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51章 必定會要你們血債血

第1551章 必定會要你們血債血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8-07 03:32  字數:2535

顧靖澤道,「既然你姐姐嫁到了我們家,也就是我們顧家的人,是我的嫂子,你的父母,也是我的親人,這是我顧家應該做的。」

很快。

到了葬禮這天。

因為事情引起的關注比較多,所以葬禮的時候,來的人也很多。

知道總統先生必定會到,外面記者蜂擁。

但是俞閔閔因為有孕在身,刻意從後面進入場內,避開了外面的記者。

顧靖溟進來的時候,親衛在外守著,一排的黑色,十分肅穆。

電視也在同時播報著,幾乎是全程直播。

顧靖澤稍後也來了,跟林澈一起,也是一身黑色入場

顧靖妍跟陸北辰兩個一起走了進來,之前一起傳言兩個人離婚,但是看著兩個人還手挽著手,模樣似是比過去還好,也是讓離婚的留言不攻自破。

進去後,顧靖澤看了看裡面,問道,「靖予呢,怎麼還沒來。」

林澈掃了一圈確實沒有,趕緊拿起手機給顧靖予發了個微信。

「你人呢,還不到。」

顧靖予半天才回了一句話,「等一下,有事。」

林澈說,「他說很快來了,等一等吧。」

外面,又是一陣的躁動,聽見尖叫,似是木斐然來了。

大家看出去,果不其然,是木斐然跟黑鷹一起進來、

記者當即一陣猛拍,似是抓到了什麼大新聞似的。

進門來,木斐然還在嘀咕,「這些人有毛病啊,抓不到重點嗎,在這拍我們幹嘛。」

俞閔閔道,「還不是你們很少有同框的時候,而且,圈內的雖然都知道你們的關係,圈外的確實不了解嗎。」

木斐然看著俞閔閔坐在那裡,似是沒什麼不同,走過去看著她。

俞閔閔扶著她的胳膊讓她坐下,「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該哭的也哭過了,該鬧的也鬧過了,現在我就想早點抓到兇手,至於我父母,他們既然已經沒了,我也不會再那麼不理智的大哭大鬧,我們畢竟還活著。」

現在這麼忙亂的時候,也不是該傷心的時候。

她深吸了口氣,摸著肚子。

再哭下去,肚子里的這個,該受不了了,不如還是好好的,該怎麼過怎麼過。

木斐然嘆息,「那些天殺的東西,竟然這麼動手。」

葬禮很快開始了。

顧靖予這時才匆忙趕來、

邊進來邊說著,「對不起,耽誤了一下,我真的」

「好了,來了就好,後面待著去,別到前面來礙眼了。」顧靖澤道。

顧靖予一陣撇嘴,知道自己來晚了,也沒再反駁什麼,老實跑後面去了、

林澈偷偷戳了他一下,「你幹嘛去了。」

顧靖予嘟囔了句,「沒什麼。」

林澈卻已經想到了一個可能、

蘇晚

挑眉,她沒說什麼,笑笑繼續看向了前面

一場葬禮過後,大家都十分疲憊,尤其在外面還那麼多記者跟著的情況下。

俞閔閔看著棺槨下葬,自己的父母一起,雙雙葬入了國家園林。

在這裡,葬著許多對國家有貢獻的人,也葬著許多過去的皇親國戚。

能夠葬在這裡,父親一定會覺得很有面子吧。

她心裡想著,不由的再次哭了起來。

一邊,顧靖溟握著她的手。

她搖搖頭,對他笑笑,擦乾了眼淚。

等葬禮一切弄好,所有人去會場吃東西,林澈卻看見,顧靖澤去了外面打電話。

林澈覺得奇怪,走出去,聽見門外面,顧靖澤對著電話陰冷的道,「找到人再告訴我,安家敢逃,就該知道這個下場,想要跟我們魚死網破,也,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

林澈馬上走了出去。

「什麼,安家?是安家做的這一切嗎?」

顧靖澤頓了頓。

回過頭看著林澈,放下了電話。

「你聽到了。」

林澈說,「是安瀾?」

顧靖澤默默的點了點頭。

林澈恨恨的道,「她到底要幹什麼,先是害了你不說,現在又」

「現在安家已經舉家搬遷逃跑。」

林澈聞言更是一愣,「那怎麼辦?」

「剛剛秦浩打來電話,說在非洲有看到他們的身影,似乎是去了那邊避難,我懷疑,他們是利用了在那邊的軍火市場,本來,他們就在那些窮國家建立了許多工廠,如今躲去那裡也可以理解。」

「啊那那邊會不會比較難找?那裡很多小國,估計形式會很複雜吧。」

顧靖澤點點頭,「所以我在說,定位好確切的位置,血債血償,這件事,我不會就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林澈道,「如果你去哪裡,帶著我一起,尤其是危險的地方,你一個人去的話,我會擔心的睡不著。」

顧靖澤攬著她,「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不,我真的會擔心,還不如我一起跟去,能夠看著你,我就不那麼擔心了。」

兩個人一起這麼多年,他怎麼會不知道她。

「好了,我答應你,如果我去,一定會帶你一起,好了吧。」

林澈這才放心的靠在了他的懷裡。

顧靖澤嘆息著,「你可真是,越來越像小孩子了,這麼粘人。」

「怎麼,你煩了嗎?」林澈說。

「煩了會怎麼樣?」他故意低頭問。

「哼,你還真敢煩!」林澈說著,抬起腳尖來,一口咬住了他的唇。

用力那麼一咬。

「嘿,小貓又咬人了。」他捂著嘴唇,看著她。

林澈還是張牙舞爪的哼著。

顧靖澤無奈的點了下她的腦門,「也就是你,敢這麼大膽,你別以為我不會收拾你,等回家去」

他低頭在她的耳邊說了句什麼。

林澈一下子臉紅的不行,直接捶在了他的胸口。

「討厭!」

「哎呦喂,真辣眼睛。」

門裡,顧靖予早已看了個全。

林澈看著他捂著眼睛出來,臉上更紅了一下。

顧靖澤倒是很快恢復了一臉冷漠,

「你今天這種場合還能來這麼晚。」

顧靖予撓頭,「哎,我不是說了嗎有事」

「好了,你在後面看了半天,一定不是就只是來看的話,說吧,你要幹嘛。」顧靖澤道。

顧靖予再次撓了撓頭,「那個,林澈,你們公司現在還招人不。」

「幹嘛?」

「蘇晚你還記得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