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76章 真是有愛的一幕

第1576章 真是有愛的一幕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9-01 16:12  字數:2607

艾米粒說,「不知道啊,就是在聊天吧。」

孫柔柔十分不屑的道,「真是,昨天裝的那麼大義凜然,還說自己不想去接近顧靖予,我以為真的呢,原來,暗中都勾搭上了。」

艾米粒道,「喂,你怎麼說話呢,人家就是在聊天而已。」

「誰知道是不是呢,昨天她最後一個走的吧,你說她幹嘛去了?反正我不知道,誰曉得,是不是我們都走了,兩個人便勾搭上了呢。」

「你」

「天真啊,艾米粒,我們都是天真的,你看,昨天她留下最後一個,我還真以為她那麼勤奮,收拾完了再走呢,原來,人家是早有打算呢。」

「喂,你怎麼這樣,說的好像你都看到過一樣,你根本什麼就不知道。」

蘇晚跟顧靖予還在那裡坐著聊天。

他說,「你母親告訴你的?」

「是啊,她小時候喜歡跟我說。」

「之後呢?」

「之後啊。」蘇晚嘆息著,「我就那麼生了下來,臍帶都是我母親自己用剪刀剪下來的,所以我的肚臍很難看,長的不好,人家說,因為我媽媽那時的剪刀不好,感染了,長壞了,後來,我媽忍著痛,在倉庫里待著幾天,才有人發現,將她送到了醫院。」

「你能活下來,也很不容易。」

「是啊,所以我家裡人常常說我福大命大呢。」

蘇晚笑起來。

顧靖予那麼看著她,跟她說,「你剛剛的語法呢,有一些的錯誤,不過,大體都是好的,你很聰明。」

「真的嗎?」蘇晚似是被鼓勵到了,說起話來,也沒那麼害怕了。

兩個人聊了很久,蘇晚覺得自己說了很多話,從沒說過這麼多的話。

不知不覺,忙碌的時候到了。

孫柔柔過來故意說,「不拍攝了是嗎?」

蘇晚趕緊去工作,回過頭,對著顧靖予那麼一笑。

攝像機早捕捉到了這麼一幕。

後面的人都在驚嘆,「這兩個人是在幹嘛呢,一直在用英文聊天,哎呦,畫面太有愛了。」

但是,要不要播出,還要問問顧靖予才行。

萬一顧靖予不想曝光,他們可不敢隨便播出去。

蘇晚到了後面去刷杯子。

孫柔柔嫉恨的走過去。

「呵,看不出來,你瞧著單純,心機還是蠻多的,只是,我勸你小心點。」

蘇晚看著她,「你什麼意思?」

「看著好的,未必就真的像表面那麼好,顧靖予之所以至今沒結婚,總是有原因的,你小心被他玩了,小心他們家裡,有更深的東西,你這點小心機,可不夠顧家玩的。」

孫柔柔一臉恐嚇的說完,才轉身離開。

蘇晚沒說話,看著她的背影。

今天的拍攝,又很快的完成了。

顧靖予明天將不再來參加拍攝。

晚上,大家依依惜別。

蘇晚看著他笑笑。

他也對著蘇晚,示意了一下。

等到一切結束了。

顧靖予來到了蘇晚邊上。

艾米粒本來還在,看顧靖予來了,馬上識趣的走了。

顧靖予道,「你的英文還沒學完,怎麼辦?」

「已經懂了很多了呢,我覺得,聊天果然是有用的。」

「對啊。」

「再去學校我一定會進步的。」蘇晚笑著說。

「不如明天一起去湖邊,我接著教你。」

「啊?」

「好人做到底,我教了一半,不放心,明天,還是一樣的時間,我來接你。」

「」

蘇晚想說什麼,顧靖予已經招招手,走了。

艾米粒神秘兮兮的過來,「怎麼回事啊?」

蘇晚說,「顧靖予在教我學英文。」

「什麼玩意?」艾米粒說,「不是吧」

「真的啦,我們下午都在學,好了,走吧。」

「孫柔柔在那嫉妒死了。」

「嫉妒我學英文嗎?」

「不是啊,她在那說你半天的壞話呢,特別壞,不過沒關係,那都是因為嫉妒,氣死她才好呢。」

「可是我們真的在學英文而已。」

「哎,我倒是希望你們在談戀愛,哈哈哈。」

「滾蛋。」

第二天

顧靖予真的來接她了。

開著車,他載著她到了一個湖邊。

看著外面的湖水,清澈見底,似是從山上流下來的泉水,看起來特別美好。

「這裡好漂亮。」

「是啊,我喜歡一個人來這裡坐著。」顧靖予說,「一個人都沒有,特別安靜。」

蘇晚說,「是啊,你走到哪裡,人都那麼多。」

顧靖予笑笑,「好了,現在必須要用英文說話了。」

「是」

蘇晚說,「你會不會也覺得煩呢,一直在當大明星。」

「是啊。」顧靖予說,「所以現在不怎麼拍東西了。」

「那你當初為什麼會做這一行呢?」

「因為叛逆吧,什麼都想跟家裡對著做。」顧靖予說,「其實,真的做了明星,也就跟那時候沒什麼不同,我從小在國外出生,回國後就開始被人跟著,因為二哥小的時候就被人襲擊過,所以他們對我們小心翼翼的,後面從來不會斷了人。」

「那去衛生間也跟著嗎?」

「是啊。」

蘇晚笑了起來。

他說,「一直到現在,才沒人再跟著。」

這時,蘇晚那邊電話響了起來。

蘇晚接起電話來。

「蘇晚,你說,那個混蛋,又給我送了個禮物,我到底收不收啊。」

打來的是艾米粒,說的是她那個剛剛分手的男朋友。

「當然不收。」

「嗚嗚嗚,可是我好難過。」

「難過」

「說好的請我喝酒呢、」

「這好吧。」

蘇晚看著顧靖予,「我要去朋友那裡,今天估計不能上課了呢。」

「那我送你過去吧。」

「啊可是」

「這裡距離市區很遠,我不送你,你要怎麼走?」

蘇晚想也是,點了點頭,「麻煩你了。」

「沒事,反正我也沒事做。」

顧靖予一直送她到了擼串的小攤位。

艾米粒已經開始喝起了酒來,一眼看到,從車上下來的顧靖予和蘇晚,嚇的不清。

「啊,你們兩個」

蘇晚說,「我們剛剛還在學英語。」

艾米粒想,學英語不是個暗號吧。

顧靖予說,「哦,就是你啊。」

艾米粒馬上道,「來來,靖予前輩,來都來了,不喝一杯怎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