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第1424章 竟然背後的人是她

第1424章 竟然背後的人是她 (1/1)

小說名稱《閃婚嬌妻:老公,深深愛》 作者:沐衣衣(書坊)  更新時間:2017-06-15 12:29  字數:2509

林澈聽著嘟嘟的聲音,心裡空落落的,然而就在這時

一輛車猛然沖了過來。

「小姐,快低頭」

前面,司機大叫了一聲。

林澈驚的抬起頭來,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一頭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

頭暈目眩的時候,看到前面幾排的車停下來。

司機在前面,已經沒了生息。

最後一刻,他出聲提醒了自家小姐,隨後,便被前面的車,撞的頭破血流,當場死亡。

林澈眼睛一濕。

「小凱」

她知道此時沒時間去看他,一把弄開了車門,卻不想這時,已經有人幫她打開了門。

被拽下了車子,她一眼看到前面的人,後面的車已經撞毀,好幾個人正坐在裡面,此時不知生死。

她只來得及看了一眼,隨後便被人一把抓了起來,拖著她,進了前面的一輛車中

「那個王東不在,果然好對付多了。」

「就是,她這次跟的人也不多。」

「可惜還是弄死了幾個。」

「算了,不過是殺人而已,你還怕啊?」

林澈迷迷糊糊的,在車裡聽見有人在這麼說。

此時,才忽然明白了什麼,之間一直引著林澈去想,有人要害她的孩子,是調虎離山。

為的便是讓東子和其餘的人,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孩子那邊,好讓這邊的人鬆懈了。

他們的目標是林澈。

林澈滿心想的都是兩個孩子,哪裡想到過自己會有事。

迷迷糊糊的被帶走,不知到了什麼地方,才進去,便感到自己被用力的推進了什麼東西裡面。

一陣冰涼是感覺傳來,她低頭一看,這裡是個水窖。

下半身,幾乎都要被泡到了水裡,她抬起頭來,剛要說話,已經一片的漆黑。

門被關上了。

「喂,你們是誰,你們到底要幹嘛,你們說句話啊。」

伸手不見五指,她只能一點一點的靠著邊站好,手能觸摸到的位置,都是冰涼的,也沒地方能坐下去。

這種環境下,人真的是昏昏欲睡。

但是,她又清楚的知道,不能睡,不能睡,

真的睡下去了,可能,就醒不過來了、

這些人,就是要這麼折磨她嗎,因為是水窖,不能坐,不能靠,只能這樣站著。

到底是誰,會這麼恨她

這時。

外面。

「你錄下來的聲音果然還是有用的,我們的人用你錄下來的聲音,成功的騙了林澈,讓林澈十分的心慌,看來你還是對林澈有一定的了解的嗎。」

「呵,那是當然,我知道她,不管她現在變成了什麼樣,骨子裡,她也還是林澈,還是那個小家子氣的林澈,聽到孩子的聲音就會心慌,是一定的,她想要跟你一樣鐵石心腸,那是不可能的。」

說話的是兩個女人。

一個,是雪夢琪。

另一個,蒙著半邊的臉,坐在那裡,一身的肥胖,看起來早已看不出原本的樣子來,只看到一臉的肥肉。

只是,若是認識她的人,聽著她的聲音,也能聽出一二來。

她是莫惠苓。

雪夢琪一笑,「還是要感謝你去找你兒子要了顧時年的聲音。」

「沒什麼好感謝的。」莫惠苓冷哼著,臉上是一片的漠然,彷彿不是個正常的人類一樣,彷彿真的是個鐵石心腸的冰冷石塊一般,「我恨她,我比任何人都恨她,只要她能生不如死,我願意做任何事,更何況,不過是這點小事。」

是的,這個人就是莫惠苓。

此時,雪夢琪才真的覺得,救回了這個醜八怪,真的是值得的。

當時看到已經半死不活的莫惠苓,她是很不屑的。

當年怎麼跟顧靖澤那麼火熱,最後還不是落得如此下場。

再怎麼,也是林澈的手下敗將。

更何況,她還是個瘋子。

然而,她要走的時候,莫惠苓卻忽然抬起頭來,一臉的仇恨,彷彿是燃燒著的眼睛,吐出的話,彷彿毒蛇的信子一般,充滿了惡毒的意味。

「救救我,我會幫你弄死林澈。」

雪夢琪驚訝的看著她,「你不是瘋了?」

莫惠苓說,「是瘋了很多年,現在才1清醒過來,我怎麼能瘋,我怎麼能死,那個賤人,還那麼快活,我不能就這麼死了!」

雪夢琪當時靈機一動,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當時將人救了回來,偷偷地幫她治療好了,如今,真的還用上了。

雪夢琪說,「那我找人去通知顧靖澤。」

「不用,我來。」

她幽幽的站了起來,看著外面。

「顧靖澤,我很想見一見他。」

「人呢?」顧靖澤一身沉沉的坐在椅子上。

東子跪在前面,死命的低著頭,「我一定去找。」

顧靖澤說,「死了幾個?」

東子抬起頭來,明白了他問的是這次林澈被帶走,跟著她的那些安保,死了幾個。

「六個。」

「確定現場沒有林澈的血跡?」

「是的,血液都化驗過了,沒有小姐的。」

這時。

「先生,外面一個女人,您您快來看看。」

管家出來,一臉的惶恐。

看到管家這樣,顧靖澤眉色一沉。

出去的時候,顧靖澤看到那個又胖,又黑,臉色好似個四十幾歲的大媽一樣的女人,一下子眼睛便眯了起來。

「莫惠苓。」顧靖澤認出了她來。

而莫惠苓,望著這個臉上仍舊如天神一般那麼的高貴和完美的男人,眼淚一下子便掉了下來。

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看著林澈,再看著顧靖澤,他們還是那麼美好,可是,自己白白的成了這個模樣,連她自己都不忍心看自己。

憑什麼老天要這麼對她,為什麼老天對她這麼不公平。

「顧靖澤,你竟然還認識我啊,真是,讓我很意外呢,不愧是顧靖澤啊,過目不忘,永遠都那麼睿智,聰明,也永遠都那麼絕情。」她凄慘的笑了起來。

顧靖澤看著她,慢慢的,向前邁著,「林澈人在哪裡?」

莫惠苓聽著他說林澈的名字,一下子哈哈大笑起來,「林澈,林澈,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林澈,靖澤,我們就還是好好的,對不對,你還是愛我如初,我們會結婚,生孩子,一起快樂的生活一輩子。」