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50章 你們不譴責那些殺人

第1550章 你們不譴責那些殺人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8-07 03:32  字數:2475

她一隻手撫著肚子,眼睛還紅著,卻已經不見淚水。

這一幕,也直接被現場的記者記錄了下來。

大家那麼看著她。

她定定的道,「這次出現意外的是我的家人,他們即便再不好,卻也是生我養我的父母,我父親一直被當做是我家的拖油瓶,我母親跟了他一輩子,一天好日子也沒過過,後來,我跟靖溟戀愛,結婚,諸多照顧下,我父親改邪回正,我母親才安定了幾年,在全國,這樣的父親不止他一個,在全世界,這樣普通的,艱難的家庭也不是就我們一家,他們都是c國合法守法的公民,如今,他們被不明份子襲擊,殺害,他們還想要連我一起殺害,連我肚子里無辜的,還從沒見過太陽的孩子一起殺害,現在你們卻來譴責我,而不是譴責那個殺人犯,我能說什麼呢?我只能說,這個殺人犯,我希望能夠早日捉拿歸案,能夠早日調查清楚一切,能夠還人民一個安全的生活,也能夠慰藉我剛剛喪生的父母,希望大家,也不要為這些人故意散播的言論所誤導,反倒讓事情本末倒置,謝謝各位。」

外面,眾人正看著這一幕。

她做的沒錯,因為那孕婦的身份,和堅強的樣子,所有女性都一下子為只讚歎。

往日除了跟顧靖溟秀恩愛的時候才有存在感的第一夫人,這一刻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形象。

大家紛紛的覺得,她這樣的女性,是值得所有人學習的。

在這個時候,還能夠站出來,忍著悲痛說出這番話,那樣子堅強而又讓人憐惜,難怪會是他們的總統先生能看的上的女人啊。

顧靖溟也在第一時間,站到了上面、

他拉著俞閔閔的手,對著所有民眾說,「在我跟夫人的婚禮上,我曾經當著所有人的面,給了她承諾,從此我是她的丈夫,我們將相濡以沫一輩子,現在,我也將跟她並肩,一方面,她的家庭,也是我c國的民眾,是我國合法公民,維護每一個公民的權利,是我和所有公職人員的職責,另一方面我,她是我的妻子,保護我的妻子,也是我作為一個丈夫的職責,所以,這件事,我顧靖溟,必定會追查到底。」

一時間,所有人都跟著心潮澎湃了起來。

俞成成在下面看著,都不禁的熱淚盈眶、

看著俞閔閔下來,他趕緊扶了上去。

「姐。」

俞閔閔握著他的手,搖搖頭。

「放心,我沒事。」

俞成成用力的點點頭,「我知道,我很為你驕傲,姐,你做的很好,真的就是,我們的第一夫人。」

俞閔閔卻能感覺到,自己的雙腿,還在發軟。

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這些,其實並不容易。

但是她不得不那麼做而已。

外面,琉璃宮的直播,幾乎被所有人看到了。

大家一時間都十分的憤慨,覺得剛剛竟然還在為難一個孕婦,為難一個剛剛失去雙親的人,自己真是不像話。

一面,也開始想著要追問,到底是誰做的這一切,那爆炸,直接在b市響起,對方也太膽大了點。

一下子,總統府那邊的親衛,和著特種部隊以及各路警察,開始紛紛調查了起來。

現場一片廢墟,周圍所有人都在圍觀著。

林澈跟顧靖澤在家中看著這一切,林澈道,「現在總統府那邊亂的很,我剛過去看到,好多人在門口助威。」

「俞閔閔剛剛的演講有奏效,所以大家都去鼓勵她。」顧靖澤道。

「是啊……說的我都覺得很鬱悶,怎麼可以這樣,殺人殺到人家門口去了。」

「我會調查清楚,你去陪著嫂子就好。」他說。

林澈只能點了點頭。

一起出門的時候,顧靖澤又叫上了人,「你們跟著太太。」

他對林澈道,「那邊既然很亂,你多帶上人一起,不然我擔心。」

林澈嘆息著看著他,「又不是沖著我來的。」

「你怎麼知道不是。」

顧靖澤沒有說安家的事,讓她先走了,才接著去處理事情。

林澈跟俞閔閔在琉璃宮裡休息著,外面,顧靖溟再次發布了一個正規的說明,要求徹查這件事,並譴責所有此類暴力行為。

雖然很多次,都能看到顧靖溟在琉璃宮發各種聲明,可是俞閔閔從沒想過,有一次會是因為她的家人。

她一下子更心酸,捂著嘴巴,哽咽出聲。

林澈抱著她,「會查出來的。」

而此時……

顧靖澤的人一下衝進了安家大門。

然而裡面已經空無一人。

他們搜索了整個房間,發現安家幾乎是已經舉家搬遷。

看來時間不久。

這個消息很快回報給了顧靖澤,顧靖澤沉吟片刻。

「沒想到安家還是個有膽識的,確實,這個時候不走,他們已經被滅門,但是……」

他幽幽的站了起來,「走了也不代表,就找不到了。」

他回過頭來,一臉冷冽,「去查,人去了哪裡,那麼一大家子人,不可能毫無痕迹。」

秦浩道,「是,先生。」

顧家很快也是來了消息。

慕晚晴聽說了這件事,給顧靖澤打電話詢問,擔心的問他,會不會有事。

顧靖澤只能說,「母親,您放心,都還在掌控之內。」

「那葬禮的事……是咱們家鬧出來的也,要給人家一個好好的葬禮。」

「是,我著手讓人準備了。」

這件事外人也許不會知道,可是,他們都清楚,俞家父母,是被顧家給連累了、

厚葬是一定的,而且,再厚葬,其實也彌補不了兩條人命。

葬禮的事情,俞閔閔並不想管,將事情交給了弟弟處理。

俞成成看著顧家的安排,也沒什麼心思,但是他必須要承擔起來,於是也是一項一項的看著。

顧家安排的很好,他已經覺得受寵若驚、

顧靖澤還親自來問候了一下,俞成成忙說,「顧先生,您這麼忙還親自來處理我的家事。」

顧靖澤道,「這事情都是因為我。」

「不。」俞成成搖頭,「不怪任何人,我姐姐說的沒錯,她嫁給了姐夫,那麼一切都是大家要一起承擔的,不能說,我俞家承受了顧家的好處,卻擔不起顧家的責任,這是我父母的命,我要恨,也恨那些扔炸彈的人,這葬禮已經很隆重,我很受寵若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