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75章 秋天的童話

第1575章 秋天的童話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8-31 10:47  字數:2852

蘇晚看向了顧靖予的方向。

默默的看了好一會兒。

「收東西啦。」

有人喊了下。

蘇晚讓孫柔柔去收。

孫柔柔忙趕了過去。

「顧前輩……」

後面,一下子,在店裡的人瞬間都發現了顧靖予。

「啊,顧靖予。」

孫柔柔馬上被擠到了一邊,粉絲直接沖了上來。

顧靖予被埋在中間,微笑著。

監控後面,統籌的人還在哈哈大笑,「完了完了,我們的顧靖予被圍攻了,這下,身份也徹底暴露了。」

這時,導演在後面出來了。

「好啦,所有的店員看到了,今天呢,出任我們代理店長的人,便是,顧靖予!」

大家一下子反應過來。

原來,他是來參加節目的,要做代理店長。

顧靖予抬起手來,對著大家笑笑,「這些都是我的員工是吧,今天多謝大家照顧了。」

蘇晚看著他,他也不由的瞥向了蘇晚。

對著她的方向,淡淡的,那麼笑了笑。

大家興奮的看著顧靖予。

林澈對他們也是好啊,把顧靖予都請來了,看來是真的很想培養他們的啊。

艾米粒在一邊捧著臉頰,「哎呀,活的顧靖予……」

節目還在繼續,艾米粒在一邊說,「看孫柔柔,一直霸著顧靖予。」

「你也過去霸者啊。」

「我還沒有那麼不要臉呢。」

「那你能怎麼辦呢。」

「好吧……哎,可惜現在顧靖予都不怎麼拍戲了。」

「可能拍的太多了,懶得拍了吧。」

「聽說,顧靖予剛開始要做藝人的時候,他們家裡也非常不贊同呢,我覺得,當藝人挺好的啊,那麼多粉絲,一呼百應的……哎,可能還是我們這樣的家庭不同的緣故吧,他這種人生一帆風順的,我總覺得……反倒也挺無聊的,你看,他就好像是那個家庭里的一個異類一樣,沒事出來做什麼戲子,聽說他曾經,十幾年沒有回過家,可見跟家裡鬧到了什麼程度。」

「十幾年沒回家?」

「是啊。」

蘇晚再次看向了那個在那裡認真看著賬單的男人。

好似熟悉,但是,其實過去,大概在內心裡,有些抗拒知道他的事情,聽到他的名字,因此,其實並不是真的就熟悉的。

對於這些,她還都是第一次聽到。

他坐在吧台後面,低著頭,高高的個子,坐著那種很蹩腳的高腳椅上,雙腳都放在上面,所以褲子有些被提高,他很瘦,所以即便身上是肌肉,纖細的腳踝,還是暴露了他的纖瘦,皮膚很白,露出的腳踝顯得很嫩。

運動鞋,休閑褲,他身上系著個紅色的圍裙,看起來是普通者中,最不普通的那一個。

好像是個天使一樣,那麼的漂亮。

可惜,若是個普通的帥帥的男孩,應該更開心吧。

所以那張漂亮的臉上,此時有些不耐煩,有些疲憊,還有些對世間的迷茫。

掀起了點眼皮,他看了看這邊的蘇晚,一個對視,他一笑。

蘇晚也笑了笑,覺得隔著這麼多人,那笑容,看起來很暖。

孫柔柔不由的看了過來,想要看顧靖予在對誰笑。

蘇晚開始擦拭桌子上的咖啡杯,洗好了的,擦拭乾凈了,放到消毒櫃里,動作很利落,也很乾凈。

外面,街道蜿蜒著,小路上,一層的,都是焦黃的大葉子,看起來,很有溫暖的感覺。

秋天,雖然涼涼的,卻總讓人想到溫暖這個詞,一如咖啡館,也總讓人想到醇香的氣息,和柔柔的光和音樂。

忽然覺得,開一間咖啡館,其實是一件讓人十分享受的事。

終於收拾完了。

一天的拍攝,也跟著結束了。

蘇晚站在門邊,準備回家。

天下起了雨來,她站在那裡,瞧著大家都走了,她負責關店門,所以走的晚一點,反倒被雨困在了這裡。

正在想著,這秋天綿綿的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卻見,一輛車,停在了路邊。

顧靖予拉開車窗來,「怎麼了,要回家嗎?我送你。」

「啊,不用了,不順路吧。」

「沒事,我開車,走吧。」

蘇晚看了看,決定不要矯情,上了他的車。

想要坐到後面去,可是,他已經伸手,拉開了副駕駛的座位。

她只好坐了上去。

顧靖予道,「天很冷,你就穿這一點,給你,衣服。」

他將后座上的一件衣服,拽了過來。

「謝謝。」

她說著,將充滿了他的味道的衣服,蓋在了身上。

可是,外面的雨,一會兒,就停了。

她覺得,這好似是老天開的玩笑一樣。

她說,「不下雨了。」

「是啊。」

「我家就在前面。」

他向外看了看,那是一片租住的地下室。

他說,「你們公司沒為你們準備宿舍嗎?」

「我沒有要,還要公司出錢來給租,那麼貴,我住這裡,才幾百塊一個月,公司租的,最便宜的也要七八千一個月,我就一個人住,不合算。」

顧靖予看著她。

那眉眼間似是繞著點氣息,綿綿的如外面的秋意。

「好啦,我知道我很笨。」

「你最近都在做什麼呢?」顧靖予說。

「我啊,白天在拍攝,晚上要去上課,我報了個英文班。」

「你在學英文?」

「是啊?」

「我可以幫你。」

「什麼?」

「我在國外住過很多年。你學的什麼英文呢?」

「普通的商務英文。」

顧靖予說,「下次,帶著書來咖啡館,我教你。」

蘇晚看著他,想想,大方的接受了,「好吧。」

第二天,她真的帶著書去了咖啡館。

人依舊不是很多。

下面沒事的時候,蘇晚拿起了書來看。

顧靖予便走到她邊上,坐下來說,「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

蘇晚說,「也沒什麼不懂的,就是我口語比較爛。」

「那我們現在就可以一直用英文對話。」

他說著,真的說起了流利的英文。

蘇晚有些聽不懂。

顧靖予便說的慢了點。

蘇晚說,「那,我應該說點什麼呢、」

「你可以跟我說說你的過去,你家裡的事,比如,最簡單的,你出生在哪裡。」

「我出生在一個小破倉庫里。」

蘇晚上回憶起來,「半夜的時候,我母親忽然肚子疼,她想叫人,可是,她只有一個人,因為要跟我父親在一起,她跟家裡決裂了,可是,我父親也不想要她,她一個人在外面,住著的是別人出租的倉庫,她買了個小床,和一個簡單的衣櫃,就住下了,她疼了一個晚上,她擔心只是假的疼,去醫院會花錢,所以,就等著,可是,後來她忍不住了,她再想叫人的時候,已經晚了,她疼的死去活來,只能自己用手抓著床頭,忍著疼痛,床都被她抓的,留下了深深的印子。」

旁邊的人看著蘇晚跟顧靖予在那一直說話,都有些奇怪。

「蘇晚,怎麼,在跟顧靖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