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59章 想見林澈一面,可是

第1559章 想見林澈一面,可是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8-11 15:51  字數:2643

一家四口走進超市,馬上便引起了超市裡的熱潮。

「哇,林澈跟慕夜黎。」

「林澈一家四口一起出現啊。」

林澈不好意思的看看那邊。

後面,親兵趕緊上來攔了一下。

林澈對親兵招招手,對後面的人說,「抱歉,我們在帶孩子,希望大家平常心啊,大家好好逛超市,當我們不存在就行了。」

林澈那和煦的笑容,讓人很是欣賞。

看著兩個聰慧的孩子好像小金童一樣在那站著,這一幕,確實讓人不忍心打擾。

有人說,「對啊對啊,人家在逛街,大家不要打擾啊。」

大家雖然也很想靠近這些名人,可是公德心還是讓他們沒有再過來,遠遠的看著,拿著手機拍的也不少,但是林澈他們不去管的話,也就算了、

顧靖澤看了看那邊,笑笑,推了個小推車,顧時願忙要爬上去。

小胖腿在那耷拉的半天,看的人發笑,顧靖澤溫柔的將孩子抱到了小車上,這才推著人繼續往前走去。

顧時願說,「哥哥,我要吃糖醋排骨。」

顧時年無語,「不會。」

「那我要吃爬蝦。」

「不會。」

「那我要吃……」

顧時年回頭道,「不是說要做菜給媽媽吃嗎,你吃什麼吃。」

顧時願表吧唧下嘴,有些不甘心的說,「好吧……」

林澈在一邊看到更覺得好笑起來,顧靖澤說,「大家一起吃,時願也吃。」

顧時願小臉這才揚了起來,「太好了。真的嗎。」

「真的。」

顧靖澤摸了摸她的小臉。

顧時願笑嘻嘻的。

顧靖澤攬著林澈的肩膀,。

林澈注意到,後面的人都還在看,有些不自在的說,「討厭啦,離我遠一點。」

顧靖澤自然也注意到了,無所謂的道,「怎麼了,我們是合法夫妻。」

「……」

顧靖澤說著,還直接貼了過來,在她的臉頰上吧唧的親了一下。

後面的人一陣歡騰。

「啊,親了,親了。」

「天哪,太暖了。」

林澈臉紅,不敢看後面的吃瓜群眾,一下子嬌羞的打向了對面的顧靖澤,拍在他胸口的樣子,撒嬌的氛圍,太明顯,看的外面的人,更覺得暖心起來。

前面,顧時年已經忍不了,

這兩個人。

又開始秀恩愛了。

他搖搖頭,拉著顧時願說,「行了,買菜吧。」

苦逼,真以為林澈會低落個一陣子呢,但是明顯,有他們老爸在,別的安慰,便都不需要了。

這就是所謂的愛情?

終於買完了菜回家,別墅里沒什麼人,林澈在一邊看著顧時年,「你個子這麼小,灶台都夠不到吧,要不然還是算了。」

顧時年回頭漠然道,「媽媽,你忘了有一個東西,叫凳子嗎?」

「站著凳子炒菜?太危險了吧。」

「那還有一個東西叫電磁爐,我可以拿下去炒。」

「……」

顧靖澤笑著看著林澈,「在年年面前,你還是少用你那些本來就不多的智商了吧。」

「滾蛋!」

這父子兩個,就會欺負她。

顧時年三下兩下的,便真的做出了幾道菜出來。

雖然看著還青澀,可是明顯的,是都能吃的。

林澈吃了幾口,沒想到還不錯。

嗚,為什麼他們家年年,什麼都做的比她好……

她這個媽,太有挫敗感了。

看著林澈吃著東西,顧靖澤一笑。

不動聲色的,他從下面勾住了林澈的小腿。

林澈一愣。

感到他的腳在磨蹭著她,還撩撥著,往她的裙子里鑽著。

這個不正經的……

兩個孩子還在呢好嗎?

林澈不好讓兩個孩子知道,他們的爸爸竟然在下面挑逗自己,於是她兇巴巴吧的瞪向了顧靖澤。

卻見顧靖澤一本正經的那種筷子吃著東西,似是根本就沒看自己一樣。

裝的太像了!

這時,顧時願看到了自己媽媽那表情。

「媽媽,你怎麼不吃東西,在瞪爸爸啊。」

「……」

顧靖澤抬起頭來,淺笑。

林澈真想去打他。

太壞了啦。

而那邊。

顧時年嚼著東西,看著兩個人,卻似是已經看透了一切一樣,搖搖頭。

真是的……多大了,還跟兩個,剛談戀愛的小孩子一樣。

他覺得,戀愛這東西,真的很降低智商。

他以後堅決不要試。

……

而外面。

因為不少人都拍到了一家四口去逛超市的樣子,大家一時真覺得甜蜜不已。

四個人那親密無間的樣子,看起來真是暖的很。

加上四個人一起出現,很是罕見,一下子,他們便登上了熱門。

「一家四口顏值都好高啊。」

「看顧靖澤這麼厲害的人還這麼疼老婆,陪老婆逛街呢。」

「還那麼偷親老婆,看林澈的表情,好好笑。」

安瀾偷渡到這裡,還在想著辦法去找顧靖澤很林澈求情。

他們的行程很好看到,因為多少媒體都在追蹤,基本上一家四口乾嘛都會有新聞。

然而,想要近身,卻不容易。

安瀾看著大屏幕上,一家四口的樣子,越是甜蜜,越是刺眼,讓人覺得噁心,氣憤,難受。

她家裡被害成了那樣,她的錢都被叔叔伯伯拿去花光了買東西,她偷渡過來,都花費了不少的心思,過去對自己仰望的那些朋友,現在她跪著去求,人家才施捨一樣,給她一點幫助,還對她羞辱不已。

這些,都讓她覺得特別的難受。

對比這著一家四口,她心裡怎麼會平衡呢。

酒吧里的人,看著安瀾。

過去的安家小姐,現在看著,是很落魄啊。

想著安瀾過去對人怎麼趾高氣昂,甚至不帶半點的好樣子,鼻子長在頭頂是上,如今他們便更樂得看她如此落魄。

「你想見誰?林澈?」那人哼了一下,樣子十分高傲。

安瀾看的多了,都已經有些麻木了。

雖然心裡憤恨,可是面上再也沒了那份傲氣。

「是啊,你能幫我個忙嗎。」

「你要知道,現在他們的防護可是一等一的,我們常人想接近,絕對不可能的嗎。」

「你們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我又不是做別的,我就是去說幾句話。」

「不行你就說你是安瀾嗎,他們也許會見你的。」

安瀾身體一緊,「不行,他們抓到我的話……」

她怎麼可能會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