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33章 我們已經結婚了

第1533章 我們已經結婚了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7-21 21:41  字數:2651

說著,他更是緊緊的拉著了阿碧的手。

兩個人此時,無比的堅定,看著對方,當真一時間,都覺得,似是擁有了全世界一般。

那麼的美好。

衛斯理定定的看著兩個人、

而雪雁,只是拉著阿碧,兩個人再不說什麼,直接向外走去。

衛斯理的腳步動了動。

但是,最終,也還是緊緊的握著手,停了下來。

林澈看著兩個人離開的方向,不由的,卻笑了。

她拉著了一邊的顧靖澤,顧靖澤也看著她。

相視一笑。

顧靖澤這才抬起頭來,對衛斯理道,「這樣的男人,不多了,你可以看看這些視頻,比一比,看看是他們好,還是,薛洋更好。」

這些視頻……

怎麼會在顧靖澤的手裡。

林澈當然看到了,這些不是黑鷹錄下來的那些……

衛斯理頓了頓,拿過了手機,打開看。

越是看,表情越是糟糕。

最後,甚至煩躁的扔到了一邊。

他坐下去,似是很無力。

顧靖澤說,「他們既然可以為對方捨棄現在的一切,以後,便都不會再捨棄對方了。」

衛斯理還在倔,「哼,他是打定了主意,知道阿碧怎麼都姓衛斯理,覺得我不會放棄她,才會這樣說。」

林澈道,「得了吧,這一刻,他想的才不會有那麼多呢,如果真是的話,回去考慮一下,可能會這麼覺得,此時此刻,哪有時間和機會,讓他認真的思考。這一瞬間的衝動,和想法,才是內心裡最真實的。」

顧靖澤跟著點點頭,很是贊同。

「衛斯理先生,我相信你自有自己的判斷,我們也都是外人,但是,真的,就算沒有阿碧,薛洋的未來,也是無可限量的。」

他站起來,十分篤定。

是啊,有他顧靖澤在,想讓人有未來,誰還不是就有未來。

衛斯理白了他一眼。

隨後才反應過來。

「喂,這些人……這些人都是你們做的?」

他指著那些視頻。

林澈趕緊握緊了顧靖澤的手,「我……我做的,你不要覺得是顧靖澤故意的。」

顧靖澤笑笑,「好了,你做的不就是我做的,不過也沒關係。」

他再次看著衛斯理,「我相信衛斯理先生也有判斷,就算我們這麼做不對,可是,我們也是為了阿碧,反正,我不知道衛斯理先生怎麼想,看到這些,我就覺得,他們都配不上阿碧。」

是啊,他看到了也那麼覺得。

顧靖澤帶著林澈先行離開。

後面,大家還在議論紛紛。

今天這一齣戲,真是讓人意外。

可是,反正帆船宴會還在繼續,就是沒了那些相親的人。

薛洋回去後,帶著阿碧給林澈打電話。

「澈姐,謝謝你,我這樣,不會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吧?」

林澈說,「好了,放心,要是衛斯理家就能影響到我們,那我們也不要混下去了,相信顧靖澤,不會害怕衛斯理家的,但是,你們什麼辦婚禮啊?」

「我們剛剛回來的路上已經……」

「已經什麼了?」

「已經去過教堂了。」

「……」

真是的,這麼迫不及待啊。

然而……

想想,也多麼的美好,人生,有的時候,就是需要這樣的衝動啊,才不會讓生命,毫無顏色。

她說,「那不能算啊,反正你別以為那麼容易就把我們阿碧娶回去了,阿碧傻,我們可不傻,沒婚禮不行,沒聘禮不行,沒房子不行,反正你都給我準備好,別以為阿碧就沒娘家了,我們啊,可比衛斯理家,還要難搞。」

薛洋聽的,不禁笑了起來,「好好好,我都準備,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

放下了電話,林澈看著顧靖澤。

顧靖澤揉了揉她的腦袋。

林澈噘嘴道,「你……我沒告訴你我跟黑鷹做的事情,你怎麼知道的……」

顧靖澤說,「好了,是黑鷹告訴我的,你呀。」

「我是擔心你會說我……」

「怎麼會呢,雖然衝動了點,但是,這確實也是最好的辦法了。」

「但是你竟然那麼帶去了也沒告訴我。」

「在那個時候拿出來,不是最好?」

是啊,最好的了。

在衛斯理絕望迷茫的時候,給他一個理由,讓他相信,薛洋才是最好的。

顧靖澤就是故意挑的那個時候吧,真是……

她都不由的想說顧靖澤一句老狐狸了。

林澈說,「好了,現在這件事先不管了,那個威廉家的人,還沒找到,該怎麼辦啊?」

顧靖澤卻並不著急,「我已經找到人幫我了。」

「哦,誰?」

「你剛剛還見過。」

「是……誰啊……」她眼睛一轉,一下子不可思議的恍然大悟,「衛斯理!」

顧靖澤一笑。

我去……

林澈眯著眼睛看著他。

這個男人……有一刻是不算計的嗎?

恐怕沒有吧……

那邊,陸北辰其實也早已經催促著來了電話。

他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特別想趕緊飛過來。

可是,那邊還需要人照應。

黑鷹剛剛做過事情,此時非常的老實,似是十分擔心自己被人發現了就要被遣送出去。

而剛剛安定了一天,第二天,衛斯理家就有了消息。

「我們得到消息,你要找的人有眉目了。」

衛斯理家的人打來了電話。

「哦,怎麼說。」

「你不會太高興的,她住在一個演員那裡,她跟人私奔了。」

「……」

衛斯理似乎很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我就說,誤事的都是戲子。」

說完了,衛斯理想起來林澈也是戲子。

「哦,我是說有些戲子。」他可不敢說林澈,都知道顧靖澤有多護短。

顧靖澤倒是不會因為衛斯理嘴硬而生氣。

「人在哪呢。」

「就藏在山上,他們近期有去片場,被人看到過。」

「我明白了,地址給我一下。」

很快,顧靖澤拿到了地址。

林澈過來看,「到底是誰這麼膽大,敢拐帶未來的王妃。」

資料上一看,林澈還是認識這個人的。

最近沒事在家追的美劇,正有這個男人的角色。

也難怪,這個戲劇是個男人戲,未來取景,他們經常去北歐國家,估計也去過瑞典。

也許就是在那邊認識的。

可是他也太膽大了,他現在是不是還不知道,自己拐帶的人,可是已經影響到一個家族的興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