顧靖予,「東西吃的習慣嗎?」

顧靖予說,「嗯,很好吃。」

蘇晚看著他

只覺得,他不管是做什麼,樣子都那麼的和諧,好像很快,就能融入到一切事物中去一樣,而且,每一樣,都那麼的好看。

蘇晚說,「回家回家吧。」

「不,還是帶你去個地方。」

「哪裡?」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

顧靖予發動了車子,很快,兩個人便到了一個空曠的草甸子上。

「啊,這裡……可以看星空啊。」

星空很美,顧靖予將天窗打開,椅背放倒,枕著自己的雙臂,躺了下去。

蘇晚說,「好美。」

顧靖予笑笑,「難得心情這麼輕鬆,回家多浪費。」

她側過頭,看著他。

顧靖予說,「別看我。」

「為什麼?」

「我會忍不住要把你吃掉。」

「……」

蘇晚一愣。

顧靖予忽然轉過頭來,將她摟到了自己的懷裡。

他看著她清新的臉,低頭,輕輕的那麼一吻。

那甜蜜的吻,讓人不禁的,會閉上眼睛。

蘇晚顫抖著雙唇,心,砰砰的在跳。

這個男人。

經過了這麼多年,鉛華洗凈,還如少年……

但是,沒過多久,他放開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