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501章 黑鷹,那怎麼也是你

第1501章 黑鷹,那怎麼也是你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6-23 19:22  字數:2507

陸北辰沒話,只是按著陸勤御的肩膀。

他想,要先給父親找一找醫生來好好看看,他的心臟到底要怎麼辦。

晚上,金碧輝煌。

陸北辰進門後,不少人看到陸家少爺來了,紛紛要過來打招呼。

只是,剛要走近,又馬上注意到了他那鬱悶的似乎過來個人就要挨揍的表情,頓覺他心情不好。

知道陸北辰這個大少爺要是心情不好,脾氣會是怎麼樣,他們當即又躲的遠遠的了。

這個時候。

陸北辰直接找了個包廂坐下,隨後看到進來的侍者,「叫你們家老大來。」

侍者看著陸北辰,「啊?陸少,您是要找……我們經理嗎?」

陸北辰斜挑眉頭,「你們經理是老大?呵呵,我你們最大的那個老大!」

最大的老大……

黑鷹?

侍者趕緊看著陸北辰,「陸少,我們墨總不在……」

「呵呵,別騙我,他今天在這邊,我知道。」

侍者一看,趕緊,「要不我先出去找找,一會兒給您回復。」

侍者要走。

但是後領,一下子便被陸北辰給拉住了。

「你想跑是嗎?」

侍者一臉的驚悚。

不是他膽,而是因為,黑鷹早就吩咐過所有的人,陸家的人來,就他不在。

他們兩家是有過節的,所以才不見陸北辰,他們哪裡敢隨便呢。

可是,陸北辰可不是善茬,真惹怒了他,也沒好果子吃,這才讓他下意識的準備要走。

然而,這哪裡是他能走的掉的。

現在被拎著了,只能求饒。

「陸少,您饒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我就個人物,您就別為難我了。」

「我知道,你是個人物,你告訴我人在哪,我自己去找,不然的話,我不管你是誰……」

「您……」

「怎麼,現在你是怕他不給你活路,但是你不想想,你現在在誰手裡,要等他處置,還是你現在就在我手裡栽了?」

這可真是……

他急的都要瘋了,這時……

「好了,堂堂陸少來了我金碧輝煌,還真是有失遠迎了。」

黑鷹正帶著人走進來。

侍者一下子如蒙大赦,趕緊對著黑鷹叫道,「墨總,墨總,我真的沒……」

「好了,下去吧,別在這裡丟人了。」黑鷹黑眸看著侍者。

侍者屁滾尿流的,便先走了。

陸北辰哼了下,打了打自己的手,才看著黑鷹,「遠迎倒是不必了,你能見我就不錯了。」

墨謹言站在那裡,背著手看著陸北辰。

「到我這裡來,有何貴幹?」

陸北辰今天不是來打架的。

他看著黑鷹,「黑鷹,我不管你怎麼想,我爸爸,就是你父親,他老了,未必能多等你們多久了,你跟林澈,你們就算再怎麼不想承認,你們都是陸家的骨血,何必呢?」

趁著黑色,墨謹言的的眼底,勾勒出一片的邪肆,那是對陸北辰的譏諷。

「骨血是骨血,感情是感情,在感情上,他永遠都不會跟我有任何的關係,那是你的父親,不是我的。」

看著黑鷹要走,陸北辰再次道,「一定要等到人走茶涼,到時候才留下遺憾嗎?你怎麼知道,真有那麼一天,你不會遺憾呢?不如現在就試一試,感情是需要培養的,你不去看看他,怎麼知道,你對他,真的就絲毫沒有感情呢?」

「笑話。」黑鷹道,「他從就對我沒有任何的印象,那麼,有我沒我,對他來都一樣,你,那能有感情?」

陸北辰搖頭,「不,我一直相信,骨血是天生有共性的,那是一種天性,你想自我磨滅掉,那是不可能的。」

墨謹言卻還是哼了一下,靠近著陸北辰。

濃郁的黑暗氣息,在房間里蔓延,墨謹言道,「你搞清楚一點,那是因為,你在他身邊,所以你這麼認為。」

陸北辰還是搖頭,「那麼不他,你的女兒,你對著你的女兒的時候,難道你不相信,骨血的天性嗎?如果不相信,你從也沒見過他,你也不知道她的存在,你為什麼愛她?」

笑容從墨謹言的臉上凝固。

他看著陸北辰,半晌,吐出一個字。

「滾!」

呵。

陸北辰只是輕笑一下,對他道,「若不是因為骨血的天性,我今天也不會來到這裡,你自己想清楚最好。」

從這裡出去,大家都還看著兩個人。

陸北辰一路走出去,到了外面,才靠著一邊,吸了一根煙。

心情自然不會很好,他想著,若是這個時候,顧靖妍會做什麼呢?

她會堅強的對自己,一切都會過去的。

有麻煩的人生,才是人生,真想沒麻煩,死去的那一天,便什麼都沒了。

所以人生就是處理一個接一個的麻煩。

現在,他不過是在處理其中的一個。

從這裡回去,卻不想,到了家門口,看到了付晨曦。

「北辰。」

瞧著陸北辰有些疲憊的樣子,她忙走了過來,一臉的關心,「北辰,你怎麼了?」

陸北辰皺眉,「晨曦,你每天都閑的很啊。」

付晨曦道,「我……我工作比較閑。」

「是嗎?」

「是啊。」

「那你天天自己過的那麼悲慘,工作還又這麼閑,你怎麼不去找個兼職算了?」

「……」付晨曦不過是啊。

她那個工作,大家知道她跟陸北辰認識後,對她更是,隨便她做什麼,他們都不會管的。

所以她才很閑。

付晨曦道,「我……我是想的,但是我比較笨……」

「笨不是理由,不會就去學。」

陸北辰此時真的是很反感。

一時間覺得,她真的是什麼都不會做,而且,也根本沒想過好好的努力。

只會一味的,自己很笨,很傻,很天真。

就跟她當初的學習一樣,從來沒努力過,就自己不行。

太過依賴別人了。

陸北辰此時才覺得,她真的好像,什麼都沒怎麼做過,工作都是,愛做不做的。

他是很想她過的好,可是,也不是這種過的好。

不是他救濟她一輩子,而她什麼也不做。

他厭煩的道,「好了,有這個時間來管我,不如好好去管管你自己,你不需要關心我,我怎麼都過的比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