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73章 男人們的原則呢,一

第1573章 男人們的原則呢,一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8-29 08:38  字數:2664

俞閔閔同情的看著林澈,「如果寫的不對,別怪我哦……」

「開始啦開始啦。」陸北辰的口紅已經交給了俞閔閔。

俞閔閔雙手被綁在了後面,嘴裡叼著口紅,看著對面的顧靖溟。

她都不捨得在顧靖溟那英俊的臉色寫東西。

可是……

顧靖溟低下頭來,太高了,他要半蹲著點身子,俞閔閔低頭畫著,但是用嘴巴,真的是有點困難,看著顧靖溟的臉被畫的亂七八糟,俞閔閔一臉心虛的咬著口紅,可憐的看著他。

她是真沒啥藝術天分啊。

「哎呦,完了,林澈,做俯卧撐吧!」

陸北辰一看,上面別說名字了,正常一點的曲線都沒有。

俞閔閔丟下唇膏,鬱悶的看著林澈,「我真儘力了。」

陸北辰說,「行了行了,快點做,俯卧撐!」

林澈憋悶的看著他。

今天這個陸北辰,讓他當個主持,他可是囂張了啊。

林澈哼了下,剛要去做,又覺得自己肯定做不下來。

她馬上抬起頭來,哀怨的看了下顧靖澤,「真的要我做嗎?」

顧靖澤被她那小眼神看的,想要轉過頭去。

林澈說,「做完了估計我就癱了哦,你真讓我做?」

「……」

陸北辰發現了,眼睛一瞪,「喂,顧靖澤,你哪頭的啊。」

林澈一叉腰,「什麼哪頭的,我老公,你說是哪頭的,不是我這頭的,難道還是你那頭的啊。」

「……」

顧靖澤一聽,心裡一熱,趕緊上來。

「好了好了,不做,咱們不做了。」

「你你你,顧靖澤,你有能點原則不。」

林澈道,「幹嘛,對老婆還有原則?對你有原則是沒錯,對我有原則……那是絕對不行的!」

「……」

陸北辰看著兩個人。

再看顧靖澤那微笑著威脅的模樣,只能嘆息。

惹不起惹不起……

他頭轉向了另一個伴娘。

木斐然……

木斐然一愣,卻見這時……

「幹嘛,你覺得她背後就沒人了是嗎?」

這時,黑鷹卻一下子站了出來。

陸北辰無語的看著黑鷹。

真是的,這還怎麼玩嗎。

「看看你們,看看你們這些男人,還能有點原則不,怕什麼女人嗎,真是。」

顧靖妍這時一把拎過了陸北辰,「哦,你不怕的哈?」

「……」

大家一下子更笑了起來。

洞房的時間只能留給顧靖溟和俞閔閔了,大家退散出去,房間安靜下來。

顧靖溟拿了一杯紅酒,放在桌子上,看著俞閔閔坐在床上,走過去,低下來,將她腳上的高跟鞋脫了下去。

俞閔閔說,「本來結婚就累,你還又來一次……」

顧靖溟一把將她的腳抓在了手裡。

俞閔閔心底一睜。

他笑著道,「是啊,因為想起來,上一次,沒來得及洞房,這次……」

「這次……幹嘛?」

「要全部補上。」

「……」

他的手,還炙熱的抓著她的腳丫,她想抽回來,都不行。

一下子,人便被他緊緊的拉了下去,雙雙跌落,他抱著她,看著她的臉頰。

俞閔閔此時覺得暖烘烘的,看著他,便一點都不累了一樣。

「那你今天開心嗎?」他說。

「開心。」

「這才是婚禮,對不對?」

是啊,雖然累,但是,回想起來,每一個片段,都那麼的有趣。

她抿著唇笑著,他說,「好,那,差最後一部……我們的婚禮就結束了。」

春宵一刻,怎麼能辜負。

兩個人纏綿著靠在了一起,外面,月色正濃。

顧靖予回到家,聽林澈打來了電話。

「我們過幾天有個節目要做,你去幫個忙,站個台吧。」

「站台?」

「對啊,名字叫咖啡店。」

「我可以拒絕嗎?」

「不可以哦!」

林澈說完了,直接掛了電話。

顧靖予無語的哼了下,真是……

……

咖啡店的節目很快就要開始了。

林澈工作室的藝人,都還算是和諧的。

可是也不是真的就那麼乾淨。

公司做大了後,總會有一些實力不錯,可是也會有小心眼的藝人加入進來。『今天參加的新人一共六個,三個男藝人,三個女藝人。

蘇晚是其中之一。

艾米粒也是其中的一個,跟蘇晚一樣,她們兩個都謹小慎微的,在那裡看著咖啡廳的地方。

地方選的是一個不算熱鬧的街區,人流量如果太大,擔心會影響到拍攝,所以他們選了個人沒那麼多的地方。

艾米粒看著菜單說,「好多東西不會做,我沒做過呢,希望到時候不要弄爛了,給澈姐丟人。」

蘇晚說,「我以前多過咖啡館侍應生,沒關係的,就是咖啡拉花我做的不好。」

「聽說陳明會拉花,他以前是做過調酒師的,被澈姐從酒吧拉來的。」

「那就應該沒關係了吧。」

「啊,我就希望這次收視率能高起來,不過我們都是新人,不知道澈姐會不會找幾個她的老友什麼的,給我們拉拉人氣。」

另一邊,孫柔柔說著,走過來。

蘇晚笑笑,艾米粒說,「就想著紅,就想著紅,這紅也是要看運氣到沒到的。」

孫柔柔說,「怎麼了,你不想紅啊,我就是想紅嗎,哪有當明星的不想紅的,對吧,連澈姐當時都說,她想紅。」

艾米粒撇撇嘴。

蘇晚也說,「是啊,我也想紅。」

「那是,我紅了,粉絲多多的,我馬上衣錦還鄉,讓我家裡那些,聽說我當藝人,就狂噴說我是不是出來賣的人,統統去死。」

蘇晚哈哈一笑,「好吧,我只是覺得,紅了我就能有口飯吃的。」

是啊,跟他們不同,她現在吃飯都成問題,哪裡還管別的呢。

她想的是有錢賺的話,就不用每天租住在那麼小的地下公寓里,也不用算計著要怎麼買衣服,怎麼吃東西。

這些都是她現在急需要解決的事情。

她很現實,就想這樣而已。

她從這裡收拾好了東西,跟大家告別,回去後,在路上隨意的買了一籠包子,加上個混沌,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大家們,放在簡陋的桌子上吃著。

這次簽約新公司,是林澈花了不少錢給墊付的。

所以她拍廣告,走商演,這些錢她都沒用,存著要還給公司。

她看了看銀行卡里的存款,滿足的吃了一口包子。

她也希望自己能紅,紅了,就可以把錢都還掉,再攢錢自己好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