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17章 或許他再也不會醒來

第1517章 或許他再也不會醒來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7-01 19:19  字數:2507

陸北辰偷笑,覺得這個動作不錯。

顧靖妍卻在一邊,一直在翻白眼。

迪士尼在一片紛亂後,終於恢復了正常。

一家三口剛要回去,陸北辰忽然接到了家裡的電話。

「先生,老爺不好了,你快回來看看吧,老爺」

陸勤御有事了?

陸北辰自然要趕緊回去。

顧靖妍抱著有些失望的蘋果,看著陸北辰,「他們怎麼說的?」

「只說爸忽然暈倒,現在還不清楚具體的。」

陸北辰抱了一把顧靖妍,「我現在回去,你先帶蘋果玩吧。」

顧靖妍怎麼願意。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回去。」

陸北辰看著她。

顧靖妍一臉堅持,「爸對我那麼好,他暈倒了,我還帶著孩子在玩,怎麼可能,就算,就算我跟你離婚了,爸也還是我的爸爸。」

陸北辰想,那老頭子,怎麼還就能讓顧靖妍這麼在乎的呢。

陸北辰沒再攔著顧靖妍。

蘋果也很懂事,聽說是爺爺生病了,馬上就說那回去吧。

乘坐私人飛機回去。

陸北辰上飛機前,先給林澈打了個電話。

「我爸忽然暈倒了,我也不是用這件事逼你做什麼,我只是想說有時候,一個遺憾,可能就是這輩子沒辦法彌補的,我告訴你一下,免得以後會有什麼遺憾黑鷹那邊,我就不去說了,如果可以,你告訴他一下也好。」

電話那頭,林澈也是沉默良久。

林澈坐在吧台邊上。

顧靖澤走過來道,「如果想去就去。」

林澈吸了口氣,「只是,陸伯伯一向對我很好。」

「我知道。」

「我是肯定會去的,但是黑鷹那邊」

「我通知他一下,去不去,選擇在他,說不說,卻是我們的事。」

林澈點點頭,覺得他說的沒錯。

林澈便先趕去了陸家。

看到陸家已經封鎖的差不多了,看到林澈來,外面還有零星的記者在圍著。

陸勤御是在半公共場合暈倒的,有些外人已經看到了,所以消息有走漏,也是沒辦法的事。

陸勤御怎麼都是陸家的掌權人,雖然現在是半退休狀態,東西都交給陸北辰和顧靖妍去管,可是到底是個威震四方的大人物。

這樣的人物,有一點事,都是大事。

記者會來圍著看著,也是正常的。

看到林澈竟然來了,記者當即又圍了上來、

林澈戴著鴨舌帽,將頭髮壓的很低,讓人攔著記者不要過來。

這是私事,而且是陸家的私事,她不想回應什麼,讓人無端的去猜測。

進門後,便被人帶著引領到了裡面。

林澈也是邊走,邊問起了陸勤御具體的情況。

傭人道,「老爺早上還好好的,出去在路上喝了點茶,就是往常總去的那個茶館,結果就在那暈倒了,不過,之前老爺的心肺功能,也已經被醫生說過一次了,可是現在瞧著,也不知道是不是原來的那個毛病,剛剛我們家先生已經回來了,您進去看看吧。」

林澈點點頭,看到剛剛到家的陸北辰正靠在裡面。

「陸北辰,陸伯伯怎麼樣了?」

陸北辰看著林澈,「醫生說」

「醫生說什麼啊?」林澈看著陸北辰的表情,沒來由的覺得心底也跟著一沉。

陸北辰道,「醫生說,我爸,不知道還能不能醒過來。」

陸北辰說著,靠在那裡,更嘆息了起來。

林澈忙道,「為什麼?」

陸北辰仰著頭,閉著眼睛,聲音都跟著是有氣無力的。

「醫生說,我爸他是心肺功能不好,這個時候,本該是趕緊做手術的,可是他現在的身體,糟糕的很,一下子做手術,有可能,真就在手術台上,永遠都醒不來了,而且,現在本身就在昏迷著,做手術也很危險。」

林澈聽著忙問,「那怎麼辦豈不是,沒辦法嗎?」

林澈不由的看向裡面。

本來覺得沒什麼,此時,一下子心裡堵的很。

那是她的親生父親。

可是,又讓人覺得,那麼的遙遠。

那是因為,這麼久以來,她還從來沒將他當做親生父親過。

這一次,卻忽然想到,若是他真的就這麼醒不過來了,那麼她真的就,沒有父親了

再也沒有了。

林澈默默的看著裡面,「該怎麼辦」

陸北辰說,「現在也不是沒有辦法。」

林澈眼睛一亮。

陸北辰說,「醫生說,在瑞典,剛剛開啟了一個極寒的人蔘,是從寒地弄去的,被一個收藏家,收藏了快百年。」

「那麼久」

「是啊,那個家族最近有意將百年人蔘拿出來給大家參觀一下,如果用那個頂一下,我爸或許還有救。」

需要極大的營養,讓他一下子能夠醒過來。

這就是手術的關鍵。

現在他們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一個東西,就是那個極寒人蔘。

可是,要得到那個,顯然並不容易。

陸北辰看著裡面,淡淡道,「不管怎麼說,不管花多少錢,我都決定去試試。」

林澈抿著唇,舔了舔自己乾癟的唇。

心裡說不上是什麼感覺,很複雜,可是,有一個聲音,也似是在跟她說。

不管怎麼說,都要試一試。

她對著陸北辰,重重的點點頭,「如果有需要,我也會幫忙。」

陸北辰回過頭來,感激的看著林澈。

早知道,這個丫頭,善良的很。

「我馬上會去瑞典,如果有什麼消息,我會再告訴你。」

林澈暫時也想不到,有什麼可以幫忙的,點點頭,準備回去問問顧靖澤,有沒有什麼辦法。

陸北辰送林澈出去。

兩個人到了門口,卻見遠處,一輛黑色悍馬,停在那邊,看起來不近不遠的,似是那個人,跟裡面的距離,不近不遠。

是黑鷹。

陸北辰停在那裡,看著那邊,默默無語。

林澈也注意到了,黑鷹的車,她還是熟悉的。

林澈笑笑,對陸北辰道,「其實,他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的冷漠。」

陸北辰沉默著。

林澈道,「我過去看看。」

說著,林澈已然走了過去。

悍馬的車門打開,看到林澈過來,司機已經提前下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